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住院記

住院記
就在6月下旬打完疫苗的隔天清早,參加了個線上課程的測驗,一坐大概就差不多兩個小時,測驗結束後覺得坐骨神經有點不舒服,休息一陣後,也覺得全身酸痛,大概是疫苗症候群吧?捱過了幾天愈是覺得開車之後坐骨附近怪怪的。過了幾天上診所拿些止痛藥、肌肉鬆弛劑應該會好些吧?家附近診所看完有些改善,但沒有解決,到辦公室附近的診所看看,除了開藥還加打了一針,似乎有些效果隔天就不痛了,但是.......
效果只維持了一天半,又慢慢發作起來,再看一輪試試,還是一樣的狀況,針打完暫時不痛個一兩天,然後又持續作痛,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於是上大醫院檢查。
醫生說坐骨下方、屁股上方似乎有塊地方發炎,先開藥,要是真的疼痛到受不了或是發燒,就直接掛急診進來後再討論。回家吃藥後不但持續疼痛而且更痛,覺得很像高中時候曾經患過蜂窩性組織炎的感覺,於是直奔急診,驗血後白血球兩萬多,沒得說了,收治。
隔天手術前準備包括麻醉諮詢等等,第三天一早推進去OR。全麻還是人生第一次,吸個兩口好像還沒什麼反應,第三口就茫了。等我清醒的時候,不斷的被問,你叫什麼名字,本來是想回周潤發還是回金城武,但害怕被推回去再整一刀,算了還是乖乖老實回答。
打針、吃藥、換藥、吃飯、上廁所、睡覺
住院的期間,每天就這些件事情在循環。吊著點滴打抗生素、到了時間吃藥,比較辛苦的是上廁所,因為是清創手術,沒有縫合,傷口在迷人的小屁屁,得注意傷口的狀況,更痛苦了是換藥的時間,尤其開完刀的第一週,每次換藥幾乎是痛到全身發抖,我想起二姨說的,死沒有什麼可怕,怕的是病痛。這回真是痛到牙根都快咬斷了。
開刀的結果,醫生告訴我是蜂窩性組織炎,細菌培養結果是金黃色葡萄球菌,即便沒有明顯傷口,但也可能從細小處侵入躲藏、發作,算是運氣比較不好。另外就是血糖偏高了些,問了我飲食狀況,其實這個夏天的飲食真的不太健康,我老爹種植了許多香蕉,然後還青筍筍的就割下來,放著又容易黑,黑了還沒人吃,我老爹很疼惜食物,就想盡辦法冰在冰箱,但東西沒人銷總不是辦法,於是每天早上我幾乎都是三四根香蕉打一杯牛奶,帶出來當早餐喝;還有一個就是芒果,似乎是我老子很怕被偷摘,也是青綠綠的大芒果拿回來一堆,結果要等熟成根本不可能,只能作成芒果青,偏偏他手藝還沒我好,做出來鹹、澀,於是我就指導了他秘方,於是老人家做出心得來,冰箱又是一大堆。整個暑假幾乎都是在銷我老北的產品,這下好了,吃出問題來了。不過住院期間短暫治療之後,仍然回到標準,經過回診追蹤,認為是短期突發狀況,但仍不免交待要定期測量數值,定期回診追蹤。
隔壁床
隔壁床換了兩組人,但都是一個現象,一組六十五歲照顧七十歲,一個兒子還在美國念phd,沒人可替代;另一組八十歲老太太照顧八十二歲老先生,因為疫情陪病者不能隨意換人,加上子女都要工作,於是只有是老人照顧老人,這讓我若有所思。
謝謝關照與關心
由於疫情期間,本來很簡單的家屬住院照護變得很麻煩,不得已把tina chang給拖下水一週,不然要再進來病房得自費四五千塊插鼻孔(pcr)檢測,在疫情解封、開學之際給添堵了實在抱歉。特別要感謝張裕泰主任和趙麗雲護理長在住院期間的關照,謝謝邱玉菁護理長提供經驗與傷口調理知識,備感溫馨。謝謝老同學小胖的關懷,還有雅淳、家圖特別從臺中發了保養品過來。
謝謝因疫情困在中國大陸的二姨跨海的關心,還有同事聖弘兄一個人獨撐工作業務,感覺十分抱歉。
目前我已經回到工作崗位,有些不便的是因為傷口沒有縫合,必須定期清洗傷口及更換新的滅菌紗布。
知道這件事的親朋好友們,謝謝你們的關心,銘感五內;
沒有知情的朋友們也請別掛心,就當我進廠大修了。
一切都在恢復中。
分類:健康

小弟讀過兩年書,塵世中一個迷途小書僮。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