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6

分享

【書語】《被討厭的勇氣》|幸福無他,勇氣而已(三)

推薦 閱讀 心靈成長 心情 阿德勒

第三夜:割捨別人的課題

什麼叫做「課題」?課題就是人生的功課,只有自己能決定怎麼寫,也唯有靠自己完成,才能從中學習與長進。然而人際關係錯綜複雜,每個課題都有利益相關人,好似牽一髮而動全身;本章的重點就在於破除這種錯覺,告訴我們課題的糾葛從何而來,以及如何分離課題,達到來去無罣礙的心境──也就是自由

「認同」的枷鎖

如前篇所言,世間煩惱都來自人際關係,更核心的意思是──世間煩惱都繫於認同的需求。不論是自卑感、優越情節或競爭心理,都來自人性中渴望讚美、擁護、認同的那一面,於是這些「認同」化作社會道德,化作職場競爭,化作情場心機;想從中解脫的人總免不了發現:如果要擁有自由的人生,唯有斬斷「認同」的萬千枷鎖才行。就像前篇說的:「當你決定要做自己的時候,競爭一定會給你帶來阻礙。」
  

老是想要尋求別人的認同、在意他人的評價,到最後你過的就是別人的人生。(P.140)

另外,如果自己不應該追求別人的認同,同理可證,別人也不需要你的認同才能做出決定。雖然多數人都是雙重標準的生物,但如果能時刻提醒自己這一點,人際關係的紛擾應該會清靜不少吧!
  

如果你「不是為了滿足他人的期望而活」,那麼別人也「不是為了滿足你的期望而活」。所以當別人不能如你所願地行動時,你不可以因此動怒,因為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P.140)

然而,不論是他人對我的認同,或我對他人的認同/控制,要捨棄這樣的需求談何容易?阿德勒於是提出一種好用的工具:將虛無縹緲的認同感量化,成為具體的「課題」。其實前述引言就已經帶有這種觀念,意即「課題的分離」──「我」要怎麼做是我的課題,不需要你認同;「你」要怎麼做是你的課題,也不須經過我的應允。人際關係中的爭吵多半因為有人跨越了這條界線,從而干涉了別人的課題,或是將別人的課題誤以為是自己的,於是煩惱叢生、卻又無從改變。

誰的行動、誰的後果、誰的課題

猶記得初次讀到課題的概念,我有如醍醐灌頂、大夢初醒,可說是本書中對我最具啟發性的概念之一。還記得我的前主管M嗎?(前情提要)我那時頓悟到「要不要認同我」是M的課題,而「我要怎麼做(忍耐/離職)」才是我的課題。我就是因為誤將M的課題當成自己的,才會痛苦不已,因為不論我怎麼做,我都無法操控自己在他心中的評價──這不是理所當然的事嗎?那可是他的課題!
  

事實上,除了M以外,前職場還有另一位奇葩。該人是財務部門的主管,以不近人情&死抓預算著名,所有花錢的事都很難拿到他簽名(但我們是marketing team,所有專案都要花錢,所以他很討厭我們XD)。最被人詬病的是,即使專案有正當理由,你還是要從0到100跟他解釋每一個細節,而且經常要邊解釋邊被他洗臉(罵翻):「你們這個數字我真的看不懂欸?你們數字到底怎麼做的,怎麼每個人來都有一套標準?你這種東西是要我簽什麼?你們team可以不要每次都這樣嗎?」

此外,因為財務部門檔案堆積如山,加之主管整天都有會議,如果不把要簽核的文件擺在他面前,他會忽視你到天荒地老,從而養成整層樓的行政助理都要「堵他」簽名的文化。我們marketing team每週都有跑不完的活動預算要簽,PM又不想在他辦公室前排隊浪費時間(那個畫面堪比郵局抽號碼牌等叫號),因此作為菜鳥的我就要「代排隊+代跑簽呈」,但活動內容我不熟,每當回答不出來,就要代替PM被洗臉。

起初,我確實感到委屈、憤怒,總覺得「他憑什麼這樣對我?」,畢竟寫企劃案的是PM,批准活動的是主管,結果我作為毫無決定權的小跑腿,卻是天天被洗臉的那個,何況有時他情緒不佳,我進去簽名就掃到颱風尾,莫名其妙被罵的一文不值。但某日,我再次被洗臉出來後,突然福至心靈(那真是一個神奇的moment):「我為什麼要讓一個金融業的死板老男人來決定我的價值?」

是啊,他確實會計一把罩,但我有其他的才華,他有嗎?把我們的人格、能力拿來綜合評估,他有比較優越嗎?再者,他要天天洗臉我是他家的事,我為什麼要在意?他心情不好關我屁事,我怎麼這麼容易被影響?

當時我還不明白「課題的分離」,但我做的就是將彼此的課題分開,從而割捨不屬於我的「認同」課題。當時我也不明白「價值是主觀的認定」,但那一刻我領悟了修復職場玻璃心的關鍵:被否定的是我的工作成果,不是我的人格、尊嚴或價值,我必須將兩者分開看待,才能保持平靜、面對風雨。

對我來講,課題的概念有如水到渠成、一點就通,我甚至疑惑自己過去怎麼從未想清楚這點;但當我將之廣泛應用在生活中,甚至跟別人解釋時,許多人好像很難做到,或者將之與冷血、不近人情畫上等號。此外,好像有許多人不會分辨「這是誰的課題」,所以也無法進一步分離彼此,但分辨的原則其實很簡單──誰的行動能夠改變狀況、誰需要承擔最終結果,這就是誰的課題。
舉個常見的例子:「我是為你好」(我稱之為「父母的詛咒」XD)
  • 「我叫你考醫學院是為你好,在台灣醫生多受人尊敬,賺的又多,你出去工作就知道。」
    →能夠考醫學院的人是誰?。考了醫學院之後,要承受課業與職涯等壓力的人是誰?。因此,這是你的課題,對方無權干涉。
  • 「唉唷,你爸媽這樣講還不是為你好,公務員工作穩定、薪水也不錯,他們也是怕你吃苦啊!」
    →要去考公務員的人是誰?。為了薪資,要忍受日復一日枯燥生活的人是誰?。因此,這是你的課題,對方無權干涉。
  • 「叫你結婚還不是為你好?不然你是要孤老終生嗎?對方不是條件不錯,幹嘛分手?」
    →要去登記結婚的人是誰?。要過著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婚姻生活的人是誰?。因此,這是你的課題,對方無權干涉。
當然,以上是負面的例子(但很熟悉,對吧?),現實中有許多變數與反例,然而從中可以釐清分辨課題的原則:誰付出代價、誰承擔後果,誰才有話語權。我也是這幾年才漸漸了悟到,人生的煩惱都只有自己可以承擔,無關父母愛我或恨我,真正的課題只關乎我一人,就像我們無法替別人活他的人生,我的生活也只有我自己能承受;我們確實都是孤身來世又孤身離開的。
  

我爸是典型的直升機家長,太過高估自己的能力、低估孩子的決心,以為真能將什麼事都準備好,以為他只要拒絕風雨,風雨就不會來。

可是,正如他沒有料到網路起飛、沒有料到社群媒體、沒有料到我會讀商學院;他也沒有料到我面對的世界已全然不同,我在乎的事已顛覆他們觀念。我走入的世界風雨交加,父母的茅草屋無法抵擋,我也不期待能抵擋。

如果我的所有詰問你都沒有解答,那為什麼要擅自設定問題,再為我擬好答案?你能提供的幫助充其量只是金錢,但連金錢都顯得蒼白無力,因為我要求的是友情、尊嚴、智慧、成就、意義……當彼此的關係「窮到只能給錢」,我想,是時候放棄「我能幫你」的幻想了。

無關愛恨,沒有人能為我承受人生。

生活二字重若千鈞,只因這是自己的課題。所有的「我是為你好/因為我在乎你/我來幫你」都是虛弱無力、不負責任的,因為只有你能做出行動改變生活;只有你能付出代價選擇道路(金錢不是真正的代價,沒有人能替他人付出代價);而後果也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想從花旗離開時,我曾經去詢問一位朋友,我說:我怕新工作也混的不怎麼樣,名頭又沒花旗響亮,會讓我在人前羞於提起。對方平靜的說:「可是,生活是自己過的呀。」

從此我便將這話收在心上,時時提醒。

斬斷名為羈絆的繩結

書中的課題概念大致如下:
0. 緣起:課題是擺脫「認同需求」的工具。
1. 分辨課題:這是我的課題?還是你的課題?
2. 分離課題:我的課題是「我的」,不關你的事;你的課題是「你的」,也不關我的事。
3. 割捨課題:這件事情若是你的課題,就不關我的事,我要將之從心中割捨,不要糾結其中。
第一點的困難,在於認清誰會付出代價;第二點則要跨越心理障礙,即使覺得這種做法很冷酷,仍要切分乾淨;第三點則是最抽象、但也最大的門檻,就是徹底放下
其實,我從不覺得分離課題、割捨課題有這麼困難,更沒有什麼可以指責的地方,但傳統社會的人情觀念似乎總愛伸出道德的手指,戳得我如芒在背,「不孝」、「無情」、「殘忍」就這樣披頭蓋臉砸下來。但我也檢討過,或許自己確實情感淡薄,對於別人的掙扎,多少要抱些體諒。
還記得來我家借宿的台北學妹A嗎?(前情提要
  

在A抱怨完家中諸事後,我建議她搬出去住或花力氣溝通,否則就要忍受現狀帶來的不便,但A對這些改革方案總顯得相當遲疑。

幾經詢問,A才吞吞吐吐地承認:「我怕親戚說我不孝。」(還記得那個用頭撞牆來情緒勒索的奶奶嗎?)「況且,如果你的奶奶真的因為你不聽話就撞牆死了,你會不會覺得很抱歉?」

考量人情事理,我已盡量委婉,但我不想說謊:「老實說,我基於家屬立場可能會難過,但我打從心底不覺得這是我的錯。我要怎麼做是我的自由,她的情緒是她要處理的課題。」我不想批評A的家人,也體諒她個性不如我一般決然,但我的建議不變:「我沒有要你跟我一樣,你可以用一個自己接受、也做得到的辦法來處理,但找出這個辦法是你的責任,否則你無權抱怨自己要付出的種種代價。再來,你的親戚要怎麼想是他們的課題,你只需要考慮自己能做到什麼就可以了。

我想,所謂人情才是課題的實踐中最難跨越的坎。就像人際關係的斷捨離,「當斷不斷,必受其亂」,多老的一句話,但做不到的人依然不知凡幾。
書中也用「哥帝安的繩結」來彰顯人性的優柔寡斷。哥帝安的繩結無人能解,眾人都苦惱於解不開,卻只有亞歷山大敢於一劍斬斷。「繩結」是多麼具象化的比喻,既是羈絆、更是束縛,可是人總把繩結當成救命索,害怕斬斷之後要面對的孤獨與漂流。
看吧,繞了一圈又回到勇氣的話題,不愧是本書的書眼──斬斷羈絆/人情、割捨別人的課題,冒著被討厭、不受認同、孤單寂寞等等風險,都需要勇氣。
  

所謂的自由,就是被別人討厭。(P.167)

小結:自由的代價

根據周遭評價,我似乎是個蠻決絕的人,可能正因如此,朋友偶爾會來尋求我的認同(替她的罪惡感背書XD):
  

某朋友跟家人吵架,因為她爸不斷詢問她考公職的進度(對於考生而言是地雷話題),還徹底否定她的努力與人生規劃。她問我:「是我太敏感嗎?我這樣跟我爸講話有很過分嗎?」
我:「不會啊,別理你爸,問這有夠白目欸。」
友:「你這樣說可以嗎www」
我:「不然你期待我說什麼呢^^──Welcome!歡迎來到不孝女聯盟。」

所以,至少到現在為止,我並不為自己的「叛逆」、「無情」等等感到抱歉,畢竟這也都是別人冠上來的評價,就我自己來看並不覺得有冷血到哪裡去,況且──這或許有點自我感覺良好──我的存在或許也為別人提供一種示範與出口。
此外,雖然我很努力追尋自由,但也時刻感受到自己付出的代價。那些辛苦、孤寂、迷惘、怨怒仍然如鬼魅纏身,只是我在與之搏鬥的過程中越來越懂得駕馭而已。
自由並非無價,但每一次支付都讓我明白什麼是我的功課,什麼又是我無法撼動的、別人的課題。
(待續)
#推薦  #閱讀  #心靈成長  #心情  #阿德勒 
分類:心靈

教科書菜鳥編輯/都市低端人口/台北遊牧民族。會看書但非文青,聽韓樂卻少追劇;雖愛幻想風花雪月,仍多煩惱柴米油鹽。時而自命清高,經常與世沉浮,一介俗人而已。如果要找我,歡迎來信或留言:[email protected]

評論
上一篇
  • 【K雜談】插曲|那些年,我欣賞過的音樂人
  • 下一篇
  • 【書語】《被討厭的勇氣》|幸福無他,勇氣而已(四)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