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20.03.01 隱

其實我真的很害怕衝突,也有些偽善,我知道,一直都想擔當一種神聖大愛而友善的角色,所以面對學姊的來訪,即便諸多不悅與不適,也都沒有多說些什麼。
細心如你,還是察覺了我的不適應與不自在,其實也猜想得到你應該會找機會跟我談談,所以也一直都閃躲著,避免和你獨處,於是,當昨晚你打電話來時,我慌得很。
只是,面對你的種種提問,我仍舊無法全盤地如實相告;當你問我,學姊來借住是不是讓我覺得很不舒服,其實,是的,從我還沒回到台北的時候、從你在訊息裡說你們很親近的時候,我就覺得很難受了,也因為不想撞見任何不適的場景,所以延後了回台北的時間,原先打算一直拖著,想等她找到房子搬走後再回到這個地方,可是距離開學已經不遠,遲早都還是得面對的,所以才又選擇面對。
記得告白之前,托驚悚片的福,和你同床共枕了好一段時間,也記得你曾經說,在你交女朋友之前,我都可以與你相伴入眠、隨意進出你的房間,其實有一個人相伴在側一起入睡是好幸福的事情,我也很想念被你擁在懷裡的日子,即便那些擁抱從來都不是愛情。
可是後來,我卻連靠近你的房門都變得小心翼翼了,好幾個晚上,聽見你和其他英文字母的互動與關係,我會忍不住地感到失落,如今,看著你和學姊在同一間房裡,雖然分睡兩張床墊,卻也依然讓我覺得難受,那種心裡空空的感覺,不知道何時才能消停。
只是,我不知道,沒有任何身份的我,該如何向你坦誠,每一個你們親密的畫面,於我而言都深感傷痛;依然喜歡著你的我,在你們面前,也真的不知道該如何自處、如何自在看待。
其實我真的不想隱瞞、不想騙你,只是,我清楚地知道,我沒有什麼身份可以吃醋,就連傷心都找不到立足點,自然也不能期望或要求你和誰保持距離,而那些不舒服與難過都是我自己該消化的情緒,所以只好對你說著不著邊際的理由。
這些日子裡,疫情的爆發以及她在我們生活中大多數的行為舉止,其實也讓我覺得不被尊重與顧慮,因此,撇除感情上的因素,我對於她的到來也著實感到不適;只是,你的解釋讓我釋懷,並嘗試理解她來借住的處境,也讓我努力想在能力所及之處至少可以保留你對她的協助,不至於讓她在這裡孤立無援、無所依靠,所以,某種程度來說,我說的沒事,也不算是對你說謊,而是因為同情心氾濫吧?
雖然沒有全然地坦承以對,但能這樣和你說話,真好。
好像已經很久沒有和你這樣聊天了,自然地說著開學的焦慮與煩惱,彷彿有一點點回到朋友的狀態;當你溫柔地問著我最近好嗎的那一刻,這些日子以來的不解、怨懟與憤怒似乎都消散了許多,總覺得那個珍惜我、疼惜我、愛護我,是我若知己的峰又回到我身邊了,因為你的細心而深深感動,也總有一種錯覺,覺得他和近日以來眼前的你是不同一個人。
雙子座的多變令人捉摸不清,我不確定哪一個才是真正的你,雖然我很想相信、也只想相信,通話中的你才是真的......
而我也好想問,這些日子以來,你還好嗎?
你是不是也在隱藏著,用那副無所謂、開心玩樂的模樣掩飾那顆滿是溫柔卻又還沒痊癒的心,和我一樣,很努力地,讓自己看起來不那麼悲傷,勉強地回答著,最近的我沒有不好,一切都......還行。
分類:日記

人的平均體溫大約36度,面對這個複雜而多樣的社會,我們總是戴著各式各樣的面具生活,直到夜幕低垂、獨自一人,面具之下的零下36度,才是真正的自己;而在這個孤獨寒冷的世界裡,用文字為自己調製一杯溫暖的楓糖拿鐵,淺嚐啜飲,仍能在以苦澀作為基底的生活中,品到一絲帶有楓香的甜蜜餘韻-2021.07.25 楓糖小姐

評論
上一篇
  • 2020.02.26 不算是流浪
  • 下一篇
  • 2020.03.06 喧囂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