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引爆青春焦慮──從《聽說桐島退社了》透視青春期的人際關係



近幾年火紅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我的少女時代》打著青春回憶,衝高票房,在火紅的片段中,身為校草校花的男女主角,上演甜蜜戀情的戲碼,這樣子的青春,真的是所有人的回憶嗎?
我所記得的青春,絕非充滿了粉紅泡泡。青春期應該是充斥著擔心成績隨時掉下來、與好友吵架、團體不適應等等的煎熬,也是這些煩惱編寫成長的扉頁才對。那市面上有貼近真實的青春作品嗎?

  

故事介紹

《聽說桐島退社了》對青春做了另一種註解,小說以排球社社長桐島退社事件為導起點,像蝴蝶效應般牽扯出相關人,發掘他們不為人知的小劇場。
購書由此去
聽說桐島退社了 日本小說 人際關係 青春電影

(圖源:博客來)

  

閱讀的理由:回溯人際關係的起點

《聽說桐島退社了》帶我們回到學生時期,回顧人際關係的起點。人際關係伴隨我們漫長的人生,青春期建立的人際模式,可說是影響我們的一生。包括:如何交友、如何融入團體、如何獲得認同,這些重要的社會意識,從青春期開始,每個人都努力摸索,而過程中有多少贏家,就相對有多少輸家。
學生時期的人際關係,目的是為了要融入團體,確定自己的定位。從心理學家Erickson的發展論來看,青少年期的目標就是尋找自我認同,而認同的開端是取決環境對自己的反饋。透過自己與其他人的互動,判斷自己的定位,不論是學霸、社長、班長、邊緣人哪種標籤,都是證明自己定位的方法。
聽說桐島退社了 日本小說 人際關係 青春電影

Erickson人生任務發展階段,想起來教心有夠愛考(圖源:阿摩)

這樣的定位方式漸漸形成一種階級模式。用同心圓來看,最外層的下級,簡稱邊緣人;往內可統稱中級,佔最大的群體;最核心的上級,就是青春電影裡的男女主角。《聽說桐島退社了》清楚描繪出學校的階層關係,上級、中級、下級的人們各自如何過活,又是如何互動?一起看看書裡的角色們吧。

  

角色登場:校園的階級

一、下級──前田涼也
聽說桐島退社了 日本小說 人際關係 青春電影

(圖源:同名電影)

前田是電影社社長,聽到電影社我們的想像是什麼?大概是一群怪咖聚集,一身宅男裝扮的人吧。前田與他的朋友確實如此,他們經常在教室角落討論電影,體育課他們跟不上帥哥們。
我們可以很精準地將電影社歸類到下層,不為什麼。在學校裡只要非熱門的運動社團、音樂社團、舞蹈社團,都有落入下層的危險,只是有一個強烈的特殊嗜好,沒有傷害他人,也很有可能被排擠。這是青春期的我們沒辦法辨別是非,容易落入從眾的現象。
下層人物的生活是如何呢?仔細想想一定很不好受吧。前田就很抑鬱,當電影社好不容易因為作品得獎,而接受表揚,卻備受冷眼;去合作社還被女生嘲笑,為什麼有人可以如此明目張膽呢?前田的努力並未換來尊重,反而加深了標籤,更加不能逃脫眾人得以踐踏的身分。
電影社是前田喘息的地方,然而他終究得在班上生存。班級總會有種「空氣」,譬如上級與下級明確的界線,前田也懂得讀空氣,為了不讓自己成為眾矢之的,前田選擇變成透明人,除了朋友,班上的人對他視而不見。邊緣化的前田,最終喪失在班級中的存在。
前田國中的時候與小霞都喜歡電影,兩人成為朋友,後來升上高中,兩人卻都不再說話。前田發現小霞已經進入某一上層群體,而不好搭話;而小霞則顧忌前田會害她被朋友貼上怪咖標籤。我們不能責怪小霞,小霞沒有如她的朋友嘲笑前田,她仍然善良,群體的壓力讓她選擇傷害別人的心。
這種校園生存法則,現在回想起來,傷疤還隱隱作痛。

二、中級──澤島亞矢
澤島是管樂社社長,是一個文靜女孩,屬於「中層」。文靜女孩是教室裡的重要群體,她們不起眼,謹守本分,不發表意見,自己湊成一個小團體。文靜女孩的煩惱,大多繞在人際、暗戀,但往往只能像澤島一樣,坐在位子上,微笑著。
青春期的女孩團體,相較於男生複雜許多。團體對女生而言,不單只是聊得來的朋友,而是訊息流通處、校內的歸屬、不被討厭的證據、階級歸屬的證明,為了獲得這些好處,就必須遵守團體潛規則,否則就是「切八斷」的處罰。
人際關係就像玻璃精工一樣,外表十分耀眼美麗,會反射陽光,將光線朝四面八方散射,然而只要手指一碰就毀了,光線一照內部就會產生歪七八糟的形象。
澤島與新朋友志乃的互動,不禁回憶起女生團體。志乃原本屬於高層團,但和其他人鬧翻選澤島當新歸屬,而她之所以選擇澤島,不外乎兩個原因:一是她迫切需要新團體,才不顯得落單,而被歸類到下級;二是澤島是安靜的女生,可以聽她說話、配合她。而澤島也確實如此,她通常只是附和志乃,繞在男孩子和外表的話題,沒講多少真心話。
戀愛,在女生團體裡不只是個話題,更是種較勁。澤島羨慕可以和男生自在談話的志乃,由此可知與異性談話的能力,是青少年互相比較的項目。在聽到志乃也喜歡暗戀對象龍汰時,她的心也跌到谷底,一直以來她只敢偷看他,不敢直接找他說話,身為中層居民的她哪有本事贏過曾是高層居民的志乃呢?
在人際上如履薄冰、做什麼事都綁手綁腳、為不夠漂亮和吸引人自卑,為了這些,中層女孩們總是一忍再忍。管樂社比賽前夕,為了繼續練習,澤島於是提議去KTV偷偷練習,這個危險的建議沒想到每個人都同意了,反而覺得做壞事特別有快感,「觸犯禁忌」讓一直小心翼翼的澤島,成為宣洩的出口。這樣煩惱的青春,充滿著焦慮。

三、上級──菊池宏樹
菊池外表帥氣,是棒球社主將,擅長運動,有漂亮的女友,風雲人物桐島的朋友,是標準的上級,是在電影裡出現的男主角,每一個女孩的青春都有這號人物。
而這樣光鮮亮麗的人物,他們的心聲並非如外表般一片美好。菊池深諳自己的地位,是外在給他貼上完美的標籤而來,他依賴這些,卻又徬徨,他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甚麼。桐島退出排球社的決絕,就好像狠狠打他一巴掌,桐島輕而易舉地離開,自己卻被留在完美中。
菊池心裡羨慕著前田。前田沒有標籤的束縛,清楚自己的方向,並勇於執行。反觀菊池每天表面上跟朋友玩,卻總是心不在焉,內心不斷繞著煩惱:
我最害怕的,或許是發現自己認真做了後,卻什麼也辦不到。我領悟到自己事實上無法面對、也無法逃離被人稱為潔白畫布的人生。
在面臨人生的交叉點,其實菊池也如其他人徬徨,而不是我們以為的瀟灑。別人羨慕的一切,菊池卻感到煩躁,他害怕自己什麼都做不到,也害怕茫然的未來,因此前田對電影的熱情,他是最有觸動的。
我們會憐惜前田的邊緣、澤島的壓抑,但很難想像如菊池這樣的人物,他的煩惱是隱藏在歡樂的背後。作者對於人心的體察相當敏銳,真實反映這些風雲人物的內心,因為不可能有人是完美的。一直以來羨慕完美的我們,或許變得能夠放下遺憾的青春。

  

啟示:坦然面對人際關係的起點

聽說桐島退社了 日本小說 人際關係 青春電影

(圖源:同名電影)

看《聽說桐島退社了》好像在看回憶,那個對一切懵懂的自己。複雜的人際關係,使每個人或多或少留下不堪回首的往事,可能是被傷害,更可能是傷害別人。這些類創傷的記憶,全部溶於骨肉,讓我們成為現在的我們。
故事中的每一個角色都代表一種人,來自校園中的不同階層,萬幸的是,我們都在這個階級制度活下來,散布在社會各地。無論我們經歷的青春如何,當有了《聽說桐島退社了》的出現,我們再也無須害怕,知道不用躲起來悲傷,因為這才是最真實的我們。我們要相信,過去發生的一切,是為了讓自己成味更好的自己。
影視作品大多以衝票房為主,要符合多數人的需求,文學作品則不一定,好的文學作品反映現實,關照所謂的「枝微末節」。所以說文學是公平的,不管是多麼與大眾脫節的人,有一天他會成為小說主角,標誌一種人生類型,在文字中變成永恆的存在。
#聽說桐島退社了  #日本小說  #人際關係  #青春電影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疫情間保持清醒 ── 《鼠疫》的啟示給陷入COVID-19的我們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