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9.11.25 容身之處

搬來景美數月的我,因為有了峰跟丞的陪伴,總覺得自己在台北有了一個家,不再像過去大學四年,每逢假日便急忙回到桃園尋求溫暖,於是,曾以為擁有了兩個家後,應該再也不會想去流浪。
然而,兩週來的冷漠與疏離,讓這個異鄉的避風港漸漸變得傷感,即便我知道峰的冷漠是偽裝,卻依然難以承受那些席捲而來的低落,然後才驚覺,世界這麼遼闊,我卻沒有一個躲藏之處,不敢一個人待在空蕩失落的景美,也不敢回到壓力沉重的桃園。
所幸,還有人願意收留。
只是,沒想到,在這種時候,我唯一的容身之處竟然還是宇;但除了感謝,我卻無以為報,不論是他期望的感情,又或者是渴求的肢體接觸,甚至是拉近距離的一個舉動,都會被我退後數步的冷淡給凍傷。
其實也曾經嘗試去接受他給予的熟悉的懷抱,但在擁抱的那一瞬間卻只是覺得好冷、好空洞,也突然覺得自己大概沒有能力再去愛誰了,已經太過習慣峰的溫度與氣息,不論身體還是心裡的記憶都烙印得太過深刻,還是只想待在峰的身邊;現在的我,好像,只能喜歡峰。
感情是太殘忍的刀刃,即便我置身於他的住處,心裡安放著的卻依然是峰的身影,似乎,每個人的容身之處,都無以選擇與控制。
於是,這個世界,每個人的心裡都留了一個位置。
給某個人。
#住處  #容身之處  #心房 
分類:日記

人的平均體溫大約36度,面對這個複雜而多樣的社會,我們總是戴著各式各樣的面具生活,直到夜幕低垂、獨自一人,面具之下的零下36度,才是真正的自己;而在這個孤獨寒冷的世界裡,用文字為自己調製一杯溫暖的楓糖拿鐵,淺嚐啜飲,仍能在以苦澀作為基底的生活中,品到一絲帶有楓香的甜蜜餘韻-2021.07.25 楓糖小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