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9.12.31 笑

那個能讓你哭的人,一定能讓你笑......
2019的最後一天,你板著一張嚴肅的面孔,用憤怒的語調責備、控訴,或者說是告誡我,不要再去前男友家自甘墮落;是啊,好像真的沉淪了很久,自那一天起就拖著一副很糟糕的皮囊活著,只是活著,但那已經是我很努力才維持住、很勉強才撐得住的軀殼了。
我知道自己很不好,也一直試圖治療,但都沒有效用,所以才找了熟悉的人投靠;知道這樣很軟弱,也知道把自己又丟回到已經拋棄的溫暖裡只會讓愛情停滯不前,但,我只想拯救自己而已,因為還有太多的責任、還有想活著的念想,所以犧牲愛情又如何,即便是依賴著他給的陪伴與安慰、對社會毫無貢獻地空轉著,我也很努力地想要清空腦袋裡一直出現的「要是我不在了」就都好了的想法,憑藉著僅存對死亡所產生的疼痛感到恐懼的念頭,讓自己先努力地想活下來,再去考慮生活過得好不好,所以我還是投靠、依賴他了,儘管難堪又卑微,也成為了大家眼裡極度惡劣,玩弄、利用別人感情的道德淪喪者,只是,至少依附著他,我還活著。
也許吧,在你眼裡,我不過就是單戀破滅了而已,沒有遭受背叛的情節,並沒有那麼嚴重,我也一直告訴自己沒什麼大不了,但現實情緒帶給我的衝擊連我自己都覺得害怕、驚嚇,那些不斷出現在腦海裡,想要永遠離開這個世界的想法頻率太高太高,我深怕萬一有那麼0.1秒失去意志力的瞬間,我真的會傷害了自己,所以不想理性地去接受你的評論,因為你說的那些我都顧慮也掙扎過,只是做出了當前對我最好的選擇,僅此而已。
所幸,隨著時間的流逝,慢慢地好像有在好轉,也找回了回家的習慣,在家人的關心、呵護之下,漸漸拾回一些些的開朗,前個週末生病回家時也變回那個會說話的女孩,沒有你在身旁當好朋友這件事情,似乎已經漸漸可以釋懷,所以也就把對他的依賴降了下來,開始又覺得桃園比台北更自在、舒適,也更令我想念了,再去找他時其實絕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待在學校的圖書館,讓他盯我把學業救回來,雖然他在課業上因為領域不同能給的幫助相當有限,但是在他的面前,我可以耍賴、嚷著不想寫報告,就算宣示放棄努力也無所謂,不必顧慮無聊的自尊心和任何因課業而被寄託的責任,因為在那裡我可以短暫地閉上眼睛不去面對現實,得到片刻的壓力釋放與休息,也因此反而能夠在這樣的紓解之後感覺到一點快樂,並繼續張開眼睛、打開電腦面對課業,這對我來說就已經是最好的避風港了。
只是,很清晰的是,他不再是那個會讓我哭的人了,我們沒有在一起、不會有親暱互動的想法與行為、沒有心跳、溫暖或感動的感覺,就好像只是很熟悉的朋友那樣,也突然理解,真正的放下並不是像之前刻意地刪除聯絡方式、丟掉所有的卡片和禮物,冷漠地拒絕任何往來,像是從來沒認識過那般的企圖抹去一切的痕跡,而是像那一天,看著他手機裡我們曾經的對話、照片侃侃而談,沒有顧慮和尷尬,也不害怕他對我到底有沒有感情,因為已經很自然地把那些曾經用一種旁觀的角度來看待了。
如今還放不下的,是你、是對你的歉疚,還有自己當時的衝動;明明所有的日記與隨筆都寫著你不喜歡我的苦澀心情,還告誡自己不要陷入太深,但卻在最後那一刻還是說了出口,對你表白,簡直荒謬又可笑。
年末的這一天,面對你的種種質疑與怒氣,我雖然逃避地閃躲著,沒有正面回答,但卻發自內心地笑了,莫名其妙地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笑些什麼;你說想哭就哭出來,這一次你會安慰我,好像是誤會了我在逞強,但,我真的沒有裝,而是很奇怪地自顧自笑著。也許吧,你的這些反應對我來說是一種安慰,讓我感受到關心,所以就這樣不明所以地笑著?而用這樣的表情來迎接新的一年,也好;別再哭哭啼啼,該是拾回陽光樂觀的時候了。
分類:日記

人的平均體溫大約36度,面對這個複雜而多樣的社會,我們總是戴著各式各樣的面具生活,直到夜幕低垂、獨自一人,面具之下的零下36度,才是真正的自己;而在這個孤獨寒冷的世界裡,用文字為自己調製一杯溫暖的楓糖拿鐵,淺嚐啜飲,仍能在以苦澀作為基底的生活中,品到一絲帶有楓香的甜蜜餘韻-2021.07.25 楓糖小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