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梔子花-6

花徑小說
  

腦補小說,不喜勿入,無關現實

開鏡後這幾日拍的都是越洲城的景,溫周一行人
大家多相處之後,也愈來愈瞭解彼此個性,處的自在些了
通常一群人在,都是張哲瀚話撈,會先發話和大家閒扯
不過有時候話題都沒持續很久大家又靜了
不知道是大家還不熟還是他的話不有趣
這時張哲瀚就會感慨,這是代溝嗎?
還好總有個傻笑的龔俊總會附和他的話題,萬幸。
但今天他倒是有點反常
雖然看起來和平常相差不遠,有說有答,但今天他嘆氣了幾回
不知道是在煩心什麼
就算找話和他打哈哈,過一陣還是嘆了氣
忍不住的,就和他說了
"不能嘆氣,嘆氣會帶走好運氣。"
==============================================
工作結束回酒店梳洗完
張哲瀚頭上包著大毛巾走出來就看到龔俊在沙發上坐著
這畫面有點有趣,
龔俊一手甩著扇子,眼睛緊盯著劇本,嘴裡則重覆唸著台詞背頌
扇子是武指老師交代的功課,讓他時刻帶著,多練習,到時候用才會順手
他也是挺認真的,連背劇本也都還在轉扇子。
張哲瀚悄悄走到沙發背後看了他的劇本,
看到台詞旁寫了不少註解,看來,也是下了不少功夫。
他從扶手處翻過去盤腿坐在他身側,一手伸過去搶了他的劇本。
龔俊背的專心沒發現他走近,劇本被拿走時,扇子也掉落在地
他低身撿起,說著:我背台詞太大聲吵到你了嗎?那我等會小聲點。
張哲瀚翻了幾頁,每頁的溫客行的台詞旁都寫了些註解
和...自己的習慣相似,自己總會先構築起這個人的個性、想法
才用這個人的想法去想像是用什麼情緒、什麼表情說出這些話,
融入到這個角色,讓角色帶著自己動。
張哲瀚:怎麼今天一直嘆氣?
龔俊有點意外張哲瀚回的話是這個,
也沒想到今天在片場的嘆氣,他還關心著。
"就..."但有點不好意思說出口。
張哲瀚眼睛瞄了下他又看回劇本 "不想跟我說?" "也沒關係,不要影響工作就好。"
"不是,就..."
龔俊深吸了口氣,娓娓道來
"我平常都會上網看一下評論嘛,我們劇其實滿多人不看好,這我知道"
"不過今天看到一些說我造型醜、演技差"
"啊,我不是說我介意罵我的這些內容。"
"只是覺得...我知道這劇組裡用心的人很多,劇裡更會演戲的人也很多。"
"雖然不知道我是不是運氣好才拿到這角色,但我很怕自己如果扛不起這戲,會讓其他人的付出白費。"
原來不是自己會對這劇的表現感到有壓力。
張哲瀚翻著他的劇本沒抬頭,只回了句"你當演員多久了?"
看到他有些地方對溫客行的想法註解,和自己有同樣的看法。
龔俊想了想說,"5年"
"為什麼想當演員?"
龔俊這回想的久了一點
"原本都是接拍廣告的工作,但因為演戲能讓角色有靈魂、有生命。"
"我想要有這樣的作品,所以我想當演員。"
"讓自己的表演是有生命的。"
"你之前演戲的時候都是隨便演演嗎?"邊說著手指又翻過了一頁。
"才沒有,雖然我知道自己還有不足,但每部戲我都有用心去準備、去表現。"
龔俊急急的回,深怕被誤會自己是對工作隨便應付的人。
其實他是有想法的,或許就是有自己想法,才會擔心自己的表現不如預期吧,自己何嘗不是。
自己不也是因為喜歡表演、喜歡演戲,
即使沒有紅,也還是一部一部戲的去努力嗎。
突然有一種想拉他一起,比肩一起面對接下來的挑戰的念頭。
張哲瀚站起身看著他伸出了手
"怎麼?還不想起身?"
龔俊楞了下,隨即想起,這不就是剛剛正在背,明天要拍攝的自己的台詞。
看著張哲瀚的微笑,像是帶著光似的,
他也伸出了手回握那隻伸往自己的小手。
張哲瀚使力一把將他拉起,對著站在身邊的龔俊說
"再有才華的人也沒辦法保證一定會成功,但努力的人,總有被看見的機會。"
這句話不單是說給龔俊聽,在自己每次低潮時,他也總是一再以此提醒自己
而這次,他有了一起面對挑戰的隊友。
張哲瀚坐回沙發,示意他也坐下"來對戲吧。"
龔俊點了頭坐下
張哲瀚翻了明天的幾個場景和他對起台詞
這人確實很認真
他接了前句,龔俊就會正確的接出後一句,背得很熟。
但對了幾段後他突然發現,龔俊似乎沒移開過眼神
一直盯著自己,眼神還有點...溫柔?
果然劇組選角眼光不差,怎麼會有人說他醜,瞧瞧他這個眼神...
要自己是個女的,被他這樣盯都要尖叫了吧。
他清了下喉嚨發個聲,回了句"哎,你這裡眼神不對,這裡溫客行應該要注意的是四週"
只差沒把不要一直盯著我說出口了。
龔俊只是覺得原來張哲瀚人這麼好
不是只和他分享武打戲的技巧、對戲
甚至在自己吐露內心的擔憂時,他也能這樣鼓勵自己
心頭暖暖的,那個不安的感覺好像稍微消失了
他沒有忽視任何一部戲,只是自己目前還不算厲害
他希望每部戲的自己至少能做到有進步
只是每次的進步都是得靠自己慢慢摸索,
而這次,覺得自己不是孤軍奮戰。
至少,在張哲瀚身邊這當下,心裡很安定,
一時沒發現自己一直盯著他的臉看。
聽到張哲瀚的提醒,龔俊頓了下回了聲好,
哲瀚老師這麼幫助自己,應該更專心才是啊,趕緊回神。
接著更投入在對戲裡,所以沒注意到,張哲瀚此時微微泛紅的耳朵。
#花徑小說 
分類:娛樂

評論
上一篇
  • 隨筆雜想-七夕
  • 下一篇
  • 山河令-14 雨夜毀玉簫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