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20.02.15

寒假即將結束,我又回到了台北。
經過一番的掙扎、拖延,還有可笑的心理準備,卻還是再看見你的那一瞬間明白,我們終究是不可能再回到好友的關係了;其實我也不確定自己是不是還有一點點的喜歡、在意又或者是傷心,但就是沒辦法再去和你談論我的日常及心情,取而代之的除了沈默外,更糟的是勉強的應付。
對於嘗試融入你們的話題、吃飯或者是夜遊行程也已是興致缺缺,所有的談話彷彿都流於表面,疏遠的應答說明了你我現今的距離。
也不知道怎麼的,最近老是想起你對我說:「妳很殘忍,妳帶走了我最好的朋友」這句話的語調和場景,畢竟是讓我流下第一滴眼淚的話,暫時忘不掉也理所當然吧,我沒有責怪的意思,只是有些感慨,如今在你面前,怎麼樣都不自在,我果然是那個留不住的人,同時也是這場悲劇的始作俑者吧。
分類:日記

人的平均體溫大約36度,面對這個複雜而多樣的社會,我們總是戴著各式各樣的面具生活,直到夜幕低垂、獨自一人,面具之下的零下36度,才是真正的自己;而在這個孤獨寒冷的世界裡,用文字為自己調製一杯溫暖的楓糖拿鐵,淺嚐啜飲,仍能在以苦澀作為基底的生活中,品到一絲帶有楓香的甜蜜餘韻-2021.07.25 楓糖小姐

評論
上一篇
  • 2020.01.26 如果可以回到過去
  • 下一篇
  • 2020.02.16 逃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