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20.03.06 喧囂

喧囂 台北某個地方

房間的大窗戶外,景美河畔的深夜美景

其實蠻喜歡房間窗外的河岸景觀,雖然鄰近大馬路的窗口總是帶來吵雜與灰塵,但是對於怕黑的我來說,嘈雜的喧囂聲反而提供了入睡所需的安全感,跟室友們半夜打電動的歡呼有相近的效果。
所以我才說,那些責怪室友吵鬧的人們令我心生反感,他們並不懂我,卻仍自以為是的說著大道理,似有若無的挑撥著,C正是其中一人;而當你問著,是不是你們吵醒我的時候,你也成了他們。
你曾經說:「雖然我不能和你在一起,但那不代表我們就不能做朋友啊」,你的語氣仍那麼清晰,但其實也不是不願意做朋友了,只是經常覺得,眼前的你不是我所認識的他;我不確定為什麼,也許是我記憶中的你來自於過度美好的想像,也可能是你說過的,那時和我相處的並不是你真實的樣貌,又或者,是我們這些日子以來已經太過生疏;關於原因,我無從驗證與解答,只是,對於眼前這樣的你,我沒有一點了解與熟悉,信任和安全感自然也難以建立。
如今客廳的談話與歡笑依然是三個不同的聲調,我卻甚少參與,傳到心裡,更近似於孤單的回音,其實倒也沒什麼關係的,對嗎?只是,此刻格外地想念我的文林路小窩罷了;那時的我,總等著室友強而有力的關門聲響起,才在柔軟的床鋪上緩緩入眠,而心頭也會流過一絲暖意。
於是,在這失眠的夜晚裡,我開始討厭台北的喧囂,好像只有戴起耳機才能找到陳綺貞唱著的某個地方......
#喧囂  #台北某個地方 
分類:日記

人的平均體溫大約36度,面對這個複雜而多樣的社會,我們總是戴著各式各樣的面具生活,直到夜幕低垂、獨自一人,面具之下的零下36度,才是真正的自己;而在這個孤獨寒冷的世界裡,用文字為自己調製一杯溫暖的楓糖拿鐵,淺嚐啜飲,仍能在以苦澀作為基底的生活中,品到一絲帶有楓香的甜蜜餘韻-2021.07.25 楓糖小姐

評論
上一篇
  • 2020.02.26 不算是流浪
  • 下一篇
  • 2020.03.09 下坡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