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分享

穿越后,我把他们全都送进了监狱

经过WYF一事一拍脑袋开的新坑。
这个我会写的非常非常慢,因为是从零开始学粤语。我一个北方人,根本分不清广东粤语和香港粤语的区别。
借了某古早少女漫画的设定,其实内容已经改的面目全非。起因是我原本励志写搞笑文,但不知为何提笔就很沉重,我很不甘心。反正这个写着玩的就别较真了。

第一章
关于穿越这件小事
小提琴家兰黎穿越了,空难穿越的。
她总结了一下自己的穿越原因,大约是因为她的姓很稀少,只要随便找几个像样的字儿排列组合,不管怎么排列,名字听起来都像玛丽苏小说里的角色。
前脚她还在飞机上,跟着青年艺术家组成的某访问乐团去M国演出。同乐团的团友兴冲冲DROP给她传了一本叫《黑道霸王的温柔小娇妻》的19x小说,这本玛丽苏小说里的一个女炮灰恰好和她重名。
这本小说文笔稀烂,情节疯癫,走的重口味的传统路线,可以说是当代大女主当道时期的一股复古的清风。女主角是传统型贫寒小白花,温柔善良没原则,男主是HK霸气黑帮少主,冷酷无情没人性。男主被对家追杀,女主救了他,男主对女主一见钟情,于是对女主展开了一系列的令人迷惑的追求。经过一系列激情四射的事故,男主靠自己的王霸之气当了大中华地区最厉害的黑帮老大,最终排除困难和女主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和兰黎同名的角色是玛丽苏文常见的恶役千金,戏份不多,角色定位在故事前期的恶毒恋爱脑反派。这个角色是黑道男主的前女友兼未婚妻。因为男主移情别恋,女配求爱不成因爱生恨,用无比智障的报复方式找女主麻烦,于故事三分之一处被男主枪杀了。
出于好奇,她一目十行把小说看完。然后发现自己浪费了很多宝贵时间。她最困惑的是男主的人设。他杀人,他情人无数,他非法对17岁少女施行绑架监禁猥亵强奸,他带着他手下的马仔目无王法横行霸道,但是女主就是对他爱的死去活来。居然还HE了!这本书剧情无脑但玩的花,男主不光对女主强取豪夺,各路男性角色清一色都是只用下本身思考的碳基生物,对女主性骚扰、监禁、羞耻play、下药、灌酒、多人运动样样不落。
她正在为狗血又瞎眼的剧情摆出地铁老人手机的表情,然后飞机震了一下后急速下降,她眼前一黑,醒来的时候就变成那个霸总小说里的弱智女炮灰。
兰黎,出身深市的天才小提琴家,16岁之前把各种小提琴顶尖比赛的首奖都拿了,在演出途中的飞机上遇难,享年32岁。然后她穿越到小说里,地点是现实世界离家35公里外的HK。
故事中的女配十七,还在上高中。兰黎落地的时候正逢暑假。
卧槽,赚了。
她之前的岁数也不算小,她穿越前还没来得及做总结。现在她发现她的前生其实可短暂了,穿越这事儿跟睡觉一样,机缘巧合,眼睛一闭,一睁,嗷,她白捡了十五岁,还有暑假可以过。
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好的事情吗?兰黎抱着枕头翻了个身,赖在床上不起来。
年轻真好啊,当小孩真好啊。不用担心未来,不用担心职业生涯,不用为生活拼命。她原本的父母从小就把她以演奏家为目标培养,学生时代的兰黎就在四处奔波各地演出,自从她4岁那年拿起琴,她几乎就没拥有过暑假这种奢侈物。
兰黎赖在床上盯着自己的手发呆:手还是她的手,指肚上依旧有拉琴得来的琴茧,就是薄很多;脸也还是她的脸,就是更年轻更嫩;名字还是她的名字,兰黎。
这次穿越在性别、语言、背景、姓名都基本实现了无缝衔接,世上还有这么巧的事儿吗?此时此刻,兰黎很感激她那个实质上拿她当完成自己人生梦想工具的母亲,没给她起个什么“兰国庆”“兰建军”之类的名字。
兰黎,兰黎,多好听啊。自己穿越成自己,一点毛病都没有。
她落地之后在家闷了三天用来稍微熟悉新的人生。新父母是生意人,还有个比自己大十二岁的亲姐姐,家比前世的家多一层,房子位于半岛的独立洋房,远离闹市,依山傍水非常舒服。
眼界和阅历决定一切,兰黎很快接受了这个设定。学习西洋乐的群体里从不缺富有的人,也不缺昂贵的物品。在西洋乐的世界里,一件乐器或一个乐器的部件价格高昂到无法想象都是家常便饭。
更何况是过去有天才光环加身的小提琴家。
当一个人把很多事情都经历过,听过,看过,金钱都是一些虚无的数字,勿需大惊小怪。当下,最让她开心的是穿越后的纸片人父母。原小说设定里女配有无限疼爱自己的双亲,也正因为这么溺爱,所以原女配才会被宠的不像样子。
其实,刚刚这边的当天,兰黎就收到了一封颜色庄重肃穆的酒会邀请函。
她家是有请佣人收拾家里的。和气的徐姨在她家工作了很多年。阿姨把邀请函给兰黎,兰黎打开看,惊了。
某人要办一个大趴体,为了向大家介绍自己的救命恩人狄野小姐.落款用金色墨水龙飞凤舞画了一坨东西,后面跟了个印章:冷梓渊。是那个精神病霸总的男主名字。
这是原本小说开头发生的事情。大约就是男主在日本被对家追杀,受伤无路可逃的时候被家境贫寒心地善良的白莲救下,为了不让白莲喊出声,狗比男主还强吻了人家还出言威胁强奸人家,还动手撕了人家的衣服。白莲操作也是骚断腿,在猥亵自己的陌生的奇怪男人失去意识之后不逃跑不报警不找人帮忙,反而把男主接到自己家里去治伤。
理由是:我不能眼睁睁放着受伤的人不管。
这俩人都是瘟神在世。
兰黎想都不想直接把邀请函撕吧撕吧扔了。狗东西,就为了介绍自己那个从日本接来的姘头,还特地邀请未婚妻去酒会围观,这是他妈的碳基哺乳类灵长目人纲人属的雄性干出来的事情吗?我叼你老母嗨,谁去谁是狗。兰黎很有自觉。她是一个活不过小说三分之一的辣鸡女配,想活命,就必须离这两个智障远一点,然后早点从“未婚妻”这个身份上抽身。
“我不去。”
徐姨有点惊讶:“要是冷先生那边打电话问……”
“问就说我截肢了。”
徐姨一脸茫然。
目前身边的所有人都对她很好,不会逼她演出,不会无视她的诉求,更不会以体罚和道德绑架,以爱之名要挟她做这做那。
现在,兰黎只要不去惹男女主那一对扫把星,不要做女配做过的事情,她依旧能拥有很好的人生。她可以不再被当作实现父母理想的工具人摇钱树,可以不小小年纪背井离乡去国外求学。她可以做很多以前没有机会做的事情,比如染头发,比如做好看的指甲,再比如……
再比如养个宠物什么的。对,养个宠物。她从小就不被允许养宠物,父母只会觉得宠物不卫生,有传染病,而且会影响她拉琴,让她玩物丧志。
兰黎从床上跳起来,拉开抽屉拿出她纸片人爸爸给她的信用卡,黑黝黝的卡面,上面印着一个罗马战士的头像,卡号37 开头——纸片人兰先生对女儿真的是溺爱至极。
呃,用这卡去买只猫好像有点夸张吧。她给她的纸片人爸爸打了个电话,说自己想要一只猫。兰先生爽快答应,说马上安排。半小时后,一台黑色的奔驰大G停在她家门口,车上下来一个白色西装的成熟型高挑墨镜美女——她爸太忙没出现,就派她那个纸片人亲姐姐出现了。
这个角色原作小说里并没有提到,兰黎这也是第一次见到她。在故事中,男主把“枪杀”用钱砸成了“自杀”,这一家人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姊姊……”兰黎前世没有兄弟姐妹,她不清楚真的兄弟姐妹之间怎么相处。
姐姐名叫兰荣,不跟着父母一起住,光看外表就知道是那种一心只有事业的深度厌男工作达人。而且亲姐姐好像不太喜欢她,因为,她姐下车张嘴就管她叫“叉烧”,语气也不太好。
处于同一种古老的优雅语言系统下,兰黎可太知道姐姐表达的意思。叉烧,出自“生个叉烧都好过你”,粤语地区家长的常用语,专门用来安慰自己家的笨小孩。兰黎深表同意,原作的女配除了长得不像叉烧其他地方确实不如叉烧。
“死老豆非要叫我来,你要猫做乜?养猫也能抠仔吗?雷个水鱼,姊姊嘎你港哦,谋用的啦。”
(死老爹非要叫我来,你要猫干什么?养猫也能吊男人吗?你个蠢货,姐姐告诉你,没用.)
在姐姐温柔亲切的优雅问候下,兰黎爬上了姐姐的车。
就她摸索个安全带的功夫,兰荣问道:“问你哦,冷梓渊那个索嗨开趴,你不去吗?听说他带了日本靓女。”
(问你,冷梓渊那个傻逼开趴,你不去吗?听说他带了樱花妹来)
“我…唔想去。”她回答。
兰荣听罢,哐一脚油门踩到底,大G嗖一下窜了出去。强大的加速力把兰黎整个人按进了座位里。
“好哦,你这条肠粉有前途,绿帽带着好舒服哦。”(你这个废物没救了,绿帽带着很爽嘛)
兰荣温柔地夸奖道。
你听听,不是叉烧就是肠粉,看来姐姐确实不喜欢自己。
兰荣的高中好朋友林俞嘉在铜锣湾的商业中心开了猫咖+宠物店。店里有不少圆滚滚的猫仔在展示柜里滚来滚去。兰黎很快挑了一只活泼可爱奶油色的小猫咪。
看到好友来了,还带着妹妹光顾自己的生意。林俞嘉特别开心,送了一堆有的没的,还请她们喝奶茶。
兰黎在一旁逗小猫玩,左耳进右耳出听俞嘉和兰荣聊天。
“阿荣啊,我跟你港,我们这边最近治安有点问题,神经病吼多。就是刚才哦,有个日本女人在这边晃,说乜要找班,听不懂发,叫她出身份也不出,哎呀吼奇怪,吓死我了……”
“偷渡客?打电话叫警察嘛。”
“一回头她就走掉啦。”
兰黎嚼着珍珠出神:怎么听着,这行为有点耳熟呢?
兰荣付了钱,兰黎喝完杯子里的奶茶,抱着猫箱跟兰荣回到车上,一抬头,好巧不巧看到前方人行道上有一个奇怪的穿着西装的高大男人晃晃悠悠的跟一个衣衫不整的圆脸大眼睛美女拉拉扯扯。要知道,HK夏天非常炎热,体感温度差不多有40度,捂成这样上街晃,基本和自杀没什么太大区别。
“恩?姊姊你看前面那个索嗨,大夏天穿西装,不怕中暑欸。”她指着那个人。
“痴线,你瞎乜?那是你未婚夫!”兰荣咋舌。
哦,男主啊,那没事了。兰黎恍然大悟。
想必旁边那个就是女主吧!女主虽然个子矮,可是她胸大啊,起码F罩杯,旗袍开叉到大腿根,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就这身材,真不愧是黄色小说的女主角!
他们的车底盘高,视野好,能把两人精彩的表演尽收眼底。兰荣把手机拿出来开启到录像模式,他们两人也不让她们失望。男女主人公对周围的人熟视无睹,全心全意沉浸在自己的汹涌的爱情里,旁若无人在大街上飙起了戏。仿佛跳双人舞一样,时而撕扯,时而拥抱,时而温柔相对,时而绝望咆哮,两人一会儿扭成S型,一会儿扭成B型。那场景看起来非常的像日本的晨间剧,也带有90年代琼瑶剧的感情戏特点,动作幅度之大,表演性之强极具观赏性,让人一时看呆了。
兰荣的大G隔音太好,姐妹俩完全听不见这俩人在说什么。兰荣举着手机拍了一会儿才拉下车窗,男主女主二人的对话远远地被夏日的热浪带进凉爽的车内,就算只有后半截,依旧激起了姐妹俩一身鸡皮疙瘩。
原来,用日语演台湾特色苦情戏是这种效果……
当代霸总,黑道公子冷梓渊,辣个冷酷无情的男淫,像一只追求母猫的公猫,当街开始朗诵爱情的诗歌。
男(痛心疾首捂胸口):为什么要离开我?为什么要逃避我!如果你愿意我能给你你所有想要的!你有什么不满呢?
女(眼泪婆娑):不是这样的!我,只是,只是对冷桑你的事……
男(几乎崩溃):请你告诉我,怎么才能得到你的心?不,你的心,你美丽的的身体,你纯净的灵魂,我全都想要得到!我想要你爱我!
女(真情流露):我已经,我已经抑制不住对冷桑的感情了!
高大的霸道总裁和娇小的F罩杯旗袍美女开始嘴对嘴相互大力的啃起来,啃到俩人气喘如狗,霸总把旗袍美女打横抱起来,钻上路边一辆黑色轿车,然后那台车开启了原地匀速晃动模式。
兰荣默默地把车窗关掉,发动汽车安静离开,路过那台车也没忘记骂两句。虽然不花钱就近距离能看两个二傻子演苦情晨间剧+不可描述车上运动很有意思,但主演是未来的妹夫就另当别论。这他妈的是什么后现代主义行为艺术?兰荣看看旁边一言不发的兰黎,以为她在难过。兰荣又忍不住了。
“丢雷楼某嗨啊,雷hi痴线啊,我跟你港很多几,冷梓渊这个羊吼发森啊,这古惑仔瑟曲佬岑。雷个观音兵,绿帽多到开卖场,还非要跟这个扑街麻甩佬定婚,又哭又闹,气死我叻。”
(我X你XX啊,你个傻逼,你跟你说过多少次,冷梓渊这人花心的很,这小混混四处留情.你这个舔狗,绿帽多到可以拿去开店卖,还非要和这个不得好死的好色男订婚,又哭又闹,气死我了)
“我唔想和他结婚了。”
“你非要嫁,你咪怪我未提晒水啦——我艹?”兰荣咔嚓一脚刹车把车停下,拉下墨镜,惊讶的往兰黎那边看,“脑袋里的水放完了?”
“放完了。”
“当真?”
“当真!”
兰荣还是不太确定,就又问了一句:“当真?”
兰黎坚定地看着兰荣的眼睛:“当真!姊姊要帮我!”
“吼啊,有你这句话,姊姊定全力以赴三天内帮你甩身!”兰荣扭头把车开进旁边商场的地下停车场,催兰黎下车。兰荣自己绕到后备箱,从后备箱找出一双漂亮的高跟鞋,换好,大手一挥,说:“只要你脑子不进水,你今天想要什么都可以,姊姊埋单!走!”
兰黎悟了,闹了半天这位姐姐依然是深度溺爱妹妹的姐姐。她的一切行为都是出于对妹妹的关心和照顾。兰黎很羡慕。这个恶毒女配真好命啊,有对自己那么好的家人,完全不存在利用。
她们在商场里逛来逛去,琳琅满目的衣服鞋子包过眼云烟。兰黎的目光,最终被商场顶楼乐器行的橱窗吸引了。
橱窗里摆着一只4/4瓜式Lord Wilton1742的复刻版,也是出自意大利的名家之手。琴身的背板侧板、琴头都用了漂亮的枫木板,在柔和的灯光下熠熠生辉。
前世的她用过这把琴的原版,她演奏过的名琴之一。这让她倍感亲切。
兰黎拎着猫笼子,走进了那家乐器行。她突然间想要这把琴,很想。她发现她这个时候还是想拉琴的,她最想要的礼物还是琴。只要骨子里喜欢,不管到了哪里都是喜欢。
=第一章,完
粤语优雅用词tips
老豆:老爹
抠仔:勾搭男人
叉烧,生个叉烧都好过你:广东那一片的小孩都知道的话,生你不如生叉烧,大概就是自己小孩废物到连叉烧的用处都没有,叉烧起码还能吃。
肠粉:废物软蛋的另一种说法。你这条肠粉有前途,意思是你这个软蛋没救了。
水鱼:甲鱼,容易上当的人。
索嗨:傻X。
痴线:白痴。
吼法森:好花心,并不标准的粤语发音。
瑟曲佬岑:四处留情,并不标准的粤语发音。
观音兵:舔狗
扑街:曝尸街头不得好死的人
麻甩佬:好色鬼,会勾搭女孩子的垃圾男。
提晒水啦:提醒过你
甩身:脱身
最后是一些没用的废话。
古典音乐表演专业打击乐和管弦系的学生也好演奏家也好,一旦接触该行业就不允许染夸张的头发,不允许做指甲,为了保护手有些运动不被允许参与,而且要做好每天的手部护理,例如指甲剪不离身,指甲锉要随身带两三种型号。出去参加音乐厅表演的一切会出现在台上的人员,着装仪容仪表有严格的要求,比如必须正装,男士的袜子必须黑色,女士要穿过膝或更长的裙子,通常来说超短裙是绝对绝对禁止的,因为不庄重。有些乐器禁止高跟鞋,禁止靴子,禁止佩戴珠宝和任何配饰。

下一话不知道啥时候写。最近我会专注翻译和贝蕾特。
#穿越  #穿越時空 
分類:藝文

是那个Dracaena!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