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年沒見了

我把手輕輕放在她微張的眼睛上說:「姊,我幫妳把眼睛閉上,妳放輕鬆喔」我可以感覺到,溫溫的手心,貼著她微涼的皮膚。
從小我最羨慕姊有一雙大眼睛,水亮水亮的,跟我的眼睛完全不一樣。
除了眼睛我還羨慕她好多地方,像是細細的手指和薄薄的嘴唇,還有白細的皮膚。
但她最不滿意自己的地方是一頭鋼絲髮,整理頭髮這件事從小到青少年時期,是她最煩躁的部分。
即使到了此刻雖然還是有一樣問題,不過再也不會困擾她了。
等清乾淨了牙齒,我開始幫她擦身體、換衣服,但每一次翻動她的時候,姊的嘴角和口鼻都湧出褐色的血水。
姊比我愛漂亮。
應該說,她比我更在乎外表的整潔。想也知道她不會希望嘴角和牙齒上還有血漬。我拿起溼式紙巾,輕輕打開她的嘴巴,幫她最後一次刷牙。
每稍微翻動一次,我就再清理一次她弄髒的臉,就這樣我一共清了四次。
再來是那些煩人的管子。
生前她最希望的就是把這些管子拔掉,可惜一直到斷氣前都來不及做這件事,所以這部分當然我也一定要替她完成。手臂上的營養針管、腹部的引流管,都是我親手拆的,從身體裡一直拉出沒完沒了的管子,感覺詫異又很不真實,這些管子好像沒有盡頭似的。我真不能想像她是怎麼忍受這些折磨的。

待。
#手心  #死別  #至親離世  #回憶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