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防彈少年團《Butter》發行採訪-智旻


BTS 防彈少年團 朴智旻 BUTTER
原文
Jimin:「在這辛苦的情況下,有一直在支持我們的人。」
防彈少年團專輯《Butter》發行採訪
2021.08.01
迎來出道8周年的防彈少年團,在YouTube頻道BANGTAN TV上傳的「阿米雜貨店」中,Jmin提到在練習生時期哥哥們給了他一件騎士皮夾克,那件夾克一開始是SUGA在穿的,出道後傳給了j-hope時,再傳給智旻時說著「騎士皮夾克是代代相傳的。」Jimin現在天氣冷的話還是拿出來穿,有很的事情變了,但即使是只能必須改變狀況下,也有不變的事在。

經過《Dynamite》和《Butter》到發行《Permission to Dance》,1年內發行了三首歌曲,這之間防彈少年團也累積更多的人氣,心情如何呢?
Jimin:從某個瞬間開始就感覺很不真實,對於粉絲們上傳的reaction或是cover影片還有參加舞蹈挑戰這些我都心懷感謝而且也是我生活的樂趣。因為這些歌帶著好的寓意,所以看著大家聽了很開心的樣子我已經感到很滿足,這也就是我們的最原始的目標。尤其是《Permission to Dance》最適合現在,感覺充滿了正向的話語,我也因此得到很大的安慰。

哪一點讓您覺得這樣呢?
Jimin:感覺氛圍還有內容都是,光是從歌名上已經獲得了安慰。這樣一想,我也在不知不覺間這麼覺得「就是阿,雖然現在和阿米們無法見面,但一定很快就能見面的」,這也是很棒的一點。我自己是一直想著未來很快就會變好,要更謹慎、再多等待一下,我們還舉辦了見面會,所以心態變得積極許多,我覺得那真的很好。

為了表現歌曲中那種積極正向的感覺,有什麼特別注重的地方嗎?
Jimin:好像就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以前是設有一個主題,然後我就從中表現出我想要的感覺,但現在是隨我自己的心還有傳達想要分享的那些心情的感覺來做。剛開始因為我們都沒有試過這樣的曲風,所以們我也擔心是否能好好將這首歌的心意傳達給大家,但在試著表演後,我們也感覺非常開心而且很容易跟著舞動,我才覺得如果是這個程度的話,大部分人都可以輕鬆地接納這首歌,真的是萬幸。

《Dynamite》、《Butter》、《Permission to Dance》這三首歌曲雖然有相似的部分,但是在完整吸收後應該可以感覺是完全不同風格的歌曲,在發行《Permission to Dance》前,對《Butter》的想法是?
Jimin:當然完全不同,心態不同、想法不同、感受也不同。《Butter》對我來說有點難度,是我沒有嘗試過的風格,但是看影片的時候覺得舞蹈本身非常地好看,腳步運用也非常多, 所以我想我應該可以做得不錯,但是比我想地困難很多,練習的時候我甚至覺得我很像舞蹈白癡。我們的舞蹈普遍來看非常地有power、動作很大、很有力,但《Butter》的舞蹈柔軟的同時,又要順著力道一次注入,讓我感到非常困難。我看了號錫哥跳了很多次,每個成員的舞蹈風格都不一樣,我也參考了泰亨放掉力量的樣子,還有柾國那樣的教科書式跳法,綜合嘗試了很多次。所以這次上節目表演《Butter》時,我也有放掉許多力量來跳,也有多加入些力道來跳,做了很多不同的嘗試。

也許這就是為什麼不同的衣服哥格,舞蹈的感覺也會有點有一樣,穿西裝的時候跳和穿休閒服的時候跳感覺不太一樣。
Jimin:我也不知道,但是穿的衣服不同,歌曲聽起來也會感覺不太一樣。穿休閒服的時候,真的會特別跳起來會特別興奮,但是穿西裝的話,歌曲會變得性感一些。我自己跳舞的時候和跳群舞的時候看起來不一樣,我還滿常想像怎麼樣穿才能讓舞蹈看起來更帥。

在葛萊美獎表演的《Dynamite》也讓人印象深刻,當您出現的時候,感覺音樂和您的衣服風格、身體線條完美融合一起。
Jimin:感覺隨著我穿什麼樣的衣服、我在什麼part裡的什麼位置、我的體重多少都會有些不一樣,體重不同跳舞的感覺也有很大差異。我覺得《Dynamite》的舞蹈和服裝很適合

從這點來看,去年年末舞台練習《Black Swan》時,您覺得穿什麼樣的鞋子跳起舞來感覺最好?我看了直拍,感覺穿的鞋子設計不同,舞蹈的感覺也有點不一樣。
Jimin:我喜歡赤腳。跳現代舞的時候我無條件選擇赤腳,穿著鞋子的話看起來是很漂亮很整齊,但還是赤腳最自在,或許應該說更生動,所以我真的很想用赤腳做一場完整的表演。年末在首爾世界盃競技場錄製《On》的時候,我真的很想赤腳,但因為可能會有危險,所以就放棄了。

在Mnet 2020MAMA表演的《On》對吧?我在看那個影片的時候,有好奇的地方,在那麼大的競技場,卻沒有觀眾的情況下,還將新的solo表演加入到原本的舞蹈,我很想知道成員們是如何做到如此努力的表演的呢,引領著各位的原動力是什麼呢?
Jimin:在這辛苦的情況下,一直有支持我們的人在,既然如此,我們也應該給予他們一個支持我們的理由,如果我們想讓他們想見到我們、想讓他看著我們會覺得很快樂的話,我想要創造值得他們這麼做的理由。

那麼在葛萊美獎表演的時候是什麼樣的心情呢?從各方面來說,都是一場別具意義的舞台。
Jimin:我們想做一場表演,讓大家能知道我們登上這個舞台有著什麼樣意義。我當時是這麼想的:「這是一群來自韓國的孩子、他們來自各個不同的地區,他們也可以做到,所以得不得獎有什麼重要的呢?」能力不足的話當然拿不到獎項,但重要的是,喜歡著我們的人可以以我們為榮,那個舞台是我們對那些支持我們的人的回報。

對於無法舉行演唱會、無法見到粉絲們這件事,您一定也覺得很痛苦吧,即使是為了報答而表演的舞台,(但因為沒有觀眾)也很難知道有沒有好好傳達給他們。
Jimin:我在巡演的時候學到了很多,我會把觀眾直接的反應或是我覺得可惜的部分合在一起練習,我也會諮詢成員們,因為現在沒有機會去做檢查嘛。雖然很大量練習,但是我很難知道到我所做的那些看起來怎麼樣,儘管自己不斷的嘗試,卻收不到反饋。

在準備《Dynamite》、《Butter》、《Permission to Dance》的時候應該感覺更困難吧,在表演的時候難以實際感受到(觀眾)反應下的情況,不僅需要唱英文,歌曲本身的感情線也和以前的歌曲很不一樣。
Jimin:確實從發音開始就不一樣,因為發音不同,發聲的部位也不一樣,所以稍微有點感到慌亂。像《Butter》的情況是,如果像以前那樣唱的話,根本就合不上音樂,所以我研究了很多更乾淨、更簡單的唱法。

看來真的是要各種條件兼備啊。Jimin您要維持特有的音色也要唱出清爽的的感覺,還有高音也得唱上去。
應該說這是我找回最初心的歌曲嗎,感覺比任何其他時候的練習還要更努練習了。這段時間,為了擁有只屬於我自己的色彩真的付出了很多努力,然而卻碰壁了,所以我又從頭開始尋找新的唱法。我也和忙內(柾國)做了很多討論,諸如「這樣唱看看如何」、「那樣唱看看呢?」、「要用什麼方式練習好呢?」真的諮詢了很多,也練習了很多。不過這個過程很開心,還發現自己原來可以唱出這種聲音,雖然沒有在錄音的時候用上,但是我嘗試了在唱了其他的部分的同時,做了新的即興演唱,透過這種方式找到了自己的優勢。

以前的歌曲裡,Jimin在使用高音時,好像是比較偏向激昂且強烈的,這次則偏向乾淨俐落對吧,對於使用這樣子唱法的歌曲,在情感表現部分的改變有什麼想法?防彈少年團也在疫情期間向許多人傳達更多積極正向的情感。
Jimin:很難適應改變,但是在其他方面,團隊受到更多人的喜愛,我覺得應該要更完善我們的內容還有情感。我個人很難適應現下這個無法進行公演的情況,但是經過《Butter》發行,再到《Permission to Dance》,當我看到有很多人積極正向地支持我透過這些歌曲努力嘗試改變這點,讓我覺得我們在這個過程中可以找到嶄新的一面。

您在「阿米雜貨店」裡提到自己最近和成員有聚一起喝酒聊天,因為疫情好像有了很想法,世界也變的很不一樣了,《Dynamite》活動之後團隊的地位也不一樣了。
Jimin:不只是「 阿米雜貨店」裡說到的,在通勤的時候我們也是聚在一起聊天,在(工作)現場也是這樣。我們好像花了很多時間才找回重心,大概花了4、5個月的樣子,不斷的碰壁、不斷的對話,我覺得我們已經適應新的情況還有現在的我們了。

在BTS 2021 MUSTER 小宇宙裡,表演《大吹打》的時候,智旻您演唱的部分是「別忘了 別忘了 別忘了過去」不是嗎,雖然應該是偶然,以《No More Dream 》出道的防彈少年團,在受訪當下也好,在成為告示牌熱百1位的組合的現在,我很好奇過去的那些日子對智旻您來說有什麼感覺?
Jimin:我也是最近才感覺到的,我以前好像很不安,對大家、對家人或朋友也是,我會裝作非常穩定,所以有很多「裝出來」的事。我會一邊說「我不錯你呢?」一邊擔心身邊的人,而且每當有事臨頭,我總是表現出自己可以一肩扛起的模樣,但是回頭一看,事實並非如此。

為什麼會有那種想法?
Jimin:我現在還年輕,但是因為在這樣的年紀就賺了很多錢,我開始會想「錢和成功到底是什麼?」因為還年輕,所以聽了很多故事,也會受到周遭的人嫉妒不是嗎?但是我要回報的人很多,要為維持的關係也很多,而且我覺得這些問題我都可以解決,但是回過頭看,並不是那樣。我不久前才意識到原來勉強抓著一切不放的是我。

是一種責任感嗎?我想起來在Weverse雜誌的上期採訪裡您說自己是「想得愛的人」,我想您會為了與自己有情感聯繫的人盡自己最大的努力。
Jimin:是的,是我很好強,好強(笑),在他人眼裡會或許會覺得我連自己都照顧不好,但是在很多其他地方我也曾一直那麼認為。我現在也覺得自己不需要做到種程度,隨著時間,漸漸有感覺,還好我現在抱持著這樣的想法,把可以放下的部分終於放下。如果我不放下的話,內心的疙瘩會越來越大、傷口也越來越大,與其說那是我當下的我所感到的情緒所致,我會說事我每每都會在無意識的情況下接收這些情緒,可以感覺到以前的自己真的過得很累。

您已經盡力而為了,現在放下那些感覺後,心情如何呢?
Jimin:一開始會有空虛的感覺,也自己否定了自己一直以來的堅持的感覺,不過我經常和父母聊天,我說:「我經歷過的這些你們都知道嗎?」然後他們會說:「雖然我們不知道你(確切)經歷了些什麼,但我們都懂。」所以我和他們分享我的心情,爸媽作為人生前輩和我聊聊天。因為我經歷過那樣的時期,即使行動不變,我的心境卻有很大的變化。如果說以前更在意周遭的話,現在是更聚焦在自身上。媽媽對我說:「你現在正在成長中,慢慢在變成大人了啊。」所以我就回說:「我不要當大人,太辛苦了。」(笑)

疫情期間,好像對自己作了很多反思。
Jimin:在去年,我覺得大家都很辛苦,社會上也陷入了很大的危機,但是隨著時間流逝,感覺自己好像被關起來了,所以還是工作的時候(狀態)最好。

對Jimin來說,最近工作對您來說有著什麼樣的意義?
Jimin:我覺得很難和我作出分割,我是我,雖然工作中的我是另外的我,但是我覺得很難將兩個分割來看。

在「阿米雜貨店」,您說過希望防彈少年團越來越好,對同樣覺得工作很重要的Jimin來說,所謂越來越好是?
Jimin:這個阿米應該也能看得見,我覺得如果我們投入了某種情感,然後在公演的時候將自己的面貌真實表現出來的話,雖然不一定是全部,但是某種程度上他們應該也能察覺得到。當然我們也會希望日後的舞台可以和以前做過得一樣大,但是比起那個,我覺得如果有人(成員)變得更成熟,相對得我們的舞台或是歌曲也會更熟成,反映出來的樣子也會有所不同。這種時候,我們也會很期待有什麼能夠我們和阿米們之間更親近,我們也會很期待在那個狀態下帶給阿米們的舞台是什麼樣的,感覺那真的會是很不錯的表演,所以我一直很期待那一天到來。

越來越好這件事,也可以說是和阿米們一起打造出來的成果。
Jimin:沒錯,我覺得真的就一點一點地在改變,我們以前會說:「這是我們的心意,我們的歌曲、我們的演唱會」但隨著演唱會規模越來越大,去到了競技場演出,我們開始會問:「你們覺得怎麼樣?」。雖然在演唱會上沒有辦法和每一個人的生活如何進行深入的對話,但是我覺得我們互相歡呼、互相眼神交會時也是一種對談。我想未來會有那麼一天,我們可以互相分享更多關於彼此的心意,自然而然的說出,這是你和我,我們共同舉辦的演唱會。

總感覺您現在說的話很適合作為這次防彈少年團採訪的總結呢(笑)。
Jimin:我也這麼覺得(笑)。
翻譯轉載請註明出處,轉自IG請@sinthehouse1203,轉自推特請@SintheHouse_tw
#BTS  #防彈少年團  #朴智旻  #BUTTER 
分類:娛樂

評論
上一篇
  • 防彈少年團《Butter》發行採訪-玧其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