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24

分享

啟德機場的夏日雲煙(下)(七夕情人節)

在機場巧遇,不代表搭飛機也能坐在一起,還好台港航線的飛行時間不算很久,經過一個多小時的空中旅程,飛機順利降落在啟德機場,七月的太陽,把地面曬得有些發燙,允志對莎莉說,表嫂會開車來接機,要不要一起去吃午飯??莎莉說不用了,她要先回家把大包小包的行李安頓好,想想也對,他來香港是輕裝旅遊,她是要回香港老家,有很多的家當很正常,拖著重重的行李一起吃飯也不方便。
香港島很小,人口近600萬人,卻是個龐大的數字,下了飛機,他看到旅人匆匆,生活步調比台北還要快,這時莎莉從包包裡掏出一枝筆來,在機票根寫了幾個數字。
莎莉:「呢個係我電話號碼,有時間你可以搵我,我帶你行街,食飯。」
允志:「多謝學姊,我前兩天要跟表哥一家聚聚」
莎莉:「好的~~記得打電話俾我。」
他們在機場大廳短暫道別,這不是允志第一次來香港,小時候就跟父母親來過香港兩三次,這次是他自己說要來看表哥,其實是期末考沒考好,來香港玩純粹想轉換心情罷了,想不到在這裡遇到莎莉學姊,允志前面兩天同表哥一家吃飯,各地走走,聊聊台灣方面的近況,因為去年發生台海飛彈危機,表哥也很擔心台灣發生戰爭,打電話來關心,還好最後平安落幕。允志跟表哥說,有個同校的學姊助教住在香港,他後天想去找她玩玩,表哥也一口答應了。



香港 台灣

尖沙咀海濱花園廣場

允志:「學姊,今日多謝妳,請我吃好吃的,又帶我來看夜景,我以前就想來這裡。」只不過在香港玩了兩天,思考也開始變得粵語化。
莎莉:「唔使客氣,你知唔知道,聽日係七夕情人節啊??」
允志:「真的嗎??我不知道,只是想來香港玩而已。」
莎莉:「所以,你沒有女朋友??」
允志:「沒有啊,至少目前沒有。」
想起上學期那段不太順利的戀情,只想忘個乾淨。
莎莉:「那我做你女朋友??」
允志:「學姊你認真的,還是講笑話??」允志乍聽之下滿臉錯愕。
莎莉:「暫時認真一下也可以嘛~」她笑起來很開心的樣子。
允志:「那好啊!~可是學姊,我才大一...」
莎莉:「暑假過完不就大二了嘛。仲有,別再叫我學姊,叫我Sally!」
允志:「好,可是Sally姐我明天就要回台灣了。」
莎莉:「那就提早過情人節囉!」
尖沙咀海濱花園廣場遊客如織,他們也開始學起其他情侶遊客,牽起手來,盛夏的晚風雖然涼快,握緊的雙手還是會冒出汗珠,不過這是很甜美的感覺,那晚Sally沒有回家,留在允志下塌的旅館,彼此的關係,好像從海濱花園廣場那一刻開始升溫起來。

香港 台灣

sweet dreams

允志:「妳還記得嗎?上學期那個作弊事件,沒作弊的同學被當掉了,作弊的卻過了。」
莎莉:「記得啊,不過不是我監考的,所以我也不知道真實的情況如何...」
允志:「如果我有作弊,妳會抓我嗎??」
莎莉:「你不會作弊啦,但你的成績該加油了!」
不論是在公開場合,還是發生關係後的學姐,臉上還是一派笑容可掬。
允志:「妳不覺得,對那些沒作弊,卻被當掉的同學不公平嗎?」
莎莉:「我不知道,想要不被當,又不想作弊,就用功一點,好比那些交通違規的人,不想被罰,就好好守規矩,你想違規,就聰明一點不要被抓到,人生不都是這樣?」
允志聽莎莉這樣說,好像也有點道理,是不是跟愛情有點像,想偷吃,就聰明一點不要被抓到,但是想要愛情學分不被當掉,好好努力,仍是可能落到無法挽回的情況不是嗎??

算了,想那麼多幹嘛...

香港 台灣

  

(18+)
她輕輕卸下胸罩與內褲,光溜溜的像個初生嬰兒般,,她害羞的低下了頭,他吻上她胸前因微涼而硬起的尖挺,輕輕揉捏她柔軟的雙乳,然後小舌往她下方的密叢中探進...一陣陣酥麻的感覺從下方襲來衝入她的腦門,讓她飄飄欲仙,半醉半醒....
-

「嗯哼...」她忍不住發出嬌柔的呻吟聲。

好一陣她才回過神來,她拉下了他的褲鍊,吻上了他因興奮而昂起的硬挺,他發出滿足的低吼...
-

經過了一陣你來我往,允志終於把莎莉柔軟香滑的身軀,輕輕抱起來放在床沿,把她雙腿架高成兩座小山,谷間芳草萋萋,淙淙泉水,從谷洞中涔涔湧出,此時這是屬於他的浪漫桃花源。
-

他看著浪漫的山水美景,暫時失了神,方才想起是來尋幽的,他不再遲疑,小伙子一頭竄進那溫暖濕滑的狹窄洞穴,開始賣力的在那通道中忙進忙出,探索尋找他想要的美夢,時快時慢, 有時奮進,有時放鬆,那和慢跑一樣,妳知道的,進行著規律節奏愉悅感,吸氣吐氣輕重緩急,美妙的陣陣聲音,迴響在山林溪穴的桃花秘境中。

「啊...啊...」 她的呻吟聲和她說話時一樣好聽。

-
小伙子在穴裡不斷奮鬥抽插,終於投降,把他不忍釋放出來的精力,統統傾洩在幽穴裡,化成了白濁,涔涔從穴口流出...

「我喜歡你。」莎莉緊緊的抱著允志,小伙子還留在幽穴內,捨不得出來。

「我也喜歡妳...」允志向莎莉的耳邊低語。

兩人深情的接吻。

-
允志沒想過來香港找豔遇,更沒想過要跟自己認識的女生豔遇,但事情就這樣發生,而且就留在兩人的回憶裡。




九月開學後,早課是理論工數,來發講義的是怡雯學姐,允志有點訝異,低聲地問她:「以前都是莎莉學姊發講義給我們,今天沒看到她,她是不是改成負責大一新生了?」

怡雯:「她回香港發展了啊,不留在台灣了。」
允志:「什麼??我完全不知道這件事!!」
怡雯:「你當然不知道,據說她男友希望她留在台灣工作,但她想照顧在香港的親人,所以學期末分手了,在台灣有男友這件事,Sally很低調,是婉婷告訴我,我才知道的。」
允志彷彿五雷轟頂,兩個月前在香港,與莎莉學姊相處的那一天半,完全看不出來她是剛失戀的人。
允志:「謝謝妳告訴我,希望她在香港一切順利...」
他當然也不會跟怡雯學姐說,他在機場遇見了莎莉學姊,兩人還在香港共度一晚。他後來也沒有勇氣想打電話問她,當時她過得好不好,因為他不是她的誰,他也沒有那個資格過問別人的感情事。香港1997回歸中國才隔年,啟德機場因為香港新機場的啟用,走進歷史,不再有飛機起飛。畢業後,那張寫有學姊電話的機票票根,也早已不知去向。

過了兩三年,允志重回母校拜訪老師,郭教授告訴他,莎莉曾經回台旅行,也來母校找過老師們,她沒有進入半導體產業工作,在香港也沒有從事相關事業,反而進入了觀光服務業的港龍航空,當起空姐,這是允志最後得知關於她的消息,她那麼平易近人,做這行應該沒什麼問題吧。香港前陣子因為反送中的關係,不算平靜,回想起她曾說的,就算香港換了面旗子,生活還是要繼續過下去的。
又過了些日子,港龍航空不敵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併入國泰航空旗下,不知莎莉學姊還繼續做空服員嗎??特地選搭國泰航空的飛機出國,不知道是否能像當年那樣,巧合地遇到她??想想也不對,她大他六歲,應該早就不當空姐了,除非當起座艙長。
總是笑容可掬的莎莉,外表有別人做不到的堅強,但有時內心也會渴求他人的安慰吧,啟德機場現在變成住商開發區,有住房單位,也許她早就結了婚,有機會在那邊買房住下來,跟他們當年在啟德機場話別的回憶,繼續生活著,他永遠記得,當時她在啟德機場跟他道別時,那帶著優雅動人的笑容,還有那可愛的廣東國語嗓音。
香港 台灣
(啟德機場的夏日戀情,完)








香港 台灣
#香港  #台灣 
分類:日記

[email protected]

評論
上一篇
  • 啟德機場的夏日雲煙(上)
  • 下一篇
  • 色鉛+電繪》ninomiya的星世界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