分享

AE 七

  我們決定自己走出困著我們六年的惡夢,不再奢望任何人的拯救,不再希望有一天世界會變得溫暖,足以融化冰凍我們內心的寒霜,我和鯨決定,就這樣彼此扶持,擊碎將我們封閉於黑暗的囹圄。
  我能想到的第一步是尋求知識,了解飲食失調症,學著和它平和相處,並且參考曾有類似經驗的人,他們成功擺脫暴食症的方法,那或許對我們的康復也會有些作用。我們買入一能佔據一格書櫃的書籍,翻找可以利用的資訊,三天內,我和鯨看完這些書,得出的結論是—不過度責備自己。
  暴食帶給鯨的是懲罰、是罪惡,倘若鯨繼續於暴食完後陷入自我厭惡的情緒,那麼暴食症的目的便達到了,讓我們痛苦,讓我們繼續深陷泥沼。我們必須反抗,用擁抱自己的方式。暴食發作,無所謂,我們學著原諒自己,學著在脆弱的時候告訴對方,大哭也沒關係,跌倒了不必馬上站起,想躺著就躺著吧!我們可以望著天空喘息,待到傷口結痂再站起,有什麼關係?
  鯨很喜歡某本書上的一句話:「心靈受的傷在身體上看不見,它難以治療,唯一能通往痊癒道路的是,承認它,並親手縫合它」。能做到不苛責自己後,為了能更好的治療暴食症,我牽著鯨回到初次見她的那間醫院,我們報了同一個醫生的門診。
  鯨仍是害怕著那位醫生,那位曾經漠視她、監禁她、嘲諷她的醫生,但她逐漸能理解醫生當初的作為,或許醫生就是那樣的人,冷漠無情。他的職業是讓病人痊癒,而不是讓病人開心,所以鯨不會再厭惡他的冷言冷語,鯨也不再在意醫生對待蝴蝶和她的差別,蝴蝶年紀較小,還是單親家庭,或許因為如此,醫生才給她多一些關懷和溫柔。或許醫生認為鯨的年紀足以處理自己的情緒,也或許醫生認為鯨得到的關心已然足夠,不需他再付出什麼,但無論如何,當年住院的經歷已不再是鯨的夢魘,蝴蝶也不只是於她回憶中,那個總是要求她揭開傷口的人。「蝴蝶跟我很像,所以與其說討厭她,我當初更多的是不敢面對自己」,很久之後,鯨說,她誠心誠意的希望蝴蝶能康復,而不是像她一樣如今仍被暴食症禁錮著,鯨冀望那個和她一樣遭受欺騙、背叛、傷痕累累,卻仍是不忍心傷害其他人,只好懲罰自己的女孩,能夠破繭而出。
  就像過著另一段人生的自己,是正在天空中輕快美麗飛舞的蝴蝶。
  鯨從醫生那裡拿到治療暴食症的藥,她的劑量很大,藥的味道難以形容,混雜甜和苦,但鯨不再逃避,而是勇敢地吞下那些噁心的藥丸,朝前方的路邁進。
  「我想做一件事,一件有點瘋狂的事」鯨有些狡黠的對我說。
  「無論你做什麼事,我都會支持」我微笑著,牽起她的手。
  我們坐了很久的火車,簡單的行李,只有我和鯨,踏上一塊從未見過的土地。那裡很美,也很安靜,沒有車的我們徒步旅行。在山的擁抱下漫步;在風的呼嘯聲裡大聲吟唱;在無人的街道上觸摸著大地;在下過雨的空氣裡,呼吸到名為「自由」的香味。
  一個人旅行;一個人擁抱陌生;一個人於自然中漫舞;一個人解決所有突發狀況;一個人照顧好自己;一個人學會什麼是自由。無拘無束,別人的眼光在山林裡顯得那麼不重要,山是那麼高聳,大地是如此堅硬,樹木是溫暖的色調。在自然的底下,人類所謂瘦美,那些胭脂俗粉,都成為褻瀆自然的存在,是的,鯨和我,我們意識到,一直以來追求的瘦美,皆比不過大自然,那令人動容流淚的美。
  回到都市之後,鯨變得不一樣了,我們都不再是以前的我們。鯨停藥了,但她不再暴食,我們克服了「希望被愛、不被拋棄」的想法,因為我們知道,即使全世界不愛我們,即使全世界都拋棄我們,我們有自己,我們不孤單。我深愛著自己,第一次,如此刻骨銘心。
  我會好好愛著自己,好好吃飯,好好活著,活出我,無須管別人給我的定義,我就是我,最特別、最美,獨一無二的,我深深愛著的我。
  最後,鯨放棄進入戲劇系的機會,她終於找到自己真正想做的事,「現在我有勇氣承認想當演員是因為希望被關注啦!」她笑著說。她記起初次和文字相遇時的悸動,發覺自己一直愛著那些活躍在她腦袋的天馬行空,她想利用手指在鍵盤上飛舞的悅耳音樂寫下自己曾活著的證據。
  「時間會湮滅一切」鯨笑著對我說。
  「而我會叛逆的成為時間的反抗者,用文字留下我,和我的愛」我回應她。
   「你要走了?」鯨看起來十分不捨。
  「我的任務完成了,所以我會繼續沉睡,在你的腦海中。」
  「我們會再見嗎?」她問。
  「會的,人生並不會一直順風。當你再次陷入悲傷,我會出現,你只要記得,我深愛著自己」
  「是的」她咯咯笑著「我學會了如何愛自己」。
  小鯨魚沒有拿回她的尾巴,取而代之的是,在海溝中,她的腿逐漸密合,成為一條新的尾巴。小鯨魚變成上身是人型、下身是魚尾的生物,原來,當受傷的鯨魚墜入海溝,他們會蛻變成人魚,在海溝之下的人魚王國中生活,他們雖然不會永遠快樂,但卻幸福地活著。
  鯨和她的名字是絕配,這是我陷入沉睡前最後一個念頭。遍體鱗傷後仍堅強的、溫柔的對待整個世界,她巨大的不是身軀,而是愛,擁抱自己和世界的愛呀,那是鯨。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