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運動會後還剩甚麼?

今天想跟談談運動。
東京奧運剛剛曲終人散,各國健兒均在奧運場上揮酒汗水,希望在這個最高殿堂中取得榮耀。各國國民亦為自己國家的選手們吶喊助威,讓世界看得到自己的民族。
在本人作為社會學人的眼中,奧運會就是國家民族主義最好的展現場所。在此個各個健兒「平等」參與的舞台,五大洲均有相同的參與機會,讓一些小國亦有機會在奧運場上一同較技。當然,爭獎牌的機會最後亦會落在發展國家之中(當中運動科技、程式化訓練的重要性可見一斑),但亦無阻各國國民對自己國手的支持。每每見到自己國家的選手出賽,大家都是會準時坐在電視前,為的只是當中點點的自豪感。
但大家有沒有想過,奧運會過後的情形呢?
以香港的情況,我都頗肯定奧運會熱潮最多只能持續半年了。今天大家支持得面紅耳熱的選手,除了得到獎牌的選手,剩下的可能一年後連名字也記不起。正如日本足球選手久保健英曾說過:「沒有人會記住沒有取得獎牌的人。」一年後,香港人將會繼續正常生活,運動員亦只會繼續自己訓練,卻沒有得到任何關注。正如我亦在是次奧運才知道,原來香港有一位世界排名第四的空手道運動員,亦有多位不同項目選手多次贏出世界錦標賽。
但奧運才是普通國民會注意的運動殿堂。沒有在此舞台取得獎牌,在你的國家或許你甚麼都不是。
運動員只值得我們此般對待嗎?
每每在奧運中,同時亦會發崛很多運動員背後辛酸的一面。有舉重運動員在自己的國家連基本生活費都賺不了;有運動員在訓練時曾嚴重受傷,要整個胰臟切除才趕得及參與本屆奧運。還有更多更多的例子,甚至未曾報導的辛酸,是外行人從未想像的辛苦。
事實上,不少球類運動在國際會有球會比賽,正如足球、籃球運動一樣。例如亞洲桌球手常參與日本聯賽、排球有意大利聯賽,平日他們的努力亦值得我們多加支持。
運動員對於一個項目的付出,或許是田徑選手練習只為快十分一秒;體操選手則同一個動作練習數千次,還有更多未能提及的運動。我不希望大家只會四年才關心運動員兩個星期。他們值得我們更多的支持及關注。正如不少人支持足球球會一樣,我們亦可以給予自己的選手更多支持。
請不要再當「忽然球迷」了,可以嗎?
分類:運動

記一個努力成就不平凡人生的平凡人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