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9.11.23 休學會談

關於愛情,好像一直以來都是個衝動又任性的小女孩,每一次遇到喜歡的人,就不由自主地陷入感情的漩渦,也總是忍受不住曖昧不清的模糊感,著急地想確認關係;回想目前為止的人生,好像也沒有什麼感情的空窗期,總是找好下一個懷抱才離開故人,我想,我大概真的是個極度缺愛又害怕寂寞的人吧,所以才會那麼輕易就愛上,也才那麼輕易就傷害人。
只是,不知道怎麼了,向來瀟灑轉身的我,這一次卻哭哭啼啼,不只動了休學的念頭,甚至想過離開這個世界;明明相識沒有很久,可是卻覺得心碎得好澈底,已經快過一個月了,夜裡還是會忍不住顫抖,聽音樂的時候、看韓劇的時候、一個人的時候、望著他背影的時候,卻都還是會紅了眼眶,這樣近在咫尺卻不能觸碰的關係,真的好傷人喔。
我想念他的調皮,我想念他的小脾氣,想念被他手掌緊握的安心,想念被他懷抱包圍的溫暖,儘管那些都不是真心愛我的證明,但我卻滿腦子只有這些回憶,在即將面對學期報告的這個時間點,全然沒有唸書的心思。
已經無法久坐在書桌前的我,對於自己失去了所有的自信心,不論是閱讀文獻又或者是上課發言都會直覺性地擔憂自己表現得很差勁,很害怕自己的理解全然錯誤,也對自己產生了很多很多的懷疑,發現自己好像失去了唸書的能力與意願,對於知識毫無熱情可言......
經過幾番掙扎、與知心好友芯及前男友宇討論了數次,得出休學可能是目前比較好的選擇的結論,雖然自己心裡還是有很多猶豫跟不想服輸的心情,但也知道乘載的能力已經瀕臨崩潰,幾乎無法去應付那些一直在後追趕的課程和報告,就連這十年來一直看著我前進,知道學業對我意義非凡的宇都坦言,他覺得我很需要好好休息一段時間,先排除課業上可能帶來的更多壓力和打擊,把身心都調整好再重新回來,因為這是他這十年來見過最糟糕、最憔悴的我。
在宇的安慰之下,我鼓起勇氣寄了信件給所上的大家長,因為,休學單上需要他的簽名,不過更要緊的是,我的學期報告題目期限將至,也需要找老師討論了......
前天傍晚,我帶著擬好的報告大綱前往所長辦公室,先與所長討論並確認了學期報告的題目與大致內容,然後才小心翼翼地開口:「老師,其實我.....還有一些生涯規劃的事情想跟老師討論,我覺得自己在學業上很不適應,沒有像以前能把進度規劃好,只是一直被課業追著跑,只是來什麼寫什麼,覺得自己沒有方向,也找不到學習的動力......,我想要先休學一段時間,重新調整自己......」,情緒上其實是很難受的,但不知道為什麼,說著說著我居然自己笑了,大概是想著,說完了我就暫時可以先解脫了吧。
可惜並沒有。
老師聽著我說,臉上的表情先是驚訝然後是疑惑,他很關心地問我有沒有發生什麼事情,我搖頭堅定地否決,因為其實是什麼原因造成的並不重要,他不過是個導火線而已,並不是我說出了失戀就能解決當前的問題,真正的問題在於現在的我,完全沒有學習的熱忱,對於學業充滿了害怕、迷惘與挫折,或者應該說,是對我自己整個人、對這個生命存在的意義產生了質疑。
老師沒有再去追問,只是很冷靜幫我分析我的學習狀況,哪一門課適應不好、哪一門課學習不來、未來的計畫是什麼,然後不斷地安慰我,每個人都是被課業追著跑的,我沒有比較不好,又說像我的題目跟大綱也寫得很不錯、上課發言也有條理,不久前才稱讚我、找我去主持講座活動......總之,說了好多好多安慰我的話,然後說,暫時找不到意義沒關係,因為人要先考慮生存的問題,再去想生活,要我再思考、嘗試看看,不要太焦慮、對自己要求得太緊。
我想說,老師,其實我想休學就是因為顧慮到生存的問題,但是我沒有、也不能說......,只是覺得人生好絕望......,連休學都不可以,我不知道接下來到底該怎麼辦才好,只能帶著那張空白的休學單,回到了桃園......
該面對的總是要面對,把自己不好的狀態隱瞞了好幾週,原先是不想讓爸媽擔心,結果前天跟他們視訊時還是被抓到了哭得紅腫的眼眶,所以被強制回家說明情形,不過,我跟峰的關係本來就不是公開的,而且他也沒有喜歡過我,這段感情根本就不算真正存在過,我們根本不算是有交往吧,所以回到家的我,只是把在所長辦公室裡所說的話複製貼上後輸出作為交代。
一直以來,爸媽都是很開明的,在學習的這條路程上,他們對於我的決定不論內心贊同與否,向來都只有尊重與支持,從來不會干涉太多,更不會強迫我做任何選擇,所以,一開始在電話裡跟他們說想休學的時候,他們也沒有生氣,只是要我自己考慮清楚。
可是其實我感覺得到他們的失望,感覺得到他們的不認同,所以覺得好痛苦,為什麼我只是想停下來休息也不應該,為什麼我變成一個讓他們失望的孩子,從他們的眼神裡我第一次讀到了不理解,也再一次讀到了絕望,因為我知道,其實我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停下來......
昨天,坐在客廳裡面對他們,看著他們的表情,我流下了眼淚,很多很多,他們問我決定得如何,我只是沈默,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是正確答案,我想休學,可是好像全世界都覺得不應該,所以我只是流眼淚,只能流眼淚,結果把爸爸激怒了,那是我成年以來,甚至說是我目前的記憶裡他第一次對我生氣,他說:「在東吳熬了四年,好不容易考上夢想的地方,你要放棄就放棄吧,要休學就休學,休了以後就去工作,也不要再回去念了,不要猶豫不決地,看了很討厭,一點我女兒的樣子都沒有」。
老爸的話像根棍子一樣敲醒了我,原來他失望、難過的眼神不是因為我要休學,而是因為我哭哭啼啼地做不出決定,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或者說是不敢去做出選擇並有所承擔;而他的一番話也徹底擊中了我的心,打從心底,我就沒有要放棄這裡、沒有要放棄唸書,我只是想要暫時休息一下,給自己一點時間緩緩,就算休學,我還是會再回到這裡重新出發,因為唸書不只是我的夢想,而是我一直以來都想要的人生跟生命熱情,如果不能再回到這裡,那我選擇不停歇地......
走下去。
分類:日記

人的平均體溫大約36度,面對這個複雜而多樣的社會,我們總是戴著各式各樣的面具生活,直到夜幕低垂、獨自一人,面具之下的零下36度,才是真正的自己;而在這個孤獨寒冷的世界裡,用文字為自己調製一杯溫暖的楓糖拿鐵,淺嚐啜飲,仍能在以苦澀作為基底的生活中,品到一絲帶有楓香的甜蜜餘韻-2021.07.25 楓糖小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