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山河令-10 黑寡婦

山河令 山河令劇評集 花徑觀後感

XNB本人

其實比起雨夜那場,我覺得這場的溫客行,更動人(?)
比起前一集尾巴,溫客行看熱鬧那段的情緒變換
覺得這一段處理的更好
挖墳是有點悔的,看到阿絮來了是心虛的
但自己一生賴以為生的,不是就是對人性的質疑以及報仇
不想承認自己有錯,所以說一些543,想帶開,結束話題
所以雖然他嘴角是像在說玩笑話,但眼都紅了
心虛不知該如何面對阿絮可能的提問
可是阿絮沒有想陪他演,直球的問他"你開心嗎""這就是你要的結果嗎?"
有看一篇文說的很好,正因阿絮都先經歷過,所以他才能有那種聖人光環
也像曹蔚寧對阿湘一樣,不忍心看他事後又因潛意識的良善
對自己做的事懊悔傷心,才想阻止他們
但接受了這些,自己活著的意義又成為什麼了?
所以溫客行惱羞成怒了,用話反刺阿絮,"你殺的,又都是壞人了"
但這,其實就是(劇版)周子舒內心的雷,他離開天窗的原因
他明白,但也還不能釋懷
所以當他聽到溫客行的話的時候,他的表情,很有意思。
他們這時期才剛認定對方能成為知己,原因是,當下的對談,價值觀可能有一致
但其實他們對對方的背景不無所知,這就需要磨合
就像有的情侶交往時甜蜜,順利,但到了談婚事的階段
價值觀,門當戶對,家庭因素,都有可能輕易破壞這段關係(疑,怎麼用情侶來舉例)
一見鐘情是有可能的,但一眼萬年,應該就不容易了
有些事,有的想法,不去碰撞,不去溝通,就不可能讓感情更穩定。
溫客行看了他表情,也知道剛說出口的話傷到他了
但這時候,他們還沒有像後面那樣感情深厚,互相信賴吧
他還不想,也不知道該解釋什麼
我覺得阿絮離開的時候,溫客行那一眼,是有想拉住他的
但他不行,因為他不知道該和阿絮,和自己說什麼。
也是啊,人的感情總是靠很多事情磨擦和解才會濃厚啊
我很喜歡這一段的舖陳,用安吉四賢突顯出江湖人的貪婪
也用這,帶出溫周的衝突,而衝突和解後,會帶來更深的牽掛
很符合人性啊。
阿絮離開之後,回想以前的事,說了句"還以為他是知己"
其實不太公平啊
阿絮雖然豁出生命離開天窗了,但我覺得是帶點逃避成份的
等回到四季山莊,和老溫哭著說出往事,說出他介意的心事,那時才是放下的吧
自己面對過往的事都不是那麼容易,老溫的身世,更不容易啊
雖然他這時候還不知道老溫的事,但就是一種同理心嘛
可恨之人必有可惡之處,還沒瞭解之後,就要人家當聖人,是有點難的。
然後韓英尾隨來了XD。(真愛模式ON)
阿絮喝酒之後,被韓英撿走了(所以不能喝太醉,會被撿屍啊!!)
醒來的一大段對話,二刷時,我都有點想笑XD
韓英其實隔2,3句,聽起來都像"莊主,就讓我跟著你嘛"
但阿絮一直跟他說不用不用,好一個不解風情的傻瓜?笑死我了
不過天窗也不是那麼容易出來的,韓英要出來難道不用打釘子?
打了釘你還能好好的陪伴莊主?
但看阿絮和韓英說話時,覺得很妙,他們二個好像身高一樣
有的角度甚至覺得阿絮更高(可能高馬尾有加分)
但仔細想,阿絮本人是很高的沒錯啊!!181!!
只是太常放在溫客行比例尺旁,一直讓人覺得他嬌小。
不過韓英也是有做好事的
阿絮和他對談完,最後提到了,自己手沾滿鮮血,神佛也不會眷顧的
"豈不是該,在油鍋裡炸上千年"
阿絮講這句走出去時,嘴角是笑的!!不知道他這時候想到了什麼。
桃紅柳綠和黃鶴對談,黃鶴聽到高崇要將閨女嫁給成嶺這段
二刷時,我突然有一種這不是活生生的洗腦包,黑粉,在說話嗎!!??
以高崇的角度來說,他就是傳統江湖人,重正義,是有點不管女兒心思
但他只是覺得成嶺父親是好兄弟,讓他做女婿,可以名正言順扶持他。
但看在黃鶴眼裡,黑的點就突顯出來了
手段狠辣啊,連女兒都賣、心計深重啊,這樣就握住了成嶺這小子啦
果然為人處事,不能只看一角度,只聽一人說
我記得聽朋友聊私事,有時候也常會回
"有的事不是你說出口就是那意思,人家聽起來,就不是那個意思"
聽到別人耳裡,人家是怎麼解讀的,自己永遠不會知道,也沒辦法改變
再來是阿湘置入堅果,看見成嶺被欺負,然後小憐也過來,卻被拒絕這段
二刷再仔細看,成嶺真的演的不錯,看到阿湘這裡,原本藏著不想被發現有傷
被發現之後,又忍不住掉淚,他這時期,只對溫周還有阿湘,才敢示弱吧
然後小憐一進來,他又轉成客氣的老幹部
因為不認同高崇的計畫,所以明明白白的和高小憐劃清界線
雖然阿湘有修理他一下,對女孩子怎麼能這樣
(阿湘說不打擾人家說體己話,結果根本沒走在門外偷聽,這樣對嗎XD)
我倒是覺得成嶺這樣反而是穩重,明明白白讓人家知道自己是什麼態度
高小憐這裡就是前二集說過的違和感了,不過畢竟是新人演員?可能要時間成長
如果他不認同父親,她進來的一舉一動,都應該更勉強一點,表現出一點點不樂意
如果他認命接受,那看到阿湘和成嶺那麼熟,應該會有點疑惑或不高興吧?
畢竟他以為阿湘應該是曹蔚寧喜歡的"朋友"才對
她的感情切換有點突兀,感覺是跟著台詞走的,這句是送東西,所以開開心心的
這句是被拒絕,感到丟人,所以哭著走了
沒有銜接轉換,所以覺得不夠自然。
阿湘跑來和溫客行說成嶺的事這裡
溫客行最後那句"我的計畫你也敢指手畫腳"
那一小段連阿湘都兇的地方演的滿好的
他喝酒到接下來跟十大惡鬼開會這,會讓人覺得溫客行又往瘋子鬼主靠過去了。
不過畢竟是自己帶大的孩子?聽到阿湘說被殺也會跟著他,表情又和緩一點,就一點點。

阿湘跟彈曲子的人說要聽"相見歡"應該就是暗示放暗號出去,召集十大惡鬼吧(?)
然後曹蔚寧聽了以為是跟自己相見歡,開心不已。笑了,這橋段安排的好壞啊XD
最後面就是瘋批美人鬼谷谷主和十大惡鬼開會的經典場面了
白無常說了"屬下不敢"就被溫客行扣住脖子了
想想也是啊,恐怖電影裡,最會叫的人通常最容易被殺掉啊!!
大家都保持安靜不敢接話,你出聲了,被盯上,好像也合理?
不過會挑他,有一半原因還是因為無常鬼推說長舌鬼出了鬼谷就叛變
想推脫責任吧,所以溫客行一定會挑他手下的人殺雞儆猴。
(不過白無常超常出現在up主的剪輯影片,也該心滿意足了?)
白無常被殺掉這段,黑無常安靜到異常,有種忍辱負重的感覺?
反而是無常鬼還有一點驚叫聲
後來溫客行追問,鏡湖山莊滅門,誰搞的鬼
無常鬼也推到白無常身上,我覺得這一幕好像讓我看到了職場?
不在現場的,離職的,總是最常被推責任,反正,死無對證嘛!
然後白無常都死了,食屍鬼的特寫鏡頭,他竟然舔舌了
我才想到,對吼,他"食屍"鬼啊!!這裡覺得拍的很棒,很有細節。
全部人站著跪著,只有喜喪鬼坐著這裡,我是覺得怪怪的
就算當初溫客行小時候能活,喜喪鬼是有幫上忙的
連溫客行都站起來說話的時候,她應該還是要站起來一下,比較合理?
(我個人比較在意禮節儀式)(誤)
(彈幕都說畢竟他以後是要幫老溫主持大婚的,身份不同,笑了)
#山河令  #山河令劇評集  #花徑觀後感 
分類:娛樂

評論
上一篇
  • 隨筆雜想
  • 下一篇
  • 梔子花-4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