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讀書心得】偉大城市的二次誕生:紐約街道再造*

內容摘要

Janet Sadik-khan是前紐約市交通運輸局局長,在其任職的七年(2007~2013)間觀察都市裡人們移動的方式,跳脫過去交通工程手冊的教條,以人們的需求出發,重新規劃運輸政策,導入新的街道設計語彙,創造出新的紐約。除了傳統的交通工程之外,Janet Sadik-khan嘗試帶入行人廣場、自行車道、公車專用道,小汽車在街道上不再專美於前,讓我們重新思考誰擁有街道的路權?拜科技之賜,運具選擇不在只有私人運具和大眾運輸的對立選項,我們可以透過租賃的方式共享單車、機車甚至汽車;也可以透過監視器管理路況與公車專用道,減少道路空間上的物理屏障。時任市長為Michael Bloomberg,已要求統計數據證明成效聞名,當然Janet Sadik-khan也不例外。當時運輸局的作為相當創新,沒有既定的指標可以參考與評測,也很難量化,但Janet Sadik-khan都設法做到了,甚至發展出了評估街道經濟的方法與手冊供其他城市參考。

個人觀點

「街道」是人們往來移動的路徑,同時他也不是專為汽車而設計。有一個概念是「完整街道(complete streets)」,主張街道的設計應是安全、包容、彈性和多元來滿足不同的使用者的需求,從行人、自行車到汽車和輕軌,甚至可以是公共領域的延伸。Janet Sadik-khan在大大小小的紐約街頭,設置行人廣場、自行車道、公車專用道一步步侵蝕汽車的空間,當然引起汽車駕駛的不滿。小汽車盛行的年代,逐漸成為運輸工具的主角,尤其美國小汽車的相關基礎建設也相當完善,大部分的交通工程也圍繞著小汽車設計,行人與社交活動漸漸地被趕出了街道。縮減車道的空間並不一定會造成交通壅塞,反而能使運具選擇上有更多的選項,依據不同的旅次特性有適合的運具模式,並同時使社會發展更為公平。
在提倡人本交通的現在,我們應該重新思考街道的路權要如何分配。首要之務便是改變我們對「街道」的看法,從交通工程師到街道使用者都以車本的視角看待街道,道路寬度的決定、路口時相長度、服務水準評定等,都以小汽車為基準做規劃設計。試想未來的街道斷面規劃時,考量往來的行人流量、路口考量行人視埠提升安全性、規劃(副)大眾運輸優先路權等,從更多元的角度出發使街道容納更多元的運具選擇。想想為來有一天,走在街道上行人不用再畏懼汽車的威脅,而是能夠互相尊重。
交通是居民往返各點的重要行為,與其生活息息相關,日復一日的交通運輸行為早已如反射動作一般,對於一些物理上或是策略上的改革,必然會有反對的聲音。Sadik-khan在交通運輸改革政策推行的過程中,也不忘將民意納入考量,當然是與民眾溝通交流與傾聽意見,而不是與他們起舞。
「事先告知」、「成功案例」和「事後成效」是Sadik-khan常用的手法。事先告知能讓居民有預期改變的心理準備,透過各種說明會也能藉機向民眾說明這項改變的原因、目的以及未來要怎麼做;成功案例能讓民眾更具體地看見成效。但是有些新的創舉或是與習慣差異太大很難透過事先的說明交代,也無適當的成功案例,就需要具有魄力的首長帶領,並在事後提出具體的績效(特別是在Michael Bloomberg市長的領到下),向民眾說明成果。例如:建設自行車道和公共自行車租賃站時,就充分的與社區溝通之後才進行,也避免掉了大部分的爭議與反抗。交通3E的其中一項是education,其本質在普及各種交通運輸知識,在學術上很多新的概念或許有助於改善問題,但若無法讓民眾理解並在生活中實踐,那終究只是紙上空談。

延伸思考議題:中興新村標線改造工程

前陣子公路總局南投工務段在中興新村進行了標線改造工程,在臺十四乙線(中正路)增設左轉車道及圓環的重新設計,將原先混和車道(4.5米)加路肩(1.1米)的斷面設計變更為中央槽化島與混合車道並取消路肩,同時槽化線在路口時為左轉的待轉空間(左轉車道)。原本過寬的路肩長期做為違規停車及機慢車道使用,路肩移除後居民認為影響到商家的營業和機車與行人的交通安全,同時偏心式左轉路口設計被當地看起來像「蛇行」。
此事件大概可以重南投工務段、當地居民、公路團體三種視角來分析。南投工務段為了改善原先道路違規臨停與事故頻仍的問題,以標線重繪的方式調整斷面設計以引導車流與避免路肩爭議;當地居民覺得此標線設計與使用習慣不符,要求改回原始設計;公路團體則認為是當地居民長期錯誤地理解道路標線而導致積非成是的交通習慣,應該藉由這次引入最先進的道路設計順便改正。
前面提到,再先進再理想的道路設計,若不能被使用者給接受並實踐,那終究只是理想的空談。對於居民而言,平日並不會像工務段和公路團體一般,吸收所謂的交通新知,看到的只有變更後的結果,因為缺乏溝通討論的過程。就民眾參與的角度而言,政府僅執行到了治癒(教育)(therapy)的層次,更進一步來說應蓋至少要達到告知(informing),甚至是諮詢(consultation)的層次,南投工務段的做法比較接近要求民眾去適應新的規則,卻在整個政策執行的過程中忽視了民眾的想法與意見。
Sadik-khan局長不論是在建置公共自行車租賃站或自行車道時,都會與社區充分的溝通。但若是像行人廣場這類的創新嘗試,會有試驗期並評估具體的改善成效,來說服民眾。就中興新村的案例而言,不論用上述哪一種方法,態度上都相對和緩一些,或許反彈聲浪就不會那麼大。

總結

全書以Janet Sadik-khan擔任紐約市交通運輸局局長期間,將原先車本的街道設計轉化成人本與完整街道的概念,然而她並不以以專家自翊其政策,而是透過與社區溝通和績效評估取得大家的認同。臺灣當今的道路交通仍然以車本位思考,也該開始思考街道設計該如何轉變,同時這些轉變措施要如何讓習慣於舊有制度的民眾接受且適應,相信紐約的街道改革會是一個很好的例子。Sadik-khan在書的最後說道:「現在街道設計已有了新的語彙可以滿足城市居民的需求,我們對街道有了新的期待,也有了紐約。」期望我們對臺灣未來的街道設計也能有新的期待。

書籍資訊

書名:偉大城市的二次誕生
原書名:Streetfight: Handbook for an Urban Revolution
作者:Janet Sadik-khan, Seth Solomonow;譯者:高子梅
出版年:2016年;翻譯本:2018年
出版社:臉譜

相關影片

#讀書心得  #偉大城市的二次誕生  #都計日常  #街道再造  #人本交通 
分類:旅遊

現為都市計劃學系學生,關注領域包括:都市規劃與設計、交通運輸系統、生態與永續發展。這裡像是我的學習筆記,記錄各種我有興趣的主題,也歡迎讀者留言討論不同的觀點或看法。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