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勇者的夢土》第六章:勇者覺醒之時,試煉來襲之四

「怎麼說?」汪蘋問,目光悄悄移至教練的腳邊。
教練猶豫了一會兒,像是在考慮什麼似地,才開口說道:「有時候,我是說偶爾,我會忽然發現自己在奇怪的地方。也不能說是奇怪,總之就是平日我不會去的地方,像是頂樓,地下室,好像夢遊的人走到一半忽然醒過來,發現自己不在家裡,可是這個症狀都是在白天發生,所以我確定不是夢遊,醫師說太累了,壓力又大,記憶會變得比較模糊。」
小說連載 小說創作 創作 寫作 原創小說

很清楚教練的情況是被魯利姆˙夏科洛斯的遺民附身的汪蘋,小臉嚴肅地盯著教練的鞋邊,黑色的影子宛若相框般沿著鞋子的邊緣繞了一圈,而後拉長,蔓延至水泥地上,顯現出一抹黑色的人體形狀,靜止不動。
「心理醫師建議我可以辭職一陣子,專心照顧妳師母,並且好好調整心態,免得發生意外,所以才有那封辭職信。」
確認教練已經沒有被附身地汪蘋,想到了當初令她傷心的提議。「所以教練那時才建議我去看心理醫生?」
「對。我培育妳三年了,妳練的有多認真多刻苦我最清楚。汪蘋,妳在體操方面的天分,不輸給社內任何一個社員。」
「那為什麼……」放棄我?
「為什麼?」像是明白汪蘋的未盡之語般,教練語氣驟然拉高,痛心疾首的說:「妳沒有熱情了,練體操對妳來說變成例行公事。我想藉著這次失去參賽資格的方式刺激妳的勝負心,結果呢?妳不來練習了,在盥洗室大呼小叫,舉止怪異,還跑去體育館救貓,把手摔斷。」
「我是怎麼教妳們的?要避開所有會讓自己受傷的危險環境,出入公共場合要戴口罩,勤洗手,遵守交通規則,如此才不會因為一點小病小傷浪費多年來的準備。但是,妳做了什麼?教練我很失望,我和妳師母沒有孩子,妳們就是我的孩子,我渴望的只有一個,就是培育出能代表國家出賽的體操隊。或許這份期望對妳們來說太重了。」
被說得百口莫辯地汪蘋,想不出任何能解釋那陣子的異常,其實情有可原的話語,她覺得自己委屈又寂寞,但也很開心。
「謝謝教練。」她語氣哽咽的說。
謝謝你,原來沒有放棄我。
「謝什麼?教練我希望的是妳生氣,氣我為什麼讓張芬芬出賽而不是妳,氣得拼命找出自己還有哪裡可以更好,氣得不甘心,氣得把自己練到筋疲力竭爬不起來,氣得提出再和張芬芬比一次的提議,我一直在等妳這麼做。」教練用力捏扁喝完的咖啡罐,望向汪蘋濡濕的雙眸。「妳不愛體操了嗎?」
汪蘋腦中浮現短短一個多月以來,夢土的種種,學校的經歷,自己的轉變,那一場場和避水劍共舞的體操,擺脫規則,無比自由,一股明悟閃過她的心。
原來我已經踏上另一條路了,是嗎?
曾經,自己是一個將體操視為一切的人。
現在,自己還愛體操,但已經不一樣了。
她變了。
從汪蘋的表情看出這位細心栽培的社員,總算明白他的心意,感動卻未給予他期待的回應,教練的神情從咄咄逼人中緩和了下來。
「沒關係,妳的人生還很長,雖然教練我很希望能看到妳在賽場上發光發熱,奪得應有的榮耀……」教練伸手抹了抹臉,彷彿想將滿心的失望給抹消般。「不敢相信接下來我會這麼說……總之,妳師母生病後,我想了很多,我很後悔,應該多陪陪妳師母的,所以我已經找好新的教練了,以前在國外比賽時認識的優秀選手,可惜因為一場意外受傷,不能回到賽場上了,學校很滿意他的資歷,他會成為妳們的新教練。」
汪蘋訝道:「教練,你真的要走了?」
「偶爾得空會回來看你們,別撒嬌。」教練揉了揉汪蘋的頭,眼神溫柔又嚴厲。「有空也來看看妳師母,她很疼妳們。」
汪蘋被這撫觸和即將到來的離別弄得眼眶泛紅。
「嗯,我會的。飯糰要讓師母隨身攜帶唷。」
他站起身,舉手將咖啡罐空投入垃圾桶。「汪蘋,不管妳做什麼決定,如果有一天後悔了,也沒有關係,不管是什麼時候,人都能重新開始。」然後,瀟灑的邁步離開。「快回去上課。」
汪蘋抹抹眼,連忙起身大吼:「教練,我還是喜歡體操,真的。」
教練揮揮手,繼續朝醫院走去。
汪蘋的眼淚又掉了下來。
「避水,我好像想錯了很多事情。」
避水劍沒有回答,僅發出悠揚的嗡鳴。
浮雲飄動,樹影婆娑,車水馬龍的大街就在不遠處,汪蘋滿腹的話,無人傾吐。
她獨自一人,無比孤單,又無比自由。
切實感覺到自己真的活在地球的少女勇者,此時腦中浮現的卻是夢土的景緻,以及那些其他星球的生命。
那群在不知不覺中漸漸變得重要的同伴們。
「好想見大家。」
#小說連載  #小說創作  #創作  #寫作  #原創小說 
分類:娛樂

喜歡宅在家,帶著懶熊拍照兼吃美食的女子。目前過著白天上班,夜晚熬煉腦漿,禱告唱詩讚美神的生活。 噗浪:https://www.plurk.com/paperbird。原創星球專欄: https://www.novelstar.com.tw/author

評論
上一篇
  • 《勇者的夢土》第六章:勇者覺醒之時,試煉來襲之三
  • 下一篇
  • 《一雙藍紋瑪瑙鞋》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