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斯賓諾莎問題》-尋求認同的阿弗瑞德

對於二戰時期的背景,納粹為何選擇屠殺猶太人,阿弗瑞德為何主張雅利安人是高貴的純淨血統、要進行種族清洗,本書用斯賓諾莎的年代猶太人的處境作了一個敘述。
斯賓諾莎 阿佛瑞德 心理治療師 猶太人 信仰
我們都知道,在聖經故事中,猶太人被描述為上帝的選民,事實上,顛沛流離是這個民族在歷史上經常發生的遭遇,而他們亦異常的堅韌,撐過數次大大小小的排擠與屠殺,創立自己的國家。
想像一下,印度、泰國等地為什麼經常發生排華事件,中華民族到了東南亞等地,因為吃過苦、肯做、肯拚,某個程度累積了相當的經濟實力,甚至佔領了當地很大部分的產業鏈,而底層的人民時刻感受到壓榨、生活艱辛時,便會開始思考為什麼是這些人掌管我們?這時候,種族主義就成為一個極具號召力的口號,可以把千千萬萬的人民凝聚在一起,共同排斥另一個其實也是很辛苦起家的民族。
簡單來說,當這些人是弱勢的時候,你可能很能夠理解他們取暖的行為,但是當這些人成為有權有勢的族群時,我們很可能轉為仇視與怨恨。像是,如果你身邊有一個人好處占盡的人生勝利組,然後還很跩的覺得自己是特別的,在旁吃力掙扎的你,是不是也很想揍他們一拳。
歷史上清楚的描寫到,早在兩千多年前,猶太人就長期受到迫害與驅趕,在現實環境屢遭挫折的條件下,尋求信仰是非常強大的能量與依靠,好比《孟子‧告子下》中所言:「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曾益其所不能。」每當人遇到困境,常常會想問天喊地:「為什麼是我?」而當探問得不到回應時,進行自我反思往往是一個很好的出口。事實證明,屢經磨練確實可以磨練我們的心志,我們也能從種種受創的經驗中獲得能力的增長。長而以往,猶太人是上帝的選民,這個信仰就根深蒂固的埋藏著每個受苦受難的猶太人心裡,成為他們成長的動力,而他們也確實爭氣,或許是世代具備危機意識的民族性,讓他們很能夠累積自己的財富,甚至在二十一世紀的現代,也傳聞世界百分之八十的財富都在幾個猶太家族裡。
斯賓諾莎 阿佛瑞德 心理治療師 猶太人 信仰

Photo by Gift Habeshaw on Unsplash

想像阿弗瑞德或希特勒在成長過程或是求職路上吃過幾個猶太人的虧,也是不無可能的事,而「過度類化」正是人在面對受創事件時,很容易發生的認知偏誤,我們很可能會把現在遇到的困難,粗略的辨識出原因,這是我們大腦的求生機制很自動化的反應,是為了幫助我們因應遇到的危險。例如遠古的狩獵時代,會在屢次的獵捕經驗中知道,野鹿、兔子等動物容易捕捉,遇到獅子、棕熊等可能會受到生命的威脅。當阿弗瑞德或希特勒在經歷過猶太人的刁難或打壓後,很有可能用歸納法推演出,原因就出在猶太人身上。而這種遭遇威脅而選擇報復的想法顯然無法被一般人所接受,因為太羞恥、太難堪,轉而推崇維護雅利安人偉大的純淨血統,這個說法顯然更受到喜愛。每個人都希望自己是獨特的、受尊敬的,這與猶太人自詡為上帝的選民可能有相似的背景,在屢屢的挫敗中,我們需要去感受到自己是有價值的、被認同的,才有力量好好的活下去。
而亞隆筆下的阿弗瑞德則是在這個時代背景下,除了外在環境討不了好之外,在家族中也沒有得到應有的溫暖與支持,沒有感受到多少愛與認同,人生最大的成就就是希特勒的稱讚與重視。自然而然,為了獲得強大的影響力,走火入魔、從「只是要他們搬去別的地方」到大屠殺,便成了這幾個黨派意見領袖團體極化的結果。
種族優越主義是一件很值得關注的現象,即便是如今台灣的處境,也不難看出深陷其中的爭議。只是2021年的現在,平等、自由被視為普世的價值,所以在個人私心偏頗的當下,還是會稍微思考一下公平正義的社會應該是什麼樣的原則,不至於走向思想的極端。
一個團體或族群很容易為了自身的利益或是自我保護,進而排斥另一個團體或族群,將心力關注在自身的委屈以及對方的錯誤下,忽略了自己人可能也有相似的問題,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在政治上這麼容易看見雙重標準的黨派行為。但卻沒有人願意承認自己是雙標黨的那一方。
阿弗瑞德是二戰時期的戰犯,去掉他屠殺生命的罪惡外衣,最初、最原始那個雙手還沒染上鮮血的幼年阿弗瑞德,可能就只是想獲得認同而已。智力測驗顯示,他的邏輯、智商並沒有優於多少人,但是在這個納粹的旗幟下,他是多麼被看重的思想領袖。很可惜的,弗瑞德里赫,沒能拉得住沉淪的阿弗瑞德,就像每個治療師可能都有幾個難以處理的個案議題,並不是單純治療能力的問題,而是個案的過去經驗影響太深、太重大,短短一週一次的會談還不足以整理人生中的各大議題。何況弗瑞德里赫與阿弗瑞德,幾乎幾年才一次的會談。我好像聽得到弗瑞德里赫心中的吶喊與扼腕,當然,亞隆本來就沒法讓這個虛構的人物去改寫歷史,因為現實就擺在那裡。但我們可以去思考,現實中其實有多少阿弗瑞德,他們在受挫的過往得不到理解,卻在扭曲的認知觀點中得到慰藉,曾經他們的生命中可能也出現如同艾普斯坦校長想幫助他們的人,但最終都在不瞭解中加深挫折與失望。當這些人獲得權力與財富後,會怎麼樣負面的推動這個時代的思想,是我們值得去深思的問題。
斯賓諾莎 阿佛瑞德 心理治療師 猶太人 信仰

Photo by Kat J on Unsplash

如果早一點,我們都能看重每個孩子、每個少年的內心世界,會不會,社會的悲劇會少那麼一點,不!或許是很大一點。傾聽、理解、陪伴、協助調節,是我們每一個人都能夠做的事情,在付出、奉獻之前,必須真的對自己也同等的關愛,才能給予真實的照顧,覺察自己的情緒、感受,關注自己的思考與意念,再來做出計劃與行動。如果我們都能「好好」對待自己,也才能夠學會「好好」對待他人。
#斯賓諾莎  #阿佛瑞德  #心理治療師  #猶太人  #信仰 
分類:親子

藍色心情指南-這裡沒有什麼大道理,只有心理師的深夜獨白!

評論
上一篇
  • 《斯賓諾莎問題》-用哲學治癒孤獨的法蘭科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