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20.04.12 什麼都會變的

什麼都會變的......
「我每天幫阿嬤刷背、貼撒隆巴斯,育萱一來就都變了」
原以為俗女養成記是部輕鬆喜劇,卻沒想聽見這句話的那一刻竟哭得不能自己。
半年來的朝夕相處中,一直以為自己多了新的家人、有了新的家,只是,從寒假結束回來的那一刻起,卻始終覺得這裡的一切都好陌生,不自在的感覺充斥在生活的每一處。
其實也不想見外地不願意說出口,只是,在那通連假深夜的電話中,聽那頭的你說著她的困境與難處,原先到嘴邊的就都硬生生地吞了回去,在你那她很快就會搬走的承諾中,心想著,若說了我的不自在,她將無處可去,而你也深陷為難,不如自己忍一忍,等她找到了房子,一切就都好了,而我也始終認為這是一種對朋友的體貼。
只是,每每望著那雙永遠反置的筷子、那些圍繞著果蠅的水果皮,還有那個不論我拿走幾次甚至直接當面移開,卻仍每天都會放在我書桌上的手提包,這些細節對於嚴謹的我而言是難受的,不能理解為什麼,半年以來我總是清空自己的書桌而你們也不會放東西的習慣,如今看在你們的眼裡變成了一種小氣的行徑。
只是很單純的在我的家維護我的習慣,卻變成了一種惡意與厭惡的表達......
我問了自己好多次,唯一得到的解釋就只是,在這短短的兩週內,我在這個家的習慣被徹底地抹除了,又或者其實你們從來就沒在乎過。
其實也不是沒有告訴自己嘗試著去接觸與相處,只是每一次參與其中,都覺得自己像是個局外人,場面總會尷尬不已,所以也就漸漸避開了過多的互動。
3月5號的夜裡,望著凌晨窗外稀疏的車來去,留下那句「如今客廳的歡笑聲我甚少參與」,總結了這些日子以來的不適感受,曾經說過好想去流浪的我,在這段時間裡,真正嚐到了流浪的滋味,不想回家,又不敢回桃園的處境,讓自己徹底成了有家卻無歸的浪者......
瀕臨爆氣的邊緣,我終於再次問了你,她究竟何時離開,你說,她找到房子了,月中會離開,於是抱著這個期待,我又告訴自己再忍忍、再忍忍;可笑的是我忘了,你的承諾從來都是空話......
所以,3月中到了,她還是沒有搬家的動靜,而我總算說出了這一個多月來的真心話。
但,這一段真心話也換來了真相。
原來對朋友,真的不可以說真話的,因為一說出口,關係就也真的全斷了。友情其實是好脆弱的東西,對吧?
出於好奇,很糟糕地看了電腦桌面上,她寫的貼文......
大概是懲罰我的偷看行為吧,貼文的內容一字一句控訴著我多麼糟糕......
我也才刷新了三觀。
原來借住在別人家,配合人家的習慣與規矩叫做迎合;原來借住在別人家,基本的善意也不是理所應當?
而最令我驚訝又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那句「每天給一顆糖,某天不給了便被記恨」。
直至今日我還想不透,自己究竟在什麼時候吃了糖?
是那塊我上一秒才說晚上不吃水果卻仍受到吆喝的蘋果?是那盒我從小就討厭 還忍著腐爛的果酸味而清理掉的草莓?還是那杯因為皮膚炎而被醫生告誡須忌口的冰淇淋紅茶?
不論是哪一樣,當下的我都以為,那是來自朋友以及朋友的朋友所給予的溫暖,所以即便不能或是不想,我仍珍惜著不願破壞......
如今看著那篇貼文才明白,原來我以為的溫暖是一種討好......
而最傷人的是,在這些指控裡,我看見了廉價的自己......原來在你們的眼裡,我是那種要用物質來交換友誼的人......
原本,我以為我會氣憤不已,然後再也不想和你們說話,但卻發現自己其實好難過,好難過......,又總是時不時的想起那些很要好的時候,然後又捨不得地不想失去誰,所以掙扎了好久好久,才終於鼓起勇氣的用迷迭香還有一句道歉釋出善意。老實說,我始終不認為對她做錯了什麼,那句道歉是為我的見外、我的不坦承還有沒為朋友保全面子到最後而說的。
不過,大概是我低估了你的實力,你總是能讓我在感到失望透頂的時候,帶來更深的失望。
一次又一次。
沒關係的,其實就只是我自以為是的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而已;什麼都是會變的,如今明白了,也要學著釋懷了,對吧?
分類:日記

人的平均體溫大約36度,面對這個複雜而多樣的社會,我們總是戴著各式各樣的面具生活,直到夜幕低垂、獨自一人,面具之下的零下36度,才是真正的自己;而在這個孤獨寒冷的世界裡,用文字為自己調製一杯溫暖的楓糖拿鐵,淺嚐啜飲,仍能在以苦澀作為基底的生活中,品到一絲帶有楓香的甜蜜餘韻-2021.07.25 楓糖小姐

評論
上一篇
  • 2020.03.30 漸行漸遠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