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6

分享

(小說創作)微笑的心

我聽過一個無聊的冷笑話。
那個笑話是這樣的:
籃球跟棒球K到頭哪個比較痛?
答案是“頭比較痛”,
這個笑話很難笑,
尤其是我的狀況更難笑。

怎麼說呢!?
用了那個笑話當開頭,
我的狀況當然跟上面那個笑話很類似!!!
請問,籃球跟排球砸到手哪個比較痛?
當然是我的手比較痛,
而且籃球跟排球都砸到我的手。

嗯!沒想到前幾天剛吃完籃球的蘿蔔乾,
排球也來湊熱鬧請我吃蘿蔔乾,
我太有人緣嗎!?怎麼有吃不完的蘿蔔乾!?
這跟上面的笑話一樣很難笑。
真歹笑,金排球!!!
真的我笑不出來,
同時我也懷疑砸到我的排球是不是鑲金的。


「王八蛋,剛打排球,吃了蘿蔔乾,現在腫的跟棒棒雞一樣」我抱怨道。
「哇!這個屌,別人是吃蘿蔔乾,你是吃棒棒雞。」友人阿綠開玩笑道。
「哦~小智你怎了?」另一個友人小楊關心問候。
「沒有啦!就打排球吃蘿蔔乾。」我拿開冰敷的冰塊袋給他們看看。
「幹!怎麼會腫成這樣,打到你的球是鑲金的喔?」阿綠驚呼道。
「我也這麼想。」我重新把冰塊袋敷回去。
「唉!好好保重。」小楊拍拍我的肩膀。

晚上。
「我是小智打球受傷,姆指那腫的跟棒棒雞一樣沒法去補習。」
我撥了電話去補習班請假。
「喔!沒關係,那你在家裡慢慢吃棒棒雞全家餐哈哈。」老師笑道
「……」我沉默了

棒棒雞阿棒棒雞,別人吃蘿蔔乾,我吃完蘿蔔乾又吃棒棒雞。

回到幾個鐘頭前:
人物:我、小楊、阿綠。
「這種傷看中醫會不會痛? 」我問道。
「當然是會啊!醫生不打麻醉,直接拿刀一刀一刀劃開你的肉放血。
 然後拿比醫院點滴還大的大針烤過用力的戳你五十多下。」
阿綠拿起筆模仿戳的動作。
「最後拔罐,那感覺跟德州電鉅殺人、人魔……的被虐殺者一樣。」
阿綠深沉的說道。
「啥!我放給他自然好好了。」我驚嚇道。
「你被騙了啦! 」小楊突然放聲狂笑。
「真好騙。」
「哎呀!人家沒去中醫看過跌打損傷咩!」我說道。


後來一番講解後,
補習班也請好假,
我終於到了中醫診所。


診斷好了後,
醫生幫我推拿拉筋。
「這是幹麻? 」我疑惑道。
「推拿拉筋讓你的筋骨回到原位」醫生說道。
「有種被打通任督二脈的感覺,我快練成神功了吧!? 」我深吸一口氣。
「並沒有……武俠小說看太多喔……」醫生面無表情的看著我。
「好了針灸一下。」醫生說道。


雖然阿綠騙我不過還是想起他的話,
(拿刀一刀一刀劃開你的肉放血。)
(拿比醫院點滴還大的大針烤過用力的戳。)
「啥?針灸不要可不可以? 」我冒冷汗的說。
「不會痛不用怕。」醫生的眼鏡隱約發出閃亮的光芒。

醫生拿出兩根小針插在我手背上,
我心想果然被阿綠騙了。

可是還沒結束針上夾住兩個東西,
護士開啟一個儀器強大的電流流過我身體,
突然間儀器爆炸我變成比皮卡丘還強,
擁有超過十萬伏特的電氣人。
欸!這段純屬幻想……

不過護士確實開啟一個儀器,
一開始電流沒調好害我被電了一會兒。

最後電療針灸十分鐘後包個藥膏就結束了,
中醫真的是跟我想的不一樣啊。

現在是暑假期間,
不過因為我跟主任很好的緣故,
常常到系上去幫忙。
「小智你手受傷能來當救生員嗎?」系主任問我。
「衝浪活動是兩個禮拜後,應該可以。」我甩了甩手證明還很靈活。
「那好,手冊上就打上你的名字啦!」系主任打著字。
「主任為啥你打皮卡丘,我叫小智說。」我抱怨。
「這也要計較,皮卡丘跟小智是好夥伴,兩個一體的。一樣啦!一樣。」
系主任碎碎唸。
「你還算好的,我是服務組長,被打成泡妞組長。」
一旁的工讀生小維搖頭嘆道。


幾天後去中醫複檢。
「醫生兩個禮拜後應該可以下水游泳吧?」我問道。
「什麼?」醫生表情嚴肅了起來。
「阿!難道不行?」我抓了抓原本就很亂的頭髮。
是說我的頭髮有整齊過嗎!?哈哈。
「我是說什麼游泳,經過我打通任督二脈後,
你連水上飄的功夫都練成了呢!
只是你自己還不知道。」醫生認真的一字一字道。
「其實我知道,只是我不知道你已經知道,
你已經知道卻不知道我已經知道,
到最後我知道你知道卻都彼此都不知道,
所以我們都知道也都不知道。」
練肖威我也是很強的,我也開始胡言亂語道。
「……」醫生無言的看著我
「好了,不跟你胡說八道了,來幫你放淤血。」
醫生的眼鏡再度閃著光芒。

我這才發現,
原來阿綠真的沒騙我。
醫生拿著針戳了好幾下,
然後讓血流出來。
可惡的醫生嘴砲輸我,
用這種方式復仇。

夏天,午後總是下著雷陣雨。
其實下點雨也不錯,讓天氣涼爽一些。
這天下午,卻沒有下雨,
天氣熱到很誇張的地步。
尤其是在海邊……
可是看著海,心情也跟著變得遼闊起來。
炎熱的夏天泡在海水裡好像很不錯。


「喂!皮卡丘該先出發去準備場地了。」主任對著我說道。
「喔!好啦!是說我叫小智啦!」我拿起了魚雷浮標跟救生板。
「我知道啦!皮卡丘快上車。」主任催促道。
我就左手抱著魚雷浮標,右手抱著救生板,
坐在主任的沙灘越野車後面。


騎了一小段路,到了小型的碼頭,
那是準備讓大家跳水的地方,
也因為這邊人比較多的所以要清理一下。
我直接跳海下去,把海面上些微的垃圾都撈光,
而主任在一旁鋪著毛巾跟毯子,
以免等下跳完水爬上岸時有人被石頭割傷。


大約是過了十幾分鐘,我們的準備完成了,
參加這次衝浪活動的成員也都到齊,
我就直接拿著魚雷浮標跟救生板在水中待命。
結果全部人員跳完一次水後,我繼續在水中待命,
因為通常大家都會再跳第二次,
可是突然大家叫我趕快上岸,
我還在恍惚之中,但突然全身的刺痛感,
我馬上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那就是水母群出現了。


游回岸後,我往下一看,真多海蜇皮啊!
喔不!我說錯了,是水母。

水母大軍出現,可不是鬧著玩的,
眼看跳水也跳不成了,我們就來抓水母,結果抓了抓,
抓了好幾個杯子的水母,聽說拿去水族館可以賣好價錢呢!
可是我們是教育體系的體驗營,
可不能做錯誤示範,就全部放回水裡了。
掰掰了海蜇皮!!!


站在岸上我張開雙臂,吹著海風。
「小智你在幹啥?」一個學員問我
「我在擁抱大自然。」我這麼回答
「很不錯的感覺,不過因為水母不能下水,
不能體驗大自然,感覺就差掉了。」那學員說道。
「對啊!差掉了,不然原本還要浮潛的,底下有7-11的說。」
我開玩笑的說道。
「底下有7-11?你開玩笑的吧?」那學員驚呼道。
「當然是開玩笑的,不然還有海綿寶寶跟派大星哩!」我笑道。
「呵呵!」那學員傻笑著。


過了些時間,主任決定去淺的地方,也就是潮間帶玩耍。
大家就泡在裡頭閒談。
突然一位叫做”巧克力”的學員問這邊應該沒有水母吧!?
巧克力問完話後全部的人都傻眼看著他,
不因為什麼,只因為巧克力問這話時,他胸前貼著一隻水母,
唔!應該可以說是水母胸針吧!
大家愣完之後開始狂笑,才幫他清理掉。


之後回去活動中心休息一下,就去打沙灘棒球。
分兩隊打,可是完全沒有規則,
要突然亂入去另外一隊也可以,
這場比賽完全亂七八糟,
那分數怎麼算?
分數才不是重點呢!
重點是盡情享受海邊陽光的感覺。


沙灘棒球結束之後,我在活動中心的陽台,
眺望著大海,我喜歡欣賞大海的變化。
靜靜感受幾分鐘後,我往大家的方向走去,
郭老師在用筆電,把大家照的照片上傳,然後燒成光碟。
此刻,我也好想有台筆電寫下心情,
手機簡訊暫存的空間,容不下我太澎湃的所有感受,
而且我想邊看著大海,邊寫下所有感覺。

「小智你的興趣是什麼?」有學員問我。
「寫文章。」我回答。
「寫什麼文章?為何要寫?」學員問道。
「因為,我想送給每個認識我的有緣人一首詩,
一首美麗的詩,告訴大家生命是一首美麗的詩。」
我看著大海慢慢說道。

午後下著雷陣雨,
下點雨是很好啦!
不過有必要跟颱風一樣誇張嘛?
老天爺就是愛說笑。

衝浪活動回來後,我還是想念海邊的氣息,
於是我買了一瓶海洋的香水來噴,
讓自己創作時能多點靈感。
只是窗外的大雨還有城市的喧囂聲,
都讓人無法寧靜的創作,
我可沒法做到“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的境界。


海邊,為什麼我這麼喜歡海邊?
其實我自己也搞不懂。
我只是一味的喜歡海邊,
看風景會想看海、拍照喜歡拍海、寫文章喜歡寫海……

但,雖然我喜歡海,
可是討厭常常被茫茫人海給淹沒。

海洋很多思緒,
一朵朵的白浪花,
其實是它憂鬱過度的白髮。
潮退潮漲,
您看不見它的深邃,
海接收了紅塵的淚,
所以才如此的鹹。


當窗外的雨,
還囂張的下著,
我悄悄在電腦裡打下這隨筆。
會想買筆電的原因,
是因為桌機不能攜帶,
如果在咖啡店喝著咖啡邊用筆電打著文章,
那是多麼美好的時刻啊!

下午午覺睡醒,
頭髮亂七八糟的,
懶得整理,
於是用超長的頭巾綁住,
加頂帽子做打扮,出門。

晚上,補習之前,
到了不常去的光華商場看筆電,
看完之後準備去吃晚餐。


去吃晚餐的途中,
前面兩家大腳桶的正妹對我微笑,
我不為所動,
因為我覺得她們的笑好商業。
不過說來好笑,
很久以前來光華時,
朋友因為大腳桶的正妹對他微笑,
然後他對我說。「小智她在對我微笑耶!」
說完之後他跑去買了兩杯飲料。


不過我相信我不會跟那位朋友做同樣的事情,
我想我已經對職業性的笑容麻痺了。

但沒想到……
走了幾步後有個小飲料店的女孩對我微笑,
一開始我沒特別在意,
只是覺得肚子很餓想吃東西,
就直接繼續往前走。


說真話往往店員看到路人不理會,
就會繼續招攬下一個客人,
可是沒想到我走了一小段路後回頭看,
那個女孩還是在對著我微笑,
我整個人害羞的趕緊走去吃飯。

吃完飯後口渴了,
突然想到那女孩的親切微笑就跑去那家店買飲料,
那個女孩還是對著我笑,
天呀!眼睛都在笑的感覺。
也許是我的打扮太詭異吧!?
害我一緊張就拿起吸管咬,
這真的是壞習慣,
我只要思考或是緊張之類的就習慣嘴巴咬個東西,
所以常常總喜歡買個喝的放在一旁。


後來我拿著其他店員調好的飲料,
忙碌的她還不忘對我說謝謝光臨,
真是比全國電子還甘心。


此刻我心中湧出想跟她做個朋友的念頭,
只是我知道悶騷的我,
沒那個勇氣。
還是乖乖補習去先。


「小智你來了啊!」老師說道。
「是阿!我剛吃完棒棒腿便當。」我笑道。
「哈哈哈!真不錯。」老師笑的很誇張。
「你剛上完班喔?」老師問道。
「沒有啦!今天沒班。」我簽著點名簿邊說。
「我記得你是做吃的?」老師好奇的問。
「對阿!日本料理店打工。」我回答。
「老師您來吃的話,可以報我的名字……不過沒打折。」我接著說。
「啐!」老師道。


上課前。
「欸!吉米怎麼樣才會有勇氣?」我好奇的問一旁的同學。
「你在手上寫個心然後吞下去就有勇氣了。」吉米說道
「用畫的行不行?」我的右手在我的左手手掌心比著。
「……你高興就好。」吉米無言道。

上課時。
「小智你怎麼看起來在發呆啊?不是叫你們練習嘛?」老師說道。
「我練習好啦!」我喝著飲料說道。
「那你第一個上來寫。」老師詭笑著。
「好啊!」我起身走向前。


上去之後,
老師出了幾題問題,
我都答出來了。


「答得不錯,不過不要再恍神了。」老師說道。
「好啦!不會恍神。」我點頭。
「欸!下面的不要聊天。」老師道。
「我們沒在聊天,我們在研究講義這邊星座的英文。」吉米說道。

星座是接著下半堂要上課的內容,
老師也趁著切入這個主題,
接著大夥人都在研究星座的英文與故事。
突然,我一時興起,就在白板上隨便畫了畫星座的圖案。
「小智你是什麼星座的?」老師突然問我
「魔羯座啊!魔羯都是很有才華的。」
「哦!那你的才華在哪裡?」老師問道。
「寫作阿!我寫作還蠻有點成績的。」我笑道。
「拿出來看看阿!」老師說道。
「到我部落格看阿!」於是我就把我的部落格寫在白板上。


我把部落格寫上去之後,
因為時間的關係,
就換下一個人上去寫問題了。


說到問題,
我想,人生之中,
有很多問題沒有答案,
也或許有答案,
只是,我們都不想承認罷了。

補完習之後,
我還在懊惱沒有勇氣,
去認識飲料店微笑女孩這件事。
回家看到日劇求婚大作戰,
裡面爺爺說的話讓我醒悟了不少,
『總以為有機會的人是笨蛋,
說明天再做的人也是笨蛋,
想說什麼想做什麼,就去說就去做阿!』


於是我把小筆記本撕了一頁,
寫下了一些關於自己的東西,
打算隔天拿給飲料店的微笑女孩。


就在準備睡覺時,
專題的同組同學小莉通知我暑假的專題上課時間,
確認之後反而又不怎麼想睡了 。


不想睡覺的我,
開了電腦來打發時間,
看看自己的部落格有新留言,
是補習班同學彼得的留言,
我回覆了留言之後,
就跑去他部落格看看,
結果我發現一個天大的秘密,
彼得喜歡補習班老師,
Kelly老師。


補習班嘛!又不是學校,
學生跟老師年紀相仿沒什麼的,
學生喜歡上老師好像也什麼。


喜歡上一個人很簡單,
但要說出口很難,
勇氣啊!別跟人們玩躲貓貓了。

隔天同樣的打扮到光華商場,
我懷疑我瘋了,
明明光華商場離家裡又不近,
那邊都是3C類的東西,
對我來說拿完筆電的型錄後,
已經沒什麼好逛的,
結果我又跑去那邊,
不為了什麼只為了見到笑的很甜的女孩。


結果我俗辣,
第一次買的時候不敢遞過去筆記紙條,
我超級想掛掉自己呀!
明明小紙條都寫好了,
就只差一句能跟妳做朋友嗎?
呃!殘念……


我不是鬼,
勇氣快給我出來,
不要玩躲貓貓了。
可是如果我抓到了勇氣,
會不會變成我玩躲貓貓躲起來了?


第二次也就是逛完光華後再去買,
微笑女孩笑著說。「你怎麼又來了?不是剛剛買過。」
我笑著答了。「因為天氣熱呀!超級口渴。」
可恨這時有不識相其他客人插進來,
害我不能多說什麼。


後來微笑女孩跑去吃飯,
換另一個男店員幫我點,
當然就是沒有下文啦!


我討厭那個插進來的人,
因為他害我機會沒了,
失去了一次機會。
不過這些都不是藉口,
機會是自己創造的阿!
一切也還是自己懦弱,
需要多一點勇氣。
可是我已經在手上畫了心,
吞了下去了呀!
難道畫的沒用!?
要用寫的才有用!?

接下來四天,
都去了光華商場都沒遇到微笑女孩。
也許她休假吧!我想。
四天之後我去學校上課,
上課的內容是專題。

上完課後幫系上的忙,
剛好是新生註冊系上人手少,
實在是忙不過來,
我就二話不說直接幫忙啦!


後來離開學校後,
就跑去光華商場。
嗯!我是去找微笑女孩的。


因為有四天沒看到微笑女孩。
我開口就問她。「妳休假四天啊? 」
微笑女孩回答。「有呀!只是有時上晚班有時上早班。」
結論就是就這麼剛好,
我們的時間點都錯開,
都沒遇到就是了,
哇咧!我的運氣不是普通的好。
正因為我的運氣不是普通的好,
所以我楞住的看著她,
讓她感覺到有點不好意思,
沒想到她害羞起來臉紅了,
真的是好可愛。


等飲料的時候。
「你在附近上班上課嗎?」微笑女孩突然這樣問我。
「我是來買筆電的。」我這樣回答。
其實只有見到微笑女孩的第一天真的是去看筆電的,
其它天都是去找她的,
可是我總不能跟她說因為想見妳吧!


就這樣開始了有談話的交集,
只是小紙條還是沒有遞給她,
如此少互動的故事,
看起來還真像自我腦內小劇場獨白,
這係阿怎?


快樂跟勇氣都是自己找的,
機會是自己創造的。
我這樣告訴我自己,
並在自己手掌心寫個心字吞了下去。
「您好。」微笑女孩對我微笑說道。
「我今天要點百香泡泡。」
不知道要點什麼的我看著銷售榜隨便唸一個。
又是等飲料的時間,這是我的機會點。
「你好像常來這兒逛?」微笑女孩問道。
「還好啦!就買筆電。」我說道。
「對齁!你買了四天了說,結果買了沒。」微笑女孩說道。
「還沒……」我愣道。
「話說你買筆電幹嘛呢?打報告?」微笑女孩問道。
「呃!不是耶!我是買來寫小說的。」我說道。
「是喔!」微笑女孩說道。
「對啊!妳要看看嗎?」我想我的機會終於來了。
「怎麼看阿?」微笑女孩問道。
「就……上我部落格看阿!」我鼓起勇氣說道。
「我又沒有你的部落格,怎麼看阿?」微笑女孩問道。


我趕緊把那筆記本撕下來的字條給她,
並在字條的背面寫上我的部落格,
當微笑女孩看到了for微笑女孩,
先是愣了愣然後對我笑了笑。


「妳喜歡看小說嗎?」我問她。
「喜歡阿!不過我不看動漫。」微笑女孩回答。

呃!難道我被歸類成宅男那類去了???
微笑女孩該不會以為常到光華就是宅男吧!

「不不不,我的寫作跟那些無關。」我說道。
「嗯!我改天上去看看。」微笑女孩說道。
「來你的飲料好了。」
「謝謝。」
「你待會要去逛光華商場阿?」
「沒有要去補習。」
「補習?這附近哪有補習班?」
「那邊。」我隨便指了個方向。
「要走多久阿?」微笑女孩問道。
「幾分鐘而已。」我尷尬笑道。


天呀!補習班在台北車站,
這兒是忠孝新生站,要我怎麼說出口?
這樣我的意圖不就太明顯了?
而且我因為緊張感拿錯吸管了,拿成細的,其實是粗的。


「小智跟著唸。」老師叫了我。
「小智……不要恍神了,這句給我唸三次。」老師說道。
「Saying that I was not necessary,
for if not I, then someone else
Would be walking here, trying to understand his age.」
我唸了三次。


Saying that I was not necessary,
for if not I, then someone else
Would be walking here, trying to understand his age.
這是”切斯瓦夫˙米沃什”的詩
中文意思是:
『說起我不是必然地,
如果不是我,那麼另一個人,
也會來到這裏,試圖理解他的時代。』


「唸得很好,不過上課要認真點。」老師說道。
其實我一直很認真,不管任何事情,
只是也許我努力的方向錯了,
所以很少做成什麼事。


等了幾天微笑女孩都沒上來部落格留言,
心情很失落這是真的。
不斷地按著F5重新整理頁面,
一次又一次堆疊起來的沮喪感,
我想我大概是失敗了心中難過了起來……


又過了幾天等到休假了,也是補習的日子。
又去買飲料。

「妳……有上去我部落格看嗎?」我鼓起勇氣問。
「最近很忙,都沒時間開電腦呢!」微笑女孩說道。
「是喔!忙什麼呢!?」我好奇的問。
「就忙學校的事情阿!」微笑女孩說道。
「是喔!好可惜,我最近有寫不錯的新文章說,
妳有空可以來我部落格看看,
可以的話還請麻煩留個言給我一點建議與感想。」
我感覺按在胸口的心字發揮了作用。
「好阿!你新寫的那篇叫什麼?」微笑女孩問道。
「我寫了很多篇文章,妳說哪篇 ?」我緊張的說了廢話。
明明剛剛自己就說新的文章,結果因為緊張還問哪篇。


微笑女孩愣了愣說道「最新的那篇。」
「那篇叫做簡單的幸福。」我說道。
「簡、單、的、幸、福。」微笑女孩一字一字說道。
「對阿!簡單的幸福有空要上去看喔。掰掰。」我拿著飲料揮手離去。
「掰掰。」微笑女孩說道。


補習時。
「歐邁尬。」老師突然喊道
「oh!my god這句你來唸。」老師說道
原來老師是點名一位叫oh!my god的同學唸句子,
其實我一直想不通怎麼有人會叫oh!my god,這真的很oh!my god。
「老師我不會唸。」oh!my god說道。
「好,那小智你來。」老師指著我。
看吧!這真的很oh!my god。

過了幾天微笑女孩還是沒來留言,
我很難過。


專題論文寫作的課程結束,
我跟搭檔小莉留下來看書。
午休時間我跟小莉說了微笑女孩的事情,
我想她也是女的應該能幫我一些。

「去要電話阿!」小莉啃著漢堡說道。
「別鬧了。」我咬著飲料的吸管無奈說道。
「真的拉!前天我去餐廳吃飯就跟女服務生要電話了。」小莉說道。
「不一樣啦!妳們都是女生阿!女生跟女生要比較簡單。」
「你不懂,我雖然是女的可是心卻比男兒烈。」小莉激動的說道。
「這我知道啦!」我說道。
「對了,你剛說的補習班究竟在哪裡啊?」小莉問道。
「就……台北車站那邊阿!」我說道。
「那你還跟那微笑女孩說在附近。」小莉吃著薯條說道。
「不然要怎麼說?」我咬著吸管無奈道。
「等等,她問你在哪補習,你說在附近?」
「對阿!」
「她問你在哪邊時,你是怎麼回答?」小莉好奇的問。
「我隨便指個方面,說那邊阿!」我咬著吸管說道。
「那她有問走多久嗎?」小莉說道。
「有阿!我回答是幾分鐘而已。」我尷尬的說著。
「那你幹嘛不說實話?」
「說實話意圖不就太明顯了,我怕她就不理我了。」
「說的也是。」
「對阿!所以我才說說實話意圖太明顯了。」

話說跟小莉聊完還是沒有新的想法,
於是晚上跟小楊、阿綠出去夜唱時,
把微笑女孩的事情告訴他們。


「你把部落格給她了?」阿綠問道。
「嗯!對阿!」我說。
「那就隨緣吧!」阿綠拍了拍我。
「話說你不怕她有男友?」小楊深思道。
「中華民國憲法沒規定有男朋友的不能交異性朋友阿!」我如此說道。
「也是啦!但是是這樣說嗎!?」小楊說道。
「況且我是真心的想要交個朋友而已,又沒怎樣。
雖然我是真的喜歡她,可是談到交往這類的事情,
也是從朋友先做起吧!」我說道。
「有理,不過唉……」他們兩異口同聲道。

我開始思考著,
人與人之間的邂逅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應該要勇敢一點嗎!?
還是說已經造成人家的困擾了呢!?
所謂的痴心絕對跟死纏爛打,
也不過是一線之隔罷了,
感情這種事情似乎沒有絕對。

此刻耳機剛好傳來永邦的威尼斯的淚:
『說到感情有人懂得轉圜 有人太絕對
為你濕的淚 在午夜夢迴
其實明明了解 就是在當時 解不開死結
多少故事 多少唏噓 多少餘味
千古以來都為紅顏
有多少深深淺淺 癡癡怨怨 纏纏綿綿
不到結局沒人能解  』

我喝著集滿十點,
換來的玫瑰茶,
心裡卻在想著,
可不可以不要換玫瑰茶,
如果可以我想換多一點的緣分。
其實我明白,
重要的是現在
如果不懂得把握,再多的緣分也沒用。


第二梯次的衝浪活動,
海邊一樣沒什麼浪,
套一句主任的話,
根本就是湖嘛!


風平浪靜的不好嗎!?
我想應該是好的,
只是有些事情需要去突破才有成長,
衝浪就是這樣的活動,
要不斷挑戰跟突破自我。


就在我正在海裡沉思時。
阿光學長跑到我身邊來說。
「好想念上個梯次的阿曼達啊!」
「學長手冊上不是有她的電話,你可以打啊!」我說道。
「笨蛋,我這種想念只是一種感覺,
就像衝浪,追尋的也是一種感覺,
實際上其餘的都不重要。」阿光學長說著。


感覺是種抽象的,
可是好像越抽象的東西,
越是令人嚮往,
因為可以無限的想像,
只要不變成實際的就不會破滅。


嗯!我想了很久,才想出抽象理論,
我想阿光學長要說的是這個意思吧!
而衝浪,過了這個浪,還有無限的浪,無限的想像。
可惜衝浪是實際的,
所以剛剛阿光學長被浪衝翻了,
他被淹沒在阿曼達的想念裏,淹沒在海裡。


我呢?大概也是,
不過我不是要找尋感覺,
而是抓住緣分。
畢竟,我會的不是衝浪,是救生。
我得緊緊抓牢眼前的,緊緊抓牢。
快樂跟勇氣都是自己找的,機會是自己創造的。
我沒忘記自己說過的話。

我決定把自己的文章拿給微笑女孩看,
於是我就把自己的文章編排過然後列印,
再去文具店買資料夾跟夾子來裝訂。


晚上拿給微笑女孩,
她收下了。
隔天去的時候,
她也正在翻閱,
並告訴我哪幾篇寫得不錯,
裝訂的也很不錯,
我很開心。

「下次把你的手機寫在小說的最後阿!」
聽到我把自己的小說拿給微笑女孩之後,
小莉、阿綠、小楊給我的建議都是這個。
可是我總覺得不太好,
所以就沒採納了。


後來我決定把我部落格沒有的長篇小說,
上半部印給微笑女孩看。
「這本很厚吧?」我笑著說道。
「這……你應該寫很久吧?」微笑女孩傻眼問道。
「花了很多的時間,對了我部落格可沒有喔!
這一篇小說只有有緣人才有機會看到。」
「嗯!我會找時間看完的。對了我去你部落格看過了。
不過文章好多喔!我只是大概的看一下。」
「妳有來看就很棒了!就這樣啦!我要去補習了,掰掰。」我揮了揮手。

轉過身後我聽見她對我說再見,
我心中卻有一種奇怪的想法浮現,
說了再見,就真的能夠再見嗎!?

微笑,之後,轉身,再見。
那麼,再見了。

到了補習班之後,
大家都在討論2008奧運的棒球,
雖然我平常不怎麼看棒球的,
但這種大比賽我還是有在關心的,
說難聽點,我就是跟風的一日球迷。
我不太懂棒球,可是看著球員奮戰的精神,
就讓我覺得熱血沸騰,情緒隨著起伏,
只是很可惜中華隊都以些微的差距輸掉。

「欸!吉米,棒球的好壞球是怎麼判斷?
有時候感覺都差不多阿!」我疑惑問道。
「其實好壞球這種東西很主觀,
主要是看主審,每個主審的標準不同,
而且有時候所謂的好球呢!
也只離離壞球帶只有一點點很微小的距離而已。」吉米仔細解答。
「是喔!原來是這樣的說。」我點了點頭。


「彼得,加油阿!」
突然想到上次在部落格看到的,我拍了拍彼得小聲說道。
「加什麼油?」彼得一臉疑問。
「加95啊!沒有啦!就是你寫在部落格的那個秘密阿!」
「我努力,等待機會。」
「別等了,愛情是場模糊的棒球賽,
好壞球的判定很難的,如果不揮棒就只能被三振的份,
所以就試著揮棒吧!不會太難沒試過還不知道的。」
我剛聽完吉米的好壞球帶解說,編出了一套愛情理論。
當我說這話時,其實是自己感觸良多,
我揮棒了吧?揮了吧?我問自己。


愛情也是很主觀的,
每段愛情的標準都不同,
所謂的好壞也只有很小的差距。

棒球,
也需要投手,
才能夠打擊。
愛情,
我在打擊區,
等著,投手投出球。


補習完之後,
回到家卻沒有看見微笑女孩的留言,
她有來看卻沒有留言代表什麼意思呢!?
帶點沮喪的心情,
可是我知道我還沒有失敗,
還沒有成功哪來的失敗呢!?

愛情球場上,
微笑女孩投出球,
我打出滾地球。
甩棒之後,
努力,向前,用力,奔跑著,
卻在一壘前被刺殺出局,
轉過身,離開,我聽見『再見』。


其實,
出局了、三振了、被刺殺了,
都不算什麼,
重要的是努力過了,
那些記得的傷痛,就是成長。


2008奧運棒球比賽最後一場,
中華隊對上加拿大。


晚上去買飲料時。
「中華隊的比賽開始了嗎?」我問道。
「不是輸了嗎?還有?」微笑女孩滿臉疑惑。
「有阿!爭後面的排名。」
「爭後面?那有什麼好看!?」
「因為那是種心情,也是種精神。」


是呀!不只棒球,
跆拳道蘇麗文也是帶傷奮戰到最後,
感動了多少人。
就算贏不了、就算輸了,那又如何?
只要記得那麼用力的活過,
就是自己的榮耀。


補完習之後,
又去買了飲料。
「咦!妳在看中華隊比賽?」
「是呀!沒想到雖然是爭最後的名次,
不過還挺好看的。你覺得會贏嗎?」
「不知道耶!不過我想輸贏已經無所謂了,
重要的是就算會被三振,
也要抱著擊出全壘打的心情擊出每一球,
這樣的精神無關勝敗,
而是屬於心中的榮耀跟驕傲。」
我稍微修改了一下日劇求婚大作戰的台詞說道。
「呵呵!你的飲料好了。」
「掰掰!」
「掰掰!」


「喂!怎麼進一步認識對方阿?」我在msn上問著遠在南部的朋友阿偉。
基本上我的msn只是擺飾用的,
只有做報告或是要跟遠在他鄉的少數朋友抬槓才會用。
「啊幹!這還要問我,強吻下去不是一巴掌就是一輩子。」阿偉打著。
「當我沒問……」我回著。
「啊!賣阿內拉!ˋ(′_‵||)ˊ」阿偉加上了皺眉的表情符號。
「那就講正經的拉!」我回著。
「就直接約她出去玩阿!」阿偉認真打著。
「屁啦!都還不夠熟,是要怎麼約出去。」我皺眉。
「一回生二回熟,生米終究也是要煮成熟飯的,想當年……」
阿偉一連串的打著天呀!這傢伙又開始不正經了,
看來我只能靠自己了。
感情的事情最後還是只能問自己。


最後,
想了一個晚上沒有任何結論,
那麼就順其自然吧!
只要倒數著,
記得這一刻永遠不會回來的心情就好。


中華隊最後贏了。
那麼,我呢!?
在跟緣分比賽的我,能贏嗎!?
機會是自己創造的,
我握緊了準備好了,
剩下的是期待下一次上場。
又是去學校上專題的日子,
作了簡報心得分享之後,
老師告訴我們,
盡量把那些繁文縟節刪除掉,
留下重點就好,
要看文章看書面報告就好,
幹麻還需要簡報?


老師說的一番話點醒了我,
要讓一個人認識自己,
不需要太多的裝飾,
只需要顯示出自己的特質。


上完課之後,
小莉追問我最新的進度,
我就說沒什麼進展,
我也不知道進展會如何,
畢竟這不是小說,
小莉回說我的生活比小說還小說,
不過阿!如果我沒把握好機會,
也許在我的生活我自己還是主角,
但在微笑女孩的生活我永遠是配角,
聽完之後我也有同感。


如果,
真的那麼像小說,
那麼,把它寫成小說吧!
只是我永遠都猜不透,
接下來的進展會如何,
結局又是如何。

故事翻了一頁又一頁,
而我試著讓它繼續下去,
這樣的努力,
卻還是只能夠,
一字一字敲打著過去。

休假日,
陪伴著小楊去光華買遊戲,
只是沒想到一下子就買到了,
這下可好,
離微笑女孩上班的時間還有一小時。


我跟小楊就找個地方打著撲克牌,
玩著十點半,
我知道這遊戲有些必贏的法則。
但玩著玩著我突然想到,
十點半怕爆掉可以不衝,
可是愛情呢?
就算失敗就算爆掉也要衝,
否則永遠都沒有機會贏一次。


好不容易終於到了六點,
我就去買飲料了,
小楊不怎麼喝飲料的,
所以只有我買。


點完飲料後,
微笑女孩一直對著後面說您好,
我一看才發現她是在對木頭小楊說話,
說他是木頭可真不為過,
雖然我自認自己已經很木頭了,
不過小楊比我更加的木頭,
私底下雖然嘴砲來嘴砲去的,
實際上他不太敢跟女生說話。


「呵呵!他是我朋友,陪我來買飲料的。」我笑道。
「這樣阿!難怪他都不說話。」微笑女孩笑道。
「對了,你今天不用補習或上班阿?」
「不用啊!倒是妳連假日都要上班,都沒自己的時間很累吧?」
「對阿!好累喔!不過日子就是這樣過阿!」微笑女孩苦笑著,

說著說著後面又有其他客人了,
就這樣忙了起來,
所以我們也只能這樣結束談話,
然後道別。


後來就陪小楊去剪頭髮,
他告訴我那個洗髮小妹很正點,
可是當那個洗髮小妹幫他洗髮時,
他整個人比木頭還木頭,
也就是全身僵硬的不得了,
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剪完頭髮出了理髮店後。
「大哥,你覺得對方正點,
那好歹也先從聊天開始吧!」我無奈道。
「沒辦法阿!我實在無法跟女生抬槓。」小楊比我更無奈
「可是你全身僵硬成那樣是怎樣,
說不定那個洗髮小妹都覺得按摩一根真的木頭,
都還比較有感情一點。」我吐槽著。
「別吐槽我了啦!你呢?
剛剛那個飲料店櫃檯的,
就是你所說的微笑女孩?」
「是阿!就是她。」
「你不是說有拿文章給她看嗎?
下次說真的啦把你的電話留給她阿!」
阿咧!怎麼又來了,難道就只能那樣了?
可是就連把部落格給她了,
也是一點進展都沒有阿!
總是覺得缺少了什麼,
也許是她覺得彼此不夠熟悉認識吧!


過了幾天,
我去書局買了張普通的卡片,
然後寫了些東西送給微笑女孩。
內容大概是,
幫她加油打氣,
畢竟一直上班是很辛苦的,
還有在眾人的見證下,
我寫下了自己的手機。
離開飲料店之後,
我一直都期待著手機響起來,
可是期待的越高,
失落也就越高。


過了幾天開學了,
其實開學後沒多大的改變,
只是變成了早上要上課晚上要上班,
剛開學時那陣子超忙碌,
就連去買個飲料的時間也沒有,
好不容易到了十月初才有時間。


嗯!我沒有那麼容易被擊敗,
也不會那麼容易就放棄的,
雖然部落格方法失敗,,
卡片攻勢也失敗,
我還是一直再努力。


去買飲料的時候,
我問了微笑女孩應該要怎麼稱呼,
一直在心裡叫人家微笑女孩感覺好像也不對。
只是正在忙碌的她叫我等一下。
「你自己看。」微笑女孩拿著員工上下班時間記錄卡給我看。
「呃!大、美、女。」我唸出卡片上的姓名,愣了一下。
「別這樣說,我會不好意思的。」
「齁!妳整我。」
「哪有。」微笑女孩把卡片翻到背面。
「小橘?」我疑惑問道。
「對阿!認識我的人,都是這樣叫我的。」微笑女孩小橘說道。
「那可以知道妳真實姓名嗎?」
「你要記住一點,美女的姓名是個秘密。」
「有沒有那麼秘密阿?」
「對了卡上面的手機號碼是妳的號碼?」我看著卡問道。
「對呀!是我的。」小橘很開心地微笑著說道。
「我能夠打嗎?」
「不行。因為我很忙。」小橘堅決的說道。
「嗯!沒關係,反正知道妳怎麼稱呼了,掰掰。」我笑著道別。
「掰掰,再見囉!」小橘依然微笑著。


說了再見,就真的能夠再見嗎!?
這一個想法在我心中再次浮現,
當小橘對我說出再見的時候。
我沒記住小橘的手機,
因為不行,因為愛情不能強求。


十月初一年級要去衝浪,
主任找我去海邊幫忙,
理所當然我是去當救生員的。


去海邊,
我一樣是負責警戒,
還有跳水時幫忙拉人回岸的。


在拉人回岸時,
我思考著,
如果我在愛情裡溺斃了,
是否有人可以拉我回岸?


晚上回到台北,
照樣又去了光華買飲料。

機會是自己創造的,
但是際遇總是猜測不到。
我看著小橘跟一個男生聊很開心,
當我點飲料時,
她也不像平常一樣會跟我聊天,
只是跟那個男生一直聊,
這是我第一次想要放棄。

用力的擊出球,
我有自信,
那一球絕對是個安打。
只是我不知道,
那一球落下的位置,
剛好有個外壘手站在那,
接殺,出局。


「外面叫做out,那麼裡面叫做什麼?」補習班老師問著。
「safe.」我從想像中的片斷茫然回神亂回答著。
「小智你在恍神嗎?」老師問道。
「沒有啦!開個玩笑咩!是in。」
「嗯!答對了。」老師點點頭。


後來的對話練習時間。
「小智明晚要不要一起去看海角七號?」吉米問道。
「阿咧!我要上班的說,不能去。」我懊惱著。
「是喔!真可惜。」吉米說著。
「對了你們有約老師一起去嗎?」我看著後面的彼得說道。


經過網路上的部落格聊天,
班上只有我,
還有另外一個同學Max知道彼得的不能說的秘密。
就是前面提過的他喜歡Kelly老師,
不過也如同前面所說的補習班嘛!又不是學校,
學生跟老師年紀相仿沒什麼的,
學生喜歡上老師好像也什麼。


彼得搖了搖頭。
「有阿!可是她說她不能去。」彼得看得出來很失望。
「下次吧!總會有機會大家一起去的。」一旁的Max說道。
「是阿!這次不能看電影,下次可以一起去東區茶街打打牌阿!」
「嗯嗯!而且我們每個禮拜都能見到,不怕沒機會的。」吉米笑道
「喂!你們給我聊天阿!都唸好了喔!
你們自己挑一個人給我上來寫音標。」老師指著我們。


彼得衝上去寫音標。
「水啦!彼得真男人,衝第一的拉!彼得潘長大了。」我說
當我說完全班哄堂大笑,但是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真男人,衝了就對了,不怕沒機會的。
跌倒了,站起來,還有路要走的。

補完習後,
我看著手中飲料的集點卡,
還有七點才集滿十點啊!
那麼一次集夠吧!
集夠七個微笑。
(集點卡的章是微笑。)


在放棄之前,
我想要集滿十個微笑,
讓微笑深深印在心裡、腦海裡,
掩蓋傷心的情緒,
當蓋上最後的句點就是結束。


「我要七杯梅子綠茶。」
「你有沒有說錯啊!」
「沒有啊!」
「那冰塊跟甜度呢!?」
「照常,妳幫我決定就好。」
其實我對飲品的調整,不是很在行,
都是讓小橘幫我決定,
我相信她所調的完美比例,
冰塊、甜度,她都拿捏的很好。


付錢的時候,
我拿出集點卡,
心裡想著”結束了,一切都將要完結。”
但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小橘只有幫我蓋了一點。
「怎麼只有一點?」我愣住。
「你傻掉了?」小橘指著一旁的活動牌。
「抗通膨買五送一,此活動無法集點。」我唸著。
「對的,你已經有三點了多蓋七點送一杯多不划算阿!
總共七杯,買五杯送一杯這方案才划算阿!你傻了?」
「哈哈!我算數不好。」我在一旁傻笑著。
其實小橘一直都不知道,遇到她我都是傻的。

喝七杯飲料我當然無法,
我拿去給日本料理店給同事們喝,
餐飲業就算有開冷氣,
真忙起來也是會滿身汗的,
剛好我們店業績還不錯,
也就做個人情啦!
「哇!這麼好心,買飲料來給我們喝,這梅子綠不酸還很甜不錯。」同事說道。
(我心想很甜的不只梅子綠茶,還有小橘的微笑。)

際遇總是猜測不到,那就微笑面對吧!


「要到電話沒?」小莉這樣問我。
「沒有啦!」我完全沒轉開視線看著小說。
「齁!你很遜耶!不然店名給我,我幫你去要。」小莉說道。
「什麼什麼?微笑女孩嗎?」阿綠跑來湊熱鬧。
「齁!你都不知道喔!小智不急如同皇上不急急死太監。」
「對嘛!加油好嗎?」
「你們是太監喔……」


下午補修轉學所欠缺的學分,跟學弟妹一起上課。
「學長你有沒有看過巧克力男孩?」學弟問我。
「那是什麼?電影?」我問道。
「不是……是這個。」學弟點了一個網路影片給我看。
「天呀!這也太黃色幽默了吧!」我傻眼。
「對阿!阿哈哈哈~~!」學弟笑超誇張。
「喂!小智,別教壞學弟好不好。」阿綠說道。
「我哪有,是他自己在看巧克力……」我辯道。

當我的話還沒說完,我突然想到校園之間,
通常剛開學時都有一個活動”巧克力傳情”,
知道對方學校、系別、班級、姓名,
就可以跟廠商訂購巧克力跟附上手寫卡片,
廠商會幫你送到對方學校去,挺浪漫的!!!
或許我可以利用這個機會跟小橘有些進展。


很剛好,前陣子班太多,
這陣子班就很少。
之前我們有聊過學校的話題,
所以我就直接問科系了。
「小橘妳讀什麼科系阿?」我邊等飲料邊問道。
「觀光系。」小橘回答。
「那麼妳幾年級阿?」我繼續發問。
「大一啊!」小橘回答。
「對了,你讀的學校跟科系,我有朋友也讀那喔!
不過算起來應該是你學妹。」
「是喔!這麼巧。」


回到家,我發現尷尬的問題,
我只知道微笑女孩叫小橘,
名字我哪裡知道,這下好笑了。


隔天,雖然我還是不知道小橘真實姓名,
不過無所謂,總有機會知道的,
先打聽活動再說,
剛好小莉是系會長我就問她傳情活動什麼時候辦,
沒想到答案是巧克力傳情這活動是有的,
但是今年我們學校不參加。

我覺得上天也挺善良的,
這樣我就不用煩惱太多了。

暑假上班跟補習還可以適應,
不過開學後每日都是上課後趕去上班的好累,
這是我開學後一直以來的心得,好疲倦啊!

我突然想到小橘也是這樣,
不過她學校離打工的地方超遠,
我猜她一定超級疲憊,
我準備了張卡片寫了些加油打氣的話,
跟一些讓人爆笑的笑話。


「妳看起來很累很憔悴。」這是這天我看到小橘後的第一句話。
「你怎麼知道?」小橘疑惑問道然後擦了擦眼角的淚。
「這……很明顯啊!」
「這個給妳,希望能幫妳加油打氣。」
我拿出我準備好的卡片。
「嗯!謝謝。」


其實有些事情我能猜到,
小橘有一個項鍊,
卻不常戴我猜她有段情傷。
如果上面猜的不錯,
那麼小橘大概用忙碌來帶過,
但生活的壓力總要有個出口,
我的出口也許是她,
但她的出口不會是我。

小橘的微笑是發自內心的,
不單單是對我,
她對任何人都很親切很好,
我對於她來說可能很特別,
在生活的重心點卻少了最主要的部分。


我突然想到一段話。
Saying that I was not necessary,
for if not I, then someone else
Would be walking here, trying to understand her age.
(說起我不是必然地,
如果不是我,那麼另一個人
也會來到這裏,試圖理解她的時代。)


沒有錯,綜合以上幾點,
每天買飲料的人那麼多,
喜歡她的也許不只我一個,
我有可能是比較特別的幾個,
卻不是最重要的那一個。


我不是過客,是孤客。
離開後,我咬著吸管,
想著,另一個故事,也許正在進行著。


過了幾天,
再去買飲料,
小橘笑了很開心的笑了。

因為,
旁邊另外一個熟客正在講電話,
小橘看到我要說”您好”卻說成”喂”,
然後她就無法遏止的笑了,
接著我也笑了,
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我要笑。
但是看到小橘的雨天已經停止了,
我想當一個微笑弧度的彩虹,
深深的刻劃出開心的輪廓,
即使幸福那麼短暫卻真實存在過。

此刻一旁的店家,
剛好響起了動力火車的彩虹:
『身為一道彩虹 盡全力也要換你一段笑容』
『親愛的你 若有感動 請牢記在心中
下一次下雨 你能看見的 那道彩虹 不再可能是我』


過了一陣子,
去買飲料,
卻都沒有看見小橘,
一天過去、一週過去、一個月過去,
小橘都沒有再出現,
打聽之下才知道課業忙碌辭去工作了。

在我感覺癒悶,怎麼都開心不起來時,
部落格開通了一個新功能“誰來我家”,
有天打開部落格在誰來我家看到一個頭像,
那是非常熟悉的臉,是小橘!!!
我點了下去,進入到了小橘的部落格,
只是一進去就看到她與她男友的合照,
嗯!最近才在一起的男友。


放棄跟失去哪一樣最痛?心最痛。
身體的傷,能靠醫學來癒療。
心裡的痛,只能靠自己。

這就是結局也是答案,
在我的故事我是主角我的結局是悲的,
在她的故事她是主角她的結局是好的,
這就夠了,喜歡一個人,
最重要的不是自己,是對方能幸福。

從微笑開始認識,
不是只有看見微笑,
而是希望能夠永遠微笑著。

就算眼淚,
滴入心裡的湖,
盪漾一波又一波漣漪,
也只是為了心中情感別太乾涸。

雨後,
不一定有陽光,
也不一定有彩虹,
可能是另一場狂風暴雨,
可是一定有人可以陪伴著,
一起撐著傘走過,
看見放晴看見微笑。

每個故事,
都要是幸福的,
而且都還要繼續下去,
從第一頁開始,
慢慢遇見微笑。

有些時候,我們不知道故事到哪會結束。
有些時候,我們忘記了自己只是配角。
很多時候,我們都遺忘了微笑的心,
所以需要幫忙別人收集,也需要別人幫自己收集,
要收集多久呢?直到看見每一個人幸福。

過了一些時日,
我整理好心情與思緒,
在部落格打下認識微笑女孩小橘的故事,
打完後開始忙碌的生活,
久久沒再打開自己的部落格。
約莫一個月後再打開部落格,
看見了微笑女孩,
小橘最後蓋在心裡面的章!!!

小橘:
傻瓜~
謝謝你一直以來的關心,
很高興我是故事的女主角,
在你的故事裡,
我似乎是個只會笑的女孩..︿︿
真希望在現實社會裡,
我只有笑容而不會有眼淚!!
我也希望在你接下來的故事裡,
你會是幸福的!
要加油~
記得也要用笑容去面對每一件事情!:)

(全文完)
小說 創作 微笑
#小說  #創作  #微笑 
分類:藝文

單側聽損患者,從此用看的看世界,興趣是寫作與攝影。 文字的世界裡沒有聽損,讓我們勇敢面對自己的心。(我的網誌都是使用我自己拍攝的照片喔!)

評論
上一篇
  • 失眠的飲酒時間-貝里斯奶酒
  • 下一篇
  • (試作)薩爾達曠野之息影片上字幕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