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分享

Night's Almost Over

我又來了
通常都是這種時候來這裡


今天我內心滿是各種滋味
酸甜苦辣鹹澀全攪和在心裡和嘴裡
我感到遺憾 沮喪 憤怒 憂鬱 陰暗 黑特
最骯髒的 最噁心的 最脆弱的 
那些
全都化為想哭的一股黑色情緒浪潮時而淹沒了我 時而放過了我
最後
把我沖到沙灘岸邊冷眼看我垂死瘋狂咳嗽
今天挑的歌都是我最黑暗的時候但還可以擁抱著我的:(不用給我溫暖但請擁抱我)
黃立行-黑夜盡頭(這首真的好棒............)
張韶涵-引路的風箏(黑暗有一百種兇狠的方式來籠罩我)
CIACIA-分心(MV濾鏡用的有夠暗)
我不要聽樂觀正面的歌 一點正能量也沒有的我 連快節奏都禁不起
我要像水流一樣流動著  而且是 臭水溝裡的黑水吧..................
或者  像隨時要吞噬掉我的惡海
太宰治說:生而為人 我很抱歉
我說: 生而為女人 我很抱歉
我討厭你們 我也討厭討厭著你們的我自己
我不跟你們玩了
不跟你們好了
我走吧

我一向都鼓勵且期許自己 長大了 不要再叛逆  要正能量 要盡量去樂觀 才有力量去擔責  魔羯的悲觀主義叫我要練習學會何為悲觀到極致的樂觀
但月亮的浪潮叫我有高有低 有起有落 有笑  也就有淚 我避不了
嘿妳說  膽小鬼怎麼治療她與生俱來或後天學會的膽小呢? 誰知道她是先天還是後天的膽小? 
膽小鬼 也有仰望 敬畏與追求自由的權利......妳說是吧?
我很抱歉我是女人 但我不容許你/你們再從我這裡剝奪我甚麼了 我有的不多但可貴 
不准
我生完氣 我有腳我會走
去我想去的地方.....

好了...........沒事了  

TO :鬧完彆扭的我 
   妳說妳的心在惡水裡漂著是吧?
   我知道妳最想去花東再看一看
   點歌給妳- 陳建年 海洋





REPLY:  
前奏的吉他和海浪聲  陳建年的哼唱
眼淚就流下來了......................................
告訴妳一個秘密: 為什麼我在人生中最徬徨的時候跑去紐西蘭的Lake Tekapo
這麼多年以後我才明白了為什麼我像命定中似的從高中看到一張滿是綿羊的草原明信片就決定要去
那裏竟是IDA(國際暗天協會)認證的黑夜保育區之一啊  我想我天生就嚮往黑夜勝過白天居多吧.........原來去了全世界最美 被保育著的南半球夜空
https://www.darksky.org/our-work/conservation/idsp/reserves/aorakimackenzie/


一起哼唱:
雲兒在天上飄 鳥兒在空中飛 魚兒在水裡游 
依偎在碧海藍天 悠遊自在的我 好滿足此刻的擁有
啊嗚~~ 喔~~ 海洋~~
QQ
為何這麼怡然自得的歌 我卻唱哭了
(疫情結束後
去花東走走吧)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