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4

分享

凝於舌尖的美好記憶

筆者第一個關於冰淇淋的記憶,應該是幼稚園到小學之間。
那年夏天,幼小的筆者因被父親責罵,坐在客廳沙發抽抽搭搭的哭著,哭到快喘不過氣時,阿嬤(這邊指的是外婆)拿了一個圓形小塑膠盒走到身邊,和著淚眼的筆者接過一看,是冰淇淋,而且是芋頭和香草口味各佔一半的冰淇淋。
「來啦,趕快吃。」,疼孫的阿嬤笑著催道,基於將愛吃的東西留到最後慢慢享用的習慣,先從香草口味的那半開始進攻,用尚未發育完全的右手握著木匙,笨拙地將冰淇淋挖入口中,又冰又甜的美好滋味瞬間開啟筆者對於甜點的味覺,不一會兒,塑膠盒內的冰淇淋全數進入筆者小小的五臟廟,淚痕未乾的臉頰重新漾起笑容。
甜點味覺大開後,因父母忙於工作,筆者與父母相處的時間並不多,吵著買冰是筆者幼時向父母撒嬌的手段之一,只要不是太常吃,兩人都會買小份的蛋捲冰淇淋給筆者解饞,在筆者母親將筆者帶至公司時,請託麥當勞員工幫忙注意筆者是否有乖乖在位子上外,還會給筆者買一支小支蛋捲冰淇淋,並交代筆者乖乖等她,而筆者也會在麥當勞座位區舔完冰淇淋,邊喝水邊等母親忙完工作,有次,筆者母親給筆者買了一小盒小熊橡皮擦,腹大如鼓的小熊一臉滿足地舔著嘴唇,而腹部處則可以看見許多可愛的小熊橡皮擦,回到家的筆者立刻興奮地向父親獻寶。
「哇啊~小熊肚子裡裝了好多蛋捲冰淇淋喔。」,筆者父親笑著說。
從此,蛋捲冰淇淋成為筆者最愛吃的冰淇淋之一。
因阿嬤愛吃冰解渴的緣故,冰箱冷凍庫經常有從雜貨店或全聯買回來的冰淇淋、冰棒,有時還有冰沙,燥熱難耐時,阿嬤總會邊說著好渴,邊叫筆者去冰箱拿冰,潛移默化下,筆者也愛上冰淇淋冰涼甜蜜的滋味,吃完正餐後,走到冰箱拿出一支冰棒、圓形小塑膠盒裝冰淇淋,或是用鐵湯匙從家庭號冰淇淋桶挖取冰淇淋到馬克杯中,坐在客廳沙發上,配著一本課外書或動漫慢慢地吃著,有時甚至還會故意把冰淇淋攪成奶昔狀再吃。

筆者喜歡挖冰淇淋大口吃(Photo by American Heritage Chocolate on Unsplash)

因家裡人較多,甭幾天,冰箱裡的冰淇淋就全數進入所有人的五臟廟中。
「大阿姨,冰淇淋好好吃喔。」,在冰淇淋快吃完時,我會邊吃著僅剩的冰淇淋,邊對坐在旁邊的大阿姨說,弦外之音就是招他去附近的全聯買冰。
「好吃?走幾步路就有啦。」,坐在沙發上的大阿姨俏皮地懟了回去,意思是想吃就自己去買。
國中放學時,家中早飯和學校午餐的熱量早已被快速增長的身體消耗殆盡,由於大部分零用錢都拿去買喜歡的書和文具,買點心充飢僅是偶一為之,有時會買手搖飲、雞排等食物,當然,也少不了去超商跟一堆同校學生擠著買冰棒解熱解渴,此時,冰淇淋已成為筆者最喜歡的甜點,只要是跟冰淇淋有關的甜點,都會想買來嚐嚐,到市區就讀高中後,就連朋友在看電視時,也開始學筆者將剩不到一半的家庭號冰淇淋桶抓在手上,像個沙發馬鈴薯般用湯匙一匙一匙送進嘴裡,在假日出來玩時,也會跟居於市區的朋友用零用錢買較高價位的cold stone冰淇淋一起吃,一起吃較高價位的冰淇淋,是高中的小確幸之一,高中謝師宴的Buffet有牛奶和芒果冰淇淋,但就連挖勺也無法撼動堅硬如石的冰淇淋,有位想吃冰淇淋的女同學便半開玩笑地對熟識的男同學道是男人就幫忙她挖冰淇淋,而冰淇淋總有融化變軟的時候,筆者也在最佳時刻享用到牛奶冰淇淋。
大學時由於某些因素開始暴飲暴食,也胖了20多公斤,減肥時自然也與冰淇淋暫別,在瘦下不少體重後,久違地買了麥當勞的大支蛋捲冰淇淋,用舌頭將第一口冰淇淋送入口中當下,孰悉的甜美滋味振奮早已習慣清淡口味的味蕾,多巴胺產生的欣快感令筆者暫時忘卻減重的痛苦,但深知甜食只能淺嚐怡情下,戀戀不捨的享用完冰淇淋後,回歸到減重生活。
筆者愛吃冰淇淋的程度已到眾所皆知的地步,在高雄讀書時也被朋友當面說每次出來玩手上都會有一支冰淇淋,雖忘記當時回復朋友的話語,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當時的自己,一定是一臉滿足地吃著冰淇淋吧。

毛利小五郎因為錢包大失血痛哭流涕,這首片頭曲《一秒ごとに Love for you》裡還有倉木麻衣宣傳該曲的形象照廣告看板之置入性行銷彩蛋(https://www.bilibili.com/s/video/BV1rD4y1m7zM)

感謝你點進來閱讀我的文章,如果喜歡我的文章,歡迎按愛心和幫我在likecoin按鈕拍5次手,你的回饋是我寫作的動力之一。
分類:美食

雜家型寫作者 我手寫我心 我寫故我在 文章同步發布在 https://medium.com/@tingyu023044、https://vocus.cc/user/@tingyu023044?page=1&tab=new

評論
上一篇
  • 永世稱頌的人性光輝 — 《大長今(대장금)》
  • 下一篇
  • 被時代軋壓的女性臉譜 — 《八二年生的金智英(82년생 김지영)》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