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分享

心理師的形狀是怎麼練成的?

心理師的形狀是怎麼練成的?為什麼心理師就長「那樣」,我說實話有一部分跟研究所和大學的培訓有關,我自己大學是其他領域的學科,之所以敢說大學也這樣是因為曾經當過助教,看過不少大學部的作業。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心理系所有的時候很愛出「心得」、「反思」之類的作業?有些老師甚至每次上課都要繳交上次課程的心得感想。我以前也乖乖地寫心得,想說,就心得嘛,自由聯想,想到什麼寫什麼,覺得自己學到什麼就寫什麼。但我錯了,而且成績奇差,為全班倒數,學期末課程老師安慰我,也解釋了我的成績,因為我不夠「心理」,而非我不夠用心。喔。原來,當我們面對一個議題,心得寫的是比較宏觀的討論、管理的思考、社會結構性的切入,或是其他原科系所教導的東西,再慢慢衍伸類化到現在心理所所學得的東西。老師認為這不夠心理。為了要有好成績,我得夠「心理」我要著重於原生家庭對人的影響、著重於他人的創傷經驗和現在困擾的關係、著重於心理治療可以如何解決人世間一切萬事萬物的議題。我得讓我自己適應成為一個「心理人的樣貌」,才不會顯得格格不入,才不會讓人覺得我有什麼個人議題、才可以拿到和我努力付出相對應的回饋。練了幾年,我也會了,心理人喜歡什麼講話方式、思考邏輯、歸因的方式,我除了碩一碩二不太適應,但也挺過來了。
現在要我寫文章,看是要寫心理人角度的文章,還是其他角度看事情的文章,都可以寫得出來,絕對沒問題,我發現很多時候,在心理學界思考的狹隘並不是天生的,而是在這種教育體系中練就的。「多元」兩個字基本上不存在。他就是要把你捏成他想要的樣貌。我其實認為心理系所所謂的「心得作業」應當要改個名是「用心理人思考為出發點的思考」比較貼切。還是我太單純了,覺得心得就是心得。沒那麼多心眼需要注意。
我再給大家舉一個例子,多年前有一個國外的心理治療大師來台灣上課演講,(公開講,沒保密議題)講到說自己曾經治療過一個遺屎症的病人,病人在心理治療的過程中便溺在褲子上。治療師為了自己是在做心理治療,很努力的詮釋病人便溺在當下對於心理治療與治療關係的意義。但他後來省思自己,覺得自己做錯了,應當要先讓病人處理自己的衛生狀況。
我聽到同儕分享這個故事,對方非常欽佩大師可以有這樣的體悟。我實在忍不住大笑。
不好意思喔。可能是我自己在別的領域待過,真的不知道這樣的領悟有什麼好值得欽佩的,甚至感覺荒謬。這樣的事情,我不敢說全部,但至少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老師、教保員、社工。都會選擇讓對方先處理衛生,之後要做什麼事情再處理。而非去忍受晤談空間中充滿臭氣,硬要在當下詮釋當事人的便溺對於治療關係的意義為何。對不起,我的道行不夠高,真的不了解這些事情。可能很多心理人覺得在當下繼續詮釋很ok、很專業吧。
註:此文章同時投稿於「心理師的宵夜tan」
心理師 專業訓練

Photo by Iñaki del Olmo on Unsplash

#心理師  #專業訓練 
分類:職場

跨領域文字使用者 / 有著社會學視角從事教職的諮商心理師

評論
上一篇
  • 你才是「左派心理師」
  • 下一篇
  • [諮商]這世界沒有想像中友善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