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分享

當菊花台地層蓄壓-起源

前言:我不專業,請鞭輕一點,
2021年的五月下旬,在菊花台的西北角地層有點隆起,起初只是微疼,內心OS上火or微發炎?
在五月底的最後一天,菊花台的西側到南側幾乎擴張版圖還向外延伸,最多達10mm,很明顯的感覺到,澎湃的壓力,因為無處宣洩,造成肌膚飽滿的疼痛。
2021年的6/1號,因為痛到坐立難安!所以早上七點十分一下班,就驅車前往某診所,嗯,疫情期間我也不想跑醫院啊,尤其才爆啥地區醫院院內感染的,我怕.....
運氣不錯,九點整第一個給醫生看,醫生說,你這個有點急性發炎唷,沒有開口,裡面的組織液就沒有宣洩的點唷,我幫你切個開口引流一下,(某次在斗六軍醫院的噩夢從心裡深處浮現),也只能說好,順便問,會不會打麻醉?醫生說會啊,打了麻醉就比較不痛了,(事後OS.媽蛋,這樣欺騙南部的遊子真的好麼?)那針麻醉打在患處,立馬 唔~~!!心頭開始默念動詞+名詞,以表達抒發背後捅針的痛楚,沒到1分鐘,醫師說好要劃開了唷,一下子就好,那一下子,我又是咿~~握緊拳頭,內心再次追加重低音語助詞,(事後,很想問,醫師您很急麼?麻藥還沒完全生效說...)
那天我用左腳抵著駕駛腳踏座,讓痛痛的屁股少點震動,然後我經過了科博館後方的搖滾區西屯路,喵蛋,車震到傷口痛的整個不行,
嗯,故事不會只到這結束,斷章在這不會被罵吧?
感謝,太座大人天天關心菊花台
#開屁文 
分類:健康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