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謫月】七夕賀文

謫月
路人出沒

恆山山腳下的村莊是九歲的月無缺時常流連的地方之一,尤其在劍謫仙出遠門時,完成兄長交待的作業後,便會一溜煙的跑下山玩耍。村裡的人皆當月無缺是恆山頂上仙人門下的童子,但知劍謫仙與月無缺真正關係的只有杏林世家的村長,對於自袓輩便已存在的劍謫仙十分尊敬,月無缺更年幼時偶爾也會被劍謫仙抱來尋他診視。
村長孫女小玉與入贄夫婿成親不久,今日在準備七夕所需物品時恰巧月無缺來訪,見桌上擺放各種精緻糕點與甜湯,一旁則是堆積數個繡工精製的香囊與帕巾。
「無缺你來啦,來,先吃點東西。」
少婦招手讓他坐下,將其中一碗桂花銀耳湯推至他面前。「有喜歡的盡量吃,還有很多呢。」
月無缺道了聲謝,端正坐姿舀起一杓,熟悉的桂花甜香讓他很是喜歡,同時又對桌上甜品滿是好奇。小玉姊姊雖然廚藝一流,可就算分給附近孩子吃也不會一次準備如此豐盛。
「明日就是七夕,但我還未拿定主意今年要選哪些用來祭祀,邊做邊想不小心做了太多哎。」
「七夕?」
只見金髮孩童臉上寫滿疑惑,小玉思索,聽袓父說月無缺常年都待在恆山未出,她也是近兩年才知曉那位神情冷然的劍謫仙大人原來有名胞弟,想不到是這麼一個可愛的孩子。身為家中獨女的她自然把月無缺當成弟弟看待。
向月無缺簡單解釋七夕的由來與習俗,在這天年輕的少女們都會準備各式巧果糕點與女工繡品,向織女祈求能讓自己更加手巧。根據地方不同,祭祀方式與備物也會有些差異,除了乞巧,也希望能與情人或是遠遊未歸的至親友人在此良日能有相聚之機。
過程中注意到本來捧著臉饒有興致聽自己講述的月無缺,神情開始有些落寞,她出言探問,才知月無缺聽了牛郎織女一年一會的故事,想到每次哥哥有事外出,他也覺得一天過得比平時更加漫長,待在恆山上更會數著丹桂樹上的金葉片數等著哥哥回家。後來劍謫仙允准讓他獨自下山後,才有了其它分散注意力的選擇。
雖然劍謫仙出遠門次數不多,每次天數也不長,至多兩三天,但對於劍謫仙依賴成性的月無缺來說,一日不見哥哥度日如年,更能體會牛郎織女那遙遙相望的心情了。
小玉雖然感覺好像有些出入,但想見不得的心情,無論什麼情感都是一樣的。縱使江湖兇險,武功高強的劍謫仙大人無須他人憂心,可對於年歲尚小的月無缺來說那是唯一的親人,會為其擔心想要一直在一起,實屬人之常情。
「無缺要不要自己做個香囊送給劍謫仙大人,讓他出門在外看到香囊便能想起弟弟,也許就能快些回來呢。」
少見的漂亮藍眸頓時滿溢光彩,月無缺對這提議非常心動。
「可是我不會…」他只有見過哥哥幫他縫補過幾個因貪玩弄破的衣裳破洞。什麼針呀線的他一竅不通。
「別擔心,姊姊教你,不難。」

小玉先教他穿針,她也拿了塊布繡了幾針當底線,讓無缺跟著繡線練習,時不時叮嚀無缺小心扎手。月無缺學的雖快,但也耗去半日,小玉見他速度慢但繡得還算平整,稱讚無缺繡得好,同時又拿了另個空白繡繃給他,讓無缺自己發揮,她便起身先去準備晚膳。
之後村長笑咪咪來看他認真的模樣,卻意外聽到月無缺哎呀了聲。
「無缺沒事吧,讓爺爺看看?」
「沒事…」月無缺快速把手指塞在嘴裡,剛剛痛出來的眼淚還掛在眼睫毛上。「不、不會痛哦。」
見他逞強雖然於心不忍,但想著這孩子也是為了自己兄長努力,劍謫仙大人若知曉肯定會很欣慰。村長回房拿了瓶藥給他,叮囑又扎到手的話可撒些藥粉在傷口上能立即止血。接著坐在一旁照看直到孫女來喊開飯。
月無缺難得一同用膳,小玉比平時多煮了些。但心繫香囊的孩童匆匆扒了幾口飯後表示想要繼續準備給哥哥的禮物,小玉的丈夫見他如此認真,調侃說道:「無缺這樣像是要送給情郎的。」結果被娘子踩了一腳。「飯可以亂吃話不可以亂說。」「呃玉兒飯是妳煮的我能亂吃嘛。」立即又被塞了滿嘴菜。「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惦惦。」
月無缺看著眼前歡笑的氣氛,想起平時跟哥哥一起吃飯時都愛撒嬌要人餵,劍謫仙拗不過他的時候就把幼弟抱到腿上你一口我一口的,一頓飯吃得比平常更久。胸口好像有些酸酸的,更加思念劍謫仙了。
由於劍謫仙日前已跟村長照會過,若無缺在他外出時也可在村裡過夜,但無缺不習慣夜宿外地與離開恆山,都會在天黑之前回返恆山居所。
可這次為了想送哥哥自己做的香囊,月無缺選擇留下過夜。村長爺爺與小玉姊姊雖然幫他安排了十分舒適的客房,但沒有恆山上熟悉的氣息,月無缺有些不安,他捏著剛剛在房裡小玉姊姊教他縫製成完整的香囊,把自己縮在沒有劍謫仙味道的棉被裡,睡眼惺忪想著哥哥明天回來會不會開心呢,要是哥哥不喜歡怎麼辦呢,翻來覆去直到過了子時才勉強睡去。
翌日小玉有些擔心,想送有些精神不濟的月無缺回恆山。
「無缺你一人回去沒問題嗎?」
「姊姊別擔心,回去的路我很熟哦。」
因為皮膚白而熊貓眼圈顯得十分明顯的月無缺努力打起精神,讓對自己好的姊姊為自己操心,有些過意不去。
聽袓父說過劍謫仙大人對無缺疼愛有加,但這孩子現在狀況不太好,若讓他單獨回去,萬一發生什麼事怎對得起守護村莊,守護恆山也守護天下蒼生的劍謫仙大人。
年輕少婦還在煩惱之時,不意見到一抹身影在月無缺身旁落定。
那是在她12歲時曾見過一次的恆山仙人,面容外貌依舊,神情清泠淡漠,但望向胞弟的眼神卻溫柔有加,這是她第一次聽到劍謫仙的聲音。「無缺?吾還以為你在恆山,難得你會在村內留宿。」
小玉向他致意。「多謝,小弟交吾即可。」劍謫仙傾身用拇指輕輕摩挲月無缺那明顯的黑眼圈,「在山下貪玩不睡覺?」
「劍謫仙大人,不是這樣的,無缺他是…」
以往月無缺只要看到自己回歸,基本上都是一撲二抱三撒嬌,但今日或許有外人在,反而見他有些扭捏,似乎在隱忍什麼。聽見小玉的話雖然略顯驚訝,但也只是眉毛挑起半分的程度,他耐心等待,只見月無缺從自己的衣襟內側拿出一個白色香囊,上頭繡工不算細緻,花瓣也有些大小落差,但還看得出是桂花,雖然只是少少幾朵,已耗月無缺近半日的心力。
「本來想先回家把丹桂葉放在裡面,再送給哥哥的…」
「無缺做的?」
「嗯!想給哥哥當護身符! 哥哥喜歡嗎?」
弟弟臉上泛著薄紅滿是期待的看著自己,劍謫仙表面雖依舊紋風不動,內心其實有些動容。忍不住輕抱弟弟撫摸他柔軟的金髮。
「無缺做的我都喜歡。」
「他為了做香囊送您,昨天很晚才睡,也不太習慣在外過夜,是我們沒顧好無缺,對不住。」
「哥哥以後看到香囊可以想到我嗎,想要哥哥早點回來…我…很…想…」
月無缺還是忍不住往劍謫仙懷裡鑽,見到哥哥回來終於放下心中大石,一放鬆便是止不住的睏意,抓緊兄長衣袖的手逐漸滑落。
感受到懷裡重量,劍謫仙打橫抱起睡著的弟弟。「無缺受妳們照顧了,我先送他回去。」
「劍謫仙大人!」小玉喊住正準備離去的人。「無缺年紀尚幼,請多陪伴他。另外,若他醒了,希望您可帶他一同參與今晚村子裡的祭祀。」
「今日是七夕,無論是誰,都希望能夠跟重要的人在一起。」
月無缺食指前端細微的針扎痕跡還是讓他心疼,即便出門在外也仍是掛念無缺,比起幫他安排的作業,更擔憂胞弟獨自待在恆山是否會發生什麼事,即使整座恆山都有他設下的陣法。被岳雲深笑嘻嘻的調侃若把弟弟與蒼生移除,都不知好友你腦裡還有什麼,該不會只剩空殼吧。
對於像他們這樣的修道之人來說,人世慶典雖無甚意義,但透過節日反而使相依為命的兩人獲得不同以往的情感羈絆,也是他從未想過之事。
與他人相處,對無缺來說還是十分必要的。
抱緊懷裡最重要的人,清冷的臉龐似乎多了一絲溫度,允諾的話語也讓年輕少婦漾開笑容。
=======
難得他醒來時劍謫仙還在睡,端詳兄長似乎略顯疲憊的神情,小心翼翼的把人環在自己腰上的手移開,輕手輕腳的起身,全身赤裸的人隨意拿了件劍謫仙房裡的外褂披在身上想去倒杯水來喝,隨著腳步移動似乎有什麼東西掉落。
手裡這個異常熟悉的香囊,簡直熟到不能再熟了。
「…這種東西還留著做什麼呀。」月無缺呆了一陣,嘴上嘀咕,心裡其實很高興,這是他小時候第一次送給劍謫仙的禮物,本以為早就弄丟,想不到兄長竟然還帶著它。
「無缺的心意,為兄必然珍惜。」
「啊,還我!這麼醜的東西你別帶了。」
被貼著頸後的熱氣弄得雙耳薄紅,劍謫仙從後方環住他,將月無缺手中的香囊抽走。果然下一秒月無缺就轉過身想跟他討回,但姿勢的關係反而像是投懷送抱,劍謫仙一派輕鬆高舉頭頂,另手抱住幼弟保持他的平衡,他努力伸長手臂想勾取劍謫仙手中之物,方才披上的外褂又再度落下,露出大片佈滿點點紅痕的細肩鎖骨。
「吾覺得這個很好看。」
「劍謫仙你是不是老眼昏花識物不清。」
以現今玉樞丹桂的水準來評斷,小時候繡得歪七扭八的圖案根本上不了檯面,簡直就是自己的黑歷史,兄長竟然還隨身攜帶,太丟臉了。
恆山桂宿的自尊心無法接受這樣出塵脫俗謫仙人身上有這麼平庸的物事在。但見劍謫仙似乎沒有歸還意願,那他就再做一個跟他交換好了。思及此便不再堅持,雙手環住劍謫仙的腰,貼上胸口撒嬌蹭:「不還的話那麼玉人要索取賠償。」
因任務而堪堪在七夕前夜趕回,在月無缺還沒來得及發怒又不帶他出門之前,擁人在懷溫聲安撫。每每劍謫仙外出免不了足月有餘,橫跨寒暑也是常有之事,月無缺能跟就跟,不給跟還會偷偷跟。
因風寒而被強制留下的人跟到半途就被劍謫仙發現又拎了回去。只好巴著人淚眼汪汪的交代要早點回恆山。
劍謫仙是應允了,但也一去三個月,不是說好一個月就會回來了嗎,肯定又在路上行俠仗義還是什麼收拾不知哪來的魔頭邪物之類的。,
#謫月  #劍謫仙  #月無缺 
分類:日記

布袋戲坑深幾許。劍謫仙x月無缺/恆山一家。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