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分享

【書語#4】《被討厭的勇氣》|幸福無他,勇氣而已(四)

推薦 閱讀 心靈成長 心情 阿德勒

第四夜:世界的中心在哪裡?

如果說課題的分離是在拆解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本章就是在探討人與社會的關係。我們如何在社會中自處?把每個人的課題都分離之後,我們不會變成孤獨無助的狀態嗎?面對比自己更有權勢的人時,我們還有辦法分離彼此的課題嗎?

世界不是為「我」而生

書中,哲學家說分離課題其實只是人際關係的起點,終點則是培養社會意識
  

把別人當成夥伴,並感覺到「有自己的歸屬」,就稱為「社會意識」。(P.185)

但是,要怎麼從分離課題進展到擁有社會意識?分離課題之後,反而會覺得別人與我無關吧?
其實,這正是「退一步海闊天空」的道理,正因將自己的情緒從別人的課題中分離出來,我們才能更客觀地看待別人的困境與抉擇,不會涉及「我」怎麼想,因為「我」不能涉入別人的課題。
  • 分不清誰的課題→永遠想著「我要怎麼做?」
  • 分離課題→這是他的課題,與我無關。
  • 社會意識→我要怎麼協助他來處理自己的課題?
對那些無法分離課題的人而言,「認同需求」至關重要,所以待人處事總是想著「別人是怎麼看我的」、「我會不會被罵」、「我要怎麼做才能被他欣賞」……我、我、我、我、我。
有沒有發現,這種思維的人其實是極端自我中心的?過度在意別人的看法,反而會造成「我執」,明明別人也有自己的人生要過,卻覺得對方應該對你有所評價(說真的,沒有人會關注你的一舉一動啦),導致人際相處時的彆扭與偏執。
  

關於這點我深有體會。大學時代,我在系上始終沒有歸屬感,我以為是因為自己打扮得很土、性格太無趣、看起來很兇……等等原因,我的思維始終圍繞「我是怎麼被看待的」,導致情緒相當緊繃、敏感,別人的無心之舉(比如回話時表情稍有不善),就會引爆我的腦內小劇場(他是不是討厭我?是因為我今天打扮得很醜嗎?是因為我剛剛說錯話嗎?)。

可想而知,這樣的性格對於交際只會起到反效果,沒有人想跟一個彆扭的不定時炸彈相處的。

推薦 閱讀 心靈成長 心情 阿德勒

漫畫中的人生智慧:《軟男與鐵妹子》。當初看到這部漫畫,立刻聯想到大學時的自己。所謂喪女思維,其實就是過分專注在自己的缺點、外貌、性格、條件……因此無法輕鬆自在地過活的人。

一旦將彼此的課題分離,從認同的需求中解放,才能放下對自我的執著。因為了解到自己不是為了別人的期望而生,所以不會過度在意自己不被認同的部分;又因為不會過度在意自己,才能將心力往外投射,關注周遭的其他人,也才能推己及人,了解別人不是為了我而活
  

「我」並不是世界的中心。……別人並不是為了滿足你的期望而活。(P.191)

「給予」永遠先於「得到」

當我們放下我執、開始關注自己以外的世界時,我們同時有兩種處事方針:
  • 不要干涉他人的課題。
  • 把對自我的執著轉變為對他人的關心。
這兩者看似矛盾,其實相輔相成,猶如天平兩端,缺乏其一都會導致偏狹或極端。
如果能謹記「不要干涉他人的課題」,我們就不會以關心為名、行雞婆之實,想想看那些以「我是為你好」為名的舉動。又,如果能將放下我執之後的無所適從,順利轉化為對他人的鼓勵與適當的協助,就能成功建立新的連結,當這些連結越來越多,就自然出現歸屬感、形成社會意識
對我來說,要做到第一點相對容易,因為我不喜歡被人干涉,也沒那麼多力氣去干涉他人的課題。但我能做到第一點的「斷開」,卻很難做到第二點的「連結」,這也是我現在努力的方向。
這也是「欲得到必先給予」的概念,如果沒有給予他人關心,就不會收穫歸屬。就像商業建立在互相餽贈價值之上,成功的商人通常有個共通點:先想到「我要給人們什麼」,而非「我想要得到什麼」。如同創業家/媒體人Gary Vaynerchuk說過,如果要透過網路創立事業,永遠都要先給予、給予、再給予,然後你才能要求回報(收費)。金錢上的施與得、成就上的施與得、感情上的施與得,道理原都是殊途同歸。

我所屬之處,由我親手創造

一旦能夠主動給予,我們就掌握了創造歸屬感的能力。
「歸屬」這個詞,乍聽之下是很被動的,好像我們必須被認同為某團體的一份子,才能有所歸屬。但書中將這個概念翻轉,將「歸屬」的涵義解釋為「開創/貢獻/成為」,於是能動性回到了自身,即使我們在現在的團體中沒有歸屬感,也可以在別的地方創造新天地,社會意識也因此生生不息。
  

所謂的歸屬感並不是與生俱來的,而是要靠自己的雙手去獲得的。(P.194)

此外,有些人將社會/共同體限縮得太過狹窄,就像學生時代,我們總以為家庭與學校就是人生的全部,若在這之中找不到歸屬,便覺得來到世界的盡頭,也容易生出怨恨。但阿德勒說:要將共同體的範圍當成無限大,因此你能「拓荒」的所在是無窮盡的,總有個地方可以開創出歸屬之處。
這個想法不論在阿德勒的時代或現在,都是過度理想化且充滿爭議的,我也還不能完全擁抱這個概念,但我很喜歡這樣的思考模式,也就是將有限的思維(共同體只有家庭/學校/國家)擴張至無限(全世界都是我的共同體),從而萌生出積極、希望等正向感受。
過去,我也曾有過毫無歸屬感的時期,當時的心態有如困獸,怨恨人生、憤世嫉俗;直到我發現自己有能力找到新的同伴,甚至在沒有同伴時也能保持前行,我才覺得能稍稍喘口氣。
簡單來講,在人際關係上不要鑽牛角尖,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世界之大,總會有自己的歸屬,沒有就自己創造一個。永遠不要放棄希望。
推薦 閱讀 心靈成長 心情 阿德勒

漫畫中的人生智慧:《結界師》。間時守看出正守與自己的相似之處,都是在原生社群中沒有歸屬感、容易鑽牛角尖,因此對社會抱有怨恨的人。他以過來人的經歷對正守說:「世界很寬敞,絕對可以包容你的。」

人人不同,但各自平等

總結上述主張,如果一個人懂得分離課題,就能脫離自我中心、過度敏感的世界觀;接著,如果他能明白世界是個無限大的共同體,我們可以自己創造歸屬,就不會因分離課題而疏遠他人。不但社會意識由此而生,我們也較能擺脫人際間的高下意識,即有階級之分的「縱向關係」,而能建立不責罵、也不稱讚的「橫向關係」。
為什麼不能夠稱讚?因為稱讚其實隱含著「上對下」的概念,就像老師批改考卷、父母讚許小孩,再怎麼立意良好,也難免成為仁慈的施捨。事實上,不論好壞的評價都會衍生成「縱向關係」,因為只有上位者才能給予賞罰,所以阿德勒認為:人若要建立良好的人際互動,就不可隨意評價他人。
這個觀念對我而言頗為新鮮,但細思其實相當常見。尤其在親子關係上,亞洲父母似乎很難脫離賞罰教育的思考維度,如果不是動輒打罵,就是以為稱讚──即使是毫無根基的稱讚──是好事。但不論何者,都隱含著「你不是獨立的個體,所以可以隨意評價」的傲慢。尤其是虛假的稱讚,既無法為任何人帶來成就感,更可能摧毀當事人的自信。
  

我有一位同齡表哥,從小在學業上就表現不太突出,前後又有我跟大表姊兩個成績優秀的對照組,不知是否因為這樣,他在進入青春期後就比較沉默寡言(我是覺得就悶騷啦)。我爸跟姑姑都是奉行愛的教育那種人(於是成為了直升機父母),所以每次家族聚會,我爸就會拐著彎誇我表哥,說些「讀書盡力就好~」之類的話,彷彿害怕他脆弱的自尊會受傷,但我只覺得這種行為非常看不起人。

說真的,多少人在家人跟在朋友面前會是同一副態度?我表哥在家裡比較沉默,為什麼就要擅自認定人家心靈脆弱、需要呵護?搞不好只是不想講話而已啊?再來,是覺得人家都看不出來那些稱讚都是假的嗎?當你說他「很棒」時,他明知道自己沒有做什麼了不起的事,心裡真會認為自己「很棒」嗎?說到底,即使他的人生過得「很棒」或「很不棒」,你有什麼資格評價?

其實已有許多教育研究指出,如果要培養孩子的成就感,最好的做法就是讓他獨力完成一件任務,家長可以鼓勵、指引,但絕不能幫他,這樣他才能明白自己是有能力的,以及這個能力的極限在哪。可惜亞洲家長總是往相反路線狂奔:幫孩子完成每一件事,然後當孩子因為感覺到自己多無能而惴惴不安時,吹捧虛假的自信心,美其名為「讚美教育」。

類似的例子還有很多,包括我爸媽會評價我的身材:「最近是不是胖了?」、「有瘦喔~」。即使是稱讚我變瘦的話,我還是感到一種深深的噁心──你們對我的飲食或運動習慣有任何貢獻嗎?你們憑什麼評價我?你們今天誇我瘦、改天就會罵我胖,但對我來講,自己一直都是在當下的生活狀態中盡力調適而已,你們這些只看見結果的人有什麼資格評論?
對此,我確實同意阿德勒的說法,也就是「稱讚」不能帶來幸福,因為這代表我將認同維繫在外人身上,而我會害怕失去這份讚許;人其實只有在覺得自己「有價值」的時候,才能感受到幸福。所以,比起「你做的很棒!」,一句簡單的「謝謝」或許更為妥當;比起「你表現不差啊!」,一句「辛苦了」其實更讓人舒適。就像奧運比賽一樣,對於落敗的選手說句「辛苦了」、「謝謝你」、「我很享受剛剛的比賽」,總比自以為是的評價「剛剛打的不錯/打得不好」來的好吧?
  

人在聽到感謝的話時,就明白自己是對他人有貢獻的。……人,只有在覺得自己有價值的時候,才會有勇氣。……不是從別人那裡獲得「好的」評價,而是自己主觀認知「我對別人有貢獻」。(P.210-212)

說到底,不賞也不罰的重點在於把對方當作一個平等的個體看待。亞洲父母之所以難跳脫賞罰思維的窠臼,就是因為老覺得孩子是無力的,但孩子雖因年幼而能力有限,仍是一個有思想、有決斷、有行動能力的人。
老話一句:好好把對方當個人很難嗎?

小結:你的存在,就是價值

其實,不論是社會意識或橫向關係,阿德勒想主張的是肯認自身價值。每一個個體都有所不同,不代表個體之間有高下之分,唯有肯認自我價值的人,才能不受縱向關係所奴役。即使是上司、長輩、這種乍看之下「層級」比我高的人,只要明白我們的存在都是平等的,就可以不卑不亢地應對、表達自我看法、拒絕過分的要求。
在個體心理學的原文中,「個體」是指不可分割的最小單位,每個人都是一顆原子(我知道有更小的粒子,但原子的希臘原文確實有不可分割之意),無數的原子組織成無限大的社會/共同體。有哪個原子比其他原子重要嗎?你會說這個原子比那個原子更好嗎?
每個原子都有意義,就像每個存在都有意義。我們的存在本身就是價值。
這觀念有點難懂,因為我們多半習慣用成王敗寇的方法來評價生命,但日前重看《埃及王子》(Prince of Egypt),忽然發現《Through Heaven's Eyes》這首歌闡述的不就是這道理:
  

So how do you measure the worth of a man
In wealth or strength or size?
In how much he gained or how much he gave?
The answer will come
The answer will come to him who tries
To look at his life through heaven's eyes

現實生活中,不免有各種功利的考量,本章的心態對我而言仍是一項須持續練習的功課,但如果可以用不是自我中心、也不是毫無價值的視角看待自身,我們在人際關係中應該可以更從容不迫,在充滿條條框框的社會裡,也可以更悠游自在吧。
(待續)
#推薦  #閱讀  #心靈成長  #心情  #阿德勒 
分類:心靈

教科書菜鳥編輯/都市低端人口/台北遊牧民族。會看書但非文青,聽韓樂卻少追劇;雖愛幻想風花雪月,仍多煩惱柴米油鹽。時而自命清高,經常與世沉浮,一介俗人而已。如果要找我,歡迎來信或留言:[email protected]

評論
上一篇
  • 【書語#4】《被討厭的勇氣》|幸福無他,勇氣而已(三)
  • 下一篇
  • 【書語#4】《被討厭的勇氣》|幸福無他,勇氣而已(完)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