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20.08.20 喵

上週,家裡來了一個新成員,橘白貓。
前兩天,家裡又來了一個新成員,黑貓。
老實說,對於貓咪的到來,我很錯愕。
雖然過去一起住的這一年裡,多多少少知道室友們有想要養寵物,也蠻喜歡貓咪,但我一直都顯得抗拒,一方面是家裡的活動空間並不大,我們的衣服都曬在客廳的窗邊,若是養在客廳總有一些衛生與環境上的疑慮,峰又是個容易皮膚過敏的人,讓我有點擔心;另一方面是自己對於養寵物有點......,也不算是陰影吧,就是過去曾經養過一隻楓葉鼠,是我非常疼愛的寶貝,但卻因為我一時的疏忽,導致她從此離開我的生命,自此之後即便依然喜愛動物,卻也不敢再輕易許下照顧的承諾,加上自己是個還在唸書的學生,沒有穩定的收入、課業又相當忙碌,所以也怕自己沒有辦法負好責任,做一個好主人。
除了這些之外,還有一個最關鍵的原因,是我害怕貓咪......
怕貓這件事情,是從很小的時候就發現的,也已經忘記是為什麼,但就是一直對於貓咪有恐懼,尤其是他們的眼睛;直至大學時期,因為大學的好友潔非常喜歡貓咪,總是跟我分享貓咪的影片、圖片,我才漸漸不那麼排斥,只是對於實際接觸依然保有警戒。
那天,當他們傳訊息給我,說有件嚴肅的事情要跟我說時,我既緊張又擔憂,以為他們在臺北出了什麼事情,差點就要立即趕回景美,結果,他們傳來了一張貓咪的照片,說他們養了貓咪......
第一時間,知道他們沒發生什麼事,原先懸著的心放下了一大半,所以我直覺地反應到:「沒事就好」,然後問起了貓咪的情況。
當時的我其實也沒有想得太多,雖然對於他們沒有事先讓我知道而感到有些錯愕,但也沒有太計較,我想他們可能忘了我怕貓,也可能他們只是怕我不同意所以先養了再說,畢竟貓咪都來了,我也不捨得她再流離失所,於是很快就要求自己,回到台北後要努力練習,適應跟貓咪相處的日子。
只是,殊不知,前兩天才一打開房門,就看見一隻小黑貓,眼神銳利地看著我,還對著我喵了一聲,黑貓,那是我最害怕的動物......
我傻愣在原地,控制不住的恐懼像是藤蔓般從腳底向上纏繞攀爬,包裹全身,在快要窒息之前,我迅速關上房門、走進了廁所,幾乎沒有站立的力氣,蹲坐在地上,全身顫抖地喘著氣,試圖吸取多一些的空氣,壓抑住快要歇斯底里的尖叫欲望,隔了很久很久,才重新恢復平穩的呼吸。
冷靜下來之後,我看見室友們關心的訊息,回覆著請他們先將貓咪放在房間裡,給我一點適應的時間,同時也要求自己,要更努力去克服對貓咪的恐懼,因為接下來的日子裡,她們都會生活在這裡,若是我不能克服,只會讓自己過得很痛苦而已......
穩住了情緒、確立好方向,晚間我嘗試靠近小黑貓,結果她一直對我喵喵叫,查了點資料,發現她可能是餓了,室友們又不在家,於是我嘗試喂了一點點乾糧;說起來也很好笑,因為不敢靠近,所以我站在1公尺外的距離,像投籃一樣地把飼料丟進籠中的碗裡,但我的瞄準技術真是爛得可以,根本投不進,於是我急中生智,想到從碗的正上方丟,不就不需要什麼瞄準技術了嗎,嘿嘿,我真聰明?可惜,雖然解決了瞄準技術,但是碗實在太淺了,飼料總是彈出來,小黑貓也一直看著飼料彈走,爪爪努力想要抓住天上掉下來的飼料卻抓不到,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看得我於心不忍,只好再想個法子,這一次我拿了一根長長的湯匙,把乾乾放在湯匙上,再伸進籠子裡倒入碗中,我以為我終於要成功了,結果,這調皮的小貓餓得老伸手抓,所以湯匙被她一次又一次打翻,實在受不了,我決定來個吃飯訓練(其實單純只是我很害怕她伸爪子),我把湯匙靠近籠子,一旦她伸出手,我就把湯匙拉回來,然後拍拍地板跟她說:「妳坐坐,坐坐才能吃」,來回幾次後,這小貓好像懂了什麼,湯匙靠近的時候竟然乖乖坐在飼料碗前面,不伸爪爪了,於是總算成功餵食!
靠近貓咪第一步也就此大功告成,雖然整個過程我都離她1公尺遠,哈哈。
深夜,我突然發現,小貓時不時會哈啾,室友說隔天會帶她看醫生,我也就沒多想,睡覺去了;結果直至隔天晚上,小黑貓沒有去看醫生,噴嚏也打得越來越頻繁,昨天還覺得她超級活潑,一整天在籠子裡晃來晃去,對什麼都很好奇的樣子,結果時間越晚,她的活力越差,都不怎麼動,後來甚至躺在了貓砂盆裡,呼吸間還發出了一點喘息的聲音,看她的樣子,我簡直快緊張死了,心裡真的很擔心她會出事,偏偏室友們又出去吃飯了,只有我在家。
我打了電話給芯,她有十年的養貓經驗,所以我先詢問她貓咪這樣的狀況算不算很嚴重,她說睡在貓砂盆裡很奇怪,應該是真的很不舒服,於是我趕緊打電話給室友,室友說會回來帶她看醫生,於是我幫忙找附近動物醫院還有沒有開,打去醫院時順便說明了貓咪的狀況,結果醫院說隔天滿診,要後天才能看,或者是現在過去掛急診,而貓咪因為是約兩個月的小貓,早點看比較好,聽到這裡再看看小貓的情況後,我決定先帶小貓去掛急診,並跟室友說明了醫院的回覆與地址,掛斷電話後,拿著外出籠死死對準小貓的籠子門口,跟她說:「姊姊不敢抓妳,所以開門後妳不要亂跑,乖乖走進籠子,我帶妳去看醫生喔」,然後緊張地打開了籠子的門,所幸,小貓真的很聽話,就乖乖地走進了外出籠,讓我很迅速地順利關上拉鍊。
此時的我,彷彿已經顧不上害怕,就只是秉持著想救她的心情,攔了計程車,一路安撫著她、對她說話,把外出籠放在我的身邊,又拉近了距離。
直至到了醫院,小貓進了診間,從外出籠走出看診台,在台上亂亂趴趴走,醫生叫我幫忙扶著貓咪時,稍稍安心的我才又恢復了一點對貓咪的害怕,遲遲不敢伸出雙手,後來還是全程由醫生自己搞定。
雖然整個事件過程中,我都沒有觸摸到小黑貓,不過,已經不再那麼抗拒接近貓咪,也不再那麼害怕了,在回程的計程車上,心中突然生出了一個鼓勵與疼惜的念頭,想摸摸貓咪跟她說她今天好棒、好聰明又好乖,已經沒事了,我們回家好好休息,於是隔著籠子,我嘗試摸了摸她,彷彿已然克服了絕大部分的恐懼,被她徹底收服,而她的喵喵聲聽起來也更近似於撒嬌了。
#貓咪  #黑貓  #動物醫院  #寵物  #寵物生病 
分類:日記

人的平均體溫大約36度,面對這個複雜而多樣的社會,我們總是戴著各式各樣的面具生活,直到夜幕低垂、獨自一人,面具之下的零下36度,才是真正的自己;而在這個孤獨寒冷的世界裡,用文字為自己調製一杯溫暖的楓糖拿鐵,淺嚐啜飲,仍能在以苦澀作為基底的生活中,品到一絲帶有楓香的甜蜜餘韻-2021.07.25 楓糖小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