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20.03.11 噩夢

噩夢 沈默

隔絕呼救聲的客廳

自從C出現在我們的生活中,好像就常常做噩夢,不分夜晚還是白天。
這一天噩夢又出現了,房間裡有個人,或者說,更像是鬼或惡魔,一開始是令人戰慄的笑聲,後來是形體緩緩地浮現,一團沒有面容的黑影停駐床邊,我奔向樓梯試圖逃離,黑影卻緊隨在後;一樓是我們的客廳,我卻無法踏下階梯,只能嘗試向你們求救,但卻發不出聲音,心底的吶喊是沈默的,客廳裡你們的歡笑聲蓋過了所有。
這場噩夢,跟我的現實生活一樣,內心深處的害怕、無人聽見的求救。
在驚醒之前,隱約聽見你說了我的名字,說我之前對你很好很好;分不清那個熟悉的聲音究竟屬於夢裡的你,還是現在客廳裡的你。
都說夢境與現實是相反的,怎麼這場深夜的噩夢,真實得令我顫抖,那股害怕又無法得救的感覺也似乎讓我肯定,那一番溫暖的言語其實只是作夢罷了。
#噩夢  #沈默 
分類:日記

人的平均體溫大約36度,面對這個複雜而多樣的社會,我們總是戴著各式各樣的面具生活,直到夜幕低垂、獨自一人,面具之下的零下36度,才是真正的自己;而在這個孤獨寒冷的世界裡,用文字為自己調製一杯溫暖的楓糖拿鐵,淺嚐啜飲,仍能在以苦澀作為基底的生活中,品到一絲帶有楓香的甜蜜餘韻-2021.07.25 楓糖小姐

評論
上一篇
  • 2020.03.09 下坡
  • 下一篇
  • 2020.03.30 漸行漸遠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