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20.01.24 轉折、迷惘、破碎的22歲

在步入23歲的開始,還是想回顧過去一年來的種種,畢竟 不論是感情抑或是課業,22歲都是一個重大的轉捩點,同時也充滿波折;也不知道為什麼,很多記憶已經模糊且淡去了,只好透過僅存的照片與貼文稍作紀念與回想。
2月份去了嚮往已久的台北國際書展,購入了多本書籍與一款到現在還沒玩過的桌遊,也順利地吃到第一口一蘭拉麵,不過,更重要的是畢業季的到來,在228連假中與妤奔向高雄,在麥的不專業嚮導下拍下屬於我們的青春篇章。
3月份開始參加17好友們的畢業成果展,帶著花束與祝賀前往之時,看著大家的展覽,總覺得為他們驕傲,也為我們長久持續的友情感到欣慰,能夠參與彼此象徵青春即將結束的紀念日,於我而言,彌足珍貴。
4月份的清明連假與宇安排了台中的二日遊,在高美濕地等夕陽、在老舊眷村品嚐歷史的滄桑,同時也見到了傳說中的武陵花美男;被介紹給他的朋友認識 其實很令我高興,好像這麼多年來自己終於融入到他的世界裡了,包含後來與他的朋友瑋一起吃飯,也有相似的意義。原本以為,我們可能會就這樣步入禮堂,所以也打算一起找房子,從研究所開始嘗試同居的生活,只是,關於愛情,心裡彷彿一直有另一個遺憾與歉疚,覺得自己始終沒有完全放下鈞,時不時地會想起和他一起相處時的感覺,只是一直告訴自己,現在的我很幸福,所以不要去觸碰,也要試著遺忘。
殊不知,那個曾經讓我愛得很卑微,卻也被我重重傷害的大男孩,再次出現在我的生命裡。
5月份的某一天,從IG捎來了訊息;半年前的暑假,我傳給他卻遲遲未得回覆的那些問候,在這個時候突然得到了回應,而我也很快地陷入曖昧的氛圍裡,透過幾場跨越時差的談話,再次拾起曾經的遺憾,那股想奔向他身邊的感覺太過迫切而真實,於是,我也承認了,其實從很久以前就失去了對宇的愛情,只是因為習慣與熟悉感,而把自己綁在一段將就的關係當中,所以,也終於正視我們關係的缺漏,提了分手、做出離開的選擇。
5月底的東京之旅來得正是時候。
在割捨舊情的這個時刻,去到一個新的城市,不但給了自己沈澱、整理思緒的假期,也在旅行中認識了新的朋友,開始學著過單身生活,是的,我沒有奔向鈞的身邊,雖然透過他確認了自己的不愛,但也還沒有想好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所以先練習重新和自己相處。
不過,這些日子也並沒有脫離學校。
在東吳的最後一個學期,其實有一些不愉快,因為手上的兩份報告,和班上的同學起了一點衝突,原本有些友好的人,成為了不再打招呼的陌生關係,不過 卻也因為這些報告和峰成為了好友。
一開始,我們的談話多半僅限於報告的討論,後來開始圍繞在被衝突對象所討厭的相互取暖以及謝師宴籌劃的哀怨上;逐漸熟悉了彼此的談話風格,也對上頻率之後,便能夠對他敞開心扉地傾訴心事,包含愛情、親情,當然也聽他說了不少他的事情;而峰這個人也因此漸漸在我的生命中扮演了相當重要的角色,這大概也算是一種因禍得福吧。
至於課業方面,這個學期接了系主任的助教工作,與主任變得相當親近,同時也參與了研討會的工讀;能夠跟學弟妹們相處其實是很好的經驗,也因此讓我對於教授這個職業有了一些些的興趣與信心。
直至6月份,終於迎來了大學的畢業典禮,也因為畢業聚餐的緣故,和峰說好一起找房子當室友,然後也開始了一起實習的日子。說實話,那一個月真的過得很不開心,實習的內容相當無趣乏味,最後還被欠了薪水......,而峰在這一個月裡也讓我很煩躁,因為他的各種理想高見實在不適用在單位裡頭,當時的我只是想趕緊結束這個糟糕的實習,所以也有一段時間覺得他好煩好討厭;而這段經歷也給了我一個教訓,我想,我們真的都還是太單純了,所以才會傻傻地做了白工。
到8月份終於結束了實習,開始我的暑假;雖然如此,但煩惱沒有隨著實習結束,和17姐妹們一起去宜蘭的時候,因為心裡還藏著鈞的事情在思慮,所以心情一直很鬱悶,也因為沒有對她們訴說而感到憂愁。時隔數日,始終無法擺脫這種放不下的感受,於是,還是鼓起了勇氣決定去見他一面,雖然結局不算太好,但也在這場見面中把過去欠下的抱歉說了出口、了結遺憾,全然放下了。
斷開了所有感情上的糾結後,準備好進入新的生活,包含台大與景美。
不過,在這之前,先遭遇了峰的嚴重情傷,看著他失魂落魄的樣子,作為朋友的我相當氣憤與不捨,除了終日陪他說話外,也急忙地搬進了景美,於是,從那天起,養成了在客廳聊天的習慣;與我們一起的還有丞,一開始,因為遲到跟生活習慣而對丞的印象並不是太好,不過,幾經相處卻也發現他是個頗為幽默溫暖的人,很喜歡聽丞說冷笑話 ,也喜歡接他的諧音梗、耐心教我騎機車,後來也在我難過的時刻溫馨安慰。
只是丞也是個為情所困的男孩,他前女友的來訪總讓我和峰不得不逃離宿舍,不過,我們也因此經常到政大旁的河濱散步談天,在操場仰望凌晨的台北夜空。
後來的日子裡,我經常下廚,而我們三個也總是在夜裡騎著車到處兜風;峰對我的照顧與關心大概是前所未有的,帶我換了新的眼鏡、逛鞋子、買外套與牛仔褲,帶著我實現白晝之夜的願望,也和他們在電影院裡看了人生的第一場恐怖片-返校,那是我這一年中最最幸福的時光,沒有愛情的糾葛、沒有課業的壓力,也沒有親情的煩惱,很自在地過著隨心所欲的生活。
可惜的是,我親手送走了這一切。
在朝夕相處之下,我漸漸地喜歡上體貼又細心的峰,那些因為恐怖電影而相伴入睡的夜晚,讓我產生了很多很多的怦然,也因為這樣更決心要走出過去感情的所有枷鎖,而持續地清理掉所有與前男友相關的物品。
10月份的國慶連假,跟著他們去到高雄,經歷了一番精彩的旅行,留下許多美好的難忘回憶;第一次和峰的父母見面,相處還算融洽;在中山大學看海的顛頗路上,第一次在後座抱住了他;回程之際,坐在高鐵上,峰的訊息給了我不該有的勇氣,於是,回到景美的那天晚上,我告白了。
我說:「我知道你心裡還有她,我只是想要一個可以在你身邊照顧你的名份而已,所以,只要你有一點點喜歡我,一點點,我就可以承受所有。」
我沒說的是,其實看著他憔悴的神情,聽他把失去感情的責任全攬在自己身上,說著他總是那個被遺留下來的人,只能不斷送走喜歡的人,每個時刻,我都很心疼,所以只是好想讓他知道,其實他很好很好,好到即便在這麼脆弱不堪的情況下都有人喜歡,光是他的存在,就很值得備受疼愛,不論誰離開他,我都會留在這裡,至於名份什麼的,其實只是隨口給的理由而已,我根本沒想過要個Title,也沒想過他會真的問我要不要做他的女朋友。
那時候,我以為我很大方、以為我很堅強、以為我可以為他付出所有,後來事實證明,我錯得離譜。
甜蜜的日子只維持了短短兩週,雖然他總是抱著我入睡,總是突然靠近哄我開心,也在我不眠不休唸書的時候心疼我,但10月29日他去見了Z小姐,那天晚上,他回家時的表情,讓我看清了現實,他根本沒有喜歡過我,連一點點都沒有,過去兩週的種種都只是假象,他只是不想傷害我,所以才假裝喜歡我,跟他說過的療傷計畫一樣,只是假裝喜歡......而我明明從一開始就知道自己不在他的心裡,卻還是被自私沖昏了頭,擅自忽略他不愛的每個細節跟神情,包含不牽手的習慣、不笑的嘴角、不停刊的愛情貼文,還有持續不斷,他跟Z的訊息往來,然後傻傻地騙著自己,自以為是地相信總有一天可以走進他的心。
於是,後來我選擇了放手,是被迫也是自願;只是這一鬆開,卻也讓我的世界瀕臨崩潰,這段感情帶來的傷痛遠遠超出我的想像。
起初,沒有太多想哭的情緒,只是像失了魂一樣的總是放空,我嘗試微笑,也嘗試哭泣,卻發現都很難做到,才終於體會,什麼是想哭卻哭不出來的難受,然後告訴自己我很堅強,沒什麼好難過的,不過失戀而已。直到那天,又坐在峰的後座,聽他對我說:「我很喜歡妳啊,妳沒有失去我,想哭就哭出來吧」,才終於有一點點紅了眼眶,後來的日子裡也忍不住在他面前哭了。
其實,失戀真的沒什麼關係,哭個幾回大概也就好了,更可怕的是,學校的課業正好在此時進入了期中階段;從開學累積至今的種種不適應一一襲來,沈重的閱讀文本、想不出的報告題目、聽不懂的上課內容,還有令我不安的同學們,於是,我就像是失足的旅人,跌落冰冷而深沉的湖底,四周一片漆黑,沒有空氣也沒有希望,淚水開始注滿我的生活,自信也全然消失,變得焦慮、不安、悵然若失。
他的一舉一動都牽繫著我的情緒,總是感覺孤獨、感覺寂寞、感覺失落;夜晚時,回到一個人的房間裡,抱著自己嘗試入睡,卻發現失去了睡眠的能力,只會不斷流著眼淚,身體也漸漸變得不對勁,不自覺地發冷與顫抖,好幾次我走到陽台想吹吹風,讓自己清醒一些,卻驚慌地發現,腦海中閃過一躍而下的衝動,離開這個世界的念頭越來越頻繁地出現,讓我覺得很害怕......
過去的我,雖然稱不上活潑,卻也是個古靈精怪、正向思考的人,如今卻只想放棄一切、擺脫人生,於是也動了休學的念頭,甚至真的找了所長會談,那時的我,其實真的準備好要離開現有的狀態了。
所幸,身邊有很多人對我伸出了援手,所長花了很長的時間和我分析生涯規劃、提供建議,芯和宇也陪我說了很多話,而我也哭哭啼啼地回到家,在爸爸媽媽的陪伴與關心之下獲得一些安慰。
雖然如此,回到景美的我仍舊無法正常生活,同時也失去了唸書的能力,於是很殘忍也很自私地選擇依賴宇,讓他陪著我唸書、聽我說話,也去他的住所好幾次;我知道自己真的過著很糟糕的生活,課業上幾乎是全然地放任,很多堂課都翹掉了,報告與作業也都是在最後一刻才勉強完成,曾經,對於「做好」的自我要求已經消失在我的世界;而在感情上也放縱自己去依靠一個我不愛的人,明明知道去前男友的住所並不適當,卻也還是去了,曾經,對於愛情價值的堅持與理想,也變得不太重要了。
很可怕地,我成為了一個連自己都不認識的人。
不知道該何去何從,反應遲鈍,對任何事物都失去了感覺與回應。
敏感的峰自然也一直都能察覺出我的變化,和我交談了數次,也在2019的最後一天唸了我一頓,要我好好愛惜自己,只是我不願再給予太多回應,也不想再展露自己就是了;不過,走著走著,好像也慢慢不那麼悲傷了。
至少,悲傷的情緒不再展現在峰面前了。
開始能夠和他說話、和他一起吃飯,但我知道我已經對他築起一道高牆,很多話,已經不願意對他訴說了,而他也已經不再對我傾吐心事了,因為失去而破碎的友情,大概再沒有重圓的一天;雖然我還是坐在他的機車後座、雖然我還是睡在他的隔壁房間。
後來的日子裡,我們不太提這段感情,就好像那段時光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
而峰和丞也在生日前帶我去了百貨公司的樂高展覽,買了胡桃鉗做為對我的生日祝福,那是我們這一年最後的回憶,只能說,幸好回歸了一些美好與快樂。
23歲生日的這一天,因為癡心期待峰的那句生日快樂,於是一早便看見了他痛徹心扉的悼念貼文(很諷刺地,我跟他前女友是同一天生日......),也讓自己因此又流了好多好多的眼淚。
站在玻璃窗前猶豫許久,還是選了一個與他有關的,有我們美好回憶的蛋糕-「提拉米蘇」;那是我送峰的第一個生日蛋糕,記得當時他說很喜歡提拉米蘇背後的故事與含意,而當時也是我們友情正萌芽的時刻。
新的一年來臨了,我知道自己好了一些,但也知道自己時而笑得瘋癲,時而異常低落,所以,不確定接下來的日子我會不會找回自己、找回唸書的動力與人生方向,也不確定在未來的這一年中能否徹底走出失去愛情與人生知己的雙重傷痛。
只希望,在吃了提拉米蘇之後,能夠得到一些力量,順著「帶我走」的優美意涵,把22歲這個因為轉折而迷惘、破碎的我給送走,重新認識自己、重新找到,發自內心的笑容。
生日 回顧 帶我走

生日蛋糕-提拉米蘇

#生日  #回顧  #帶我走 
分類:日記

人的平均體溫大約36度,面對這個複雜而多樣的社會,我們總是戴著各式各樣的面具生活,直到夜幕低垂、獨自一人,面具之下的零下36度,才是真正的自己;而在這個孤獨寒冷的世界裡,用文字為自己調製一杯溫暖的楓糖拿鐵,淺嚐啜飲,仍能在以苦澀作為基底的生活中,品到一絲帶有楓香的甜蜜餘韻-2021.07.25 楓糖小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2020.01.26 如果可以回到過去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