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20.01.07 沉淪

今天的晚餐時間,丞收到了前女友的訊息,看著他陷入低落的情緒,那時候,我再次感受到自己是多麼的糟糕,為了在失戀的痛苦中存活,抓住了曾經溫暖的手,阻礙著他的人生,自私接受他所給予的幫助,卻在被扶起之後就甩開、無法給予緊握的承諾,徹底地成為一個利用別人的壞女孩,沉淪。
前段時間裡,接受前男友的很多幫助,他不只時常打電話確認我是否還活著,同時也為了鼓勵我繼續完成學業,而領著我到學校圖書館從早到晚的唸書,也在我報告期限的前一週收留我,整夜監督著我把報告寫完。
我問過他,是不是因為對我還有感情,所以才這樣幫我,如果是的話,我不應該接受這些的;他沒有肯定,但也不算否認,只說他已經不會期待我們之間有後續,但就只是還沒有完全放下,我知道,這句話代表他其實對我還有情愫,但我卻說服自己相信他的表面話,以此作為可以盡情在他面前傷心難過的理由。
朋友曾經問過我,宇對我這麼好,而我又能在他面前不計形象地狼狽流淚,我們真的不可能再走在一起嗎,而峰也曾經說過好類似的話,問我們為什麼不可能、問我為什麼那麼抗拒宇?
說實話,這些日子裡,我也曾經想過這些問題,宇是不是還喜歡我?我是不是還是可以再跟宇試試看?甚至也曾經試探過地去靠近他。
但事實太過清晰,跟宇相處的時候,我常常覺得不被理解,當他指責我想得太多、又或者是玩笑似地拿過去的相處來嘲弄,說我是受到了報應的時候,我除了假裝笑著接受外,其實心裡充滿了無力與罪惡感;我總是在想,如果峰在的話,也許只是坐在我的身邊一言不發,我也會覺得被理解、被安慰吧。
而心裡的孤立轉換到了肢體上並沒有比較容易,他的體溫從來沒有轉換成溫暖,因為就連他安慰我時伸向肩膀的手,都被我以退後的姿態斷然拒絕,更準確地說,每一次可能的接觸,身體抗拒的本能反應似乎一直都比大腦快出許多。
幾次相處後我就懂了,我只是一直在依附一個不至於讓自己更難堪的對象作為慰藉罷了,只因為跟他分手之後,在他心裡,我早已是個壞女孩的設定,所以沒有什麼需要顧忌的東西,善良、單純、道德感、自尊心在他眼裡我全都沒有,與此同時,他卻還是對這樣的壞女孩存有感情,哪怕只有一點點。
所以,找他幫忙這件事情,其實只是我很可笑地想找個人來證明自己還是被喜歡、還是有人要,而試圖活在一個不必付出就能任性被愛的自私的關係裡,沉淪。
分類:日記

人的平均體溫大約36度,面對這個複雜而多樣的社會,我們總是戴著各式各樣的面具生活,直到夜幕低垂、獨自一人,面具之下的零下36度,才是真正的自己;而在這個孤獨寒冷的世界裡,用文字為自己調製一杯溫暖的楓糖拿鐵,淺嚐啜飲,仍能在以苦澀作為基底的生活中,品到一絲帶有楓香的甜蜜餘韻-2021.07.25 楓糖小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