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20.02.26 不算是流浪

家 流浪

台北的萬家燈火,哪一盞屬於我?

沿著河濱走了好幾公里,望著眼前極其陌生的景色,不自覺地感到有些害怕,於是轉頭踏上了回程;但不知道是不是走得太久、太遠,已超過體力能夠負荷的程度,又或者是不想回家的心情使然,這往回走的腳步似乎特別的緩慢而沉重。
其實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要走去哪裡,只是覺得,好像沒有一個想停留的地方,那套房子裡好冷好冷,沒有丞口中所說的溫度,所以自從再次回到景美,每天的早晨、下午、晚上都會出門,一個人在河濱散步,也曾經嘗試過慢跑,不過僅能維持一小段,畢竟運動從來都不是我的愛好,而是這些日子以來,躲避傷痛場面、暫時的,防空洞。
一個人躲著時,每個仰首與低頭的瞬間都是雨天,所幸在黑暗的夜裡走著,路燈照不見它滴落,身旁的跑者匆匆,亦不及它從臉龐滑過;藉著散步的名義,在外遊蕩看起來也就不算是種流浪。
只是,每每望著,眼前這萬家燈火,卻沒有一盞屬於我,就不得不承認,在台北這座城市裡,已然成為ㄧ個無家可歸的浪者。
#家  #流浪 
分類:日記

人的平均體溫大約36度,面對這個複雜而多樣的社會,我們總是戴著各式各樣的面具生活,直到夜幕低垂、獨自一人,面具之下的零下36度,才是真正的自己;而在這個孤獨寒冷的世界裡,用文字為自己調製一杯溫暖的楓糖拿鐵,淺嚐啜飲,仍能在以苦澀作為基底的生活中,品到一絲帶有楓香的甜蜜餘韻-2021.07.25 楓糖小姐

評論
上一篇
  • 2020.02.20 莓果特調
  • 下一篇
  • 2020.03.06 喧囂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