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鯰尾藤四郎-極- 〈刀紋/獨佔慾〉

刀女審,有特指女審,R18,文透下收。

  「啊!」



  平日穿的長洋裝雖然看似厚重,裙擺下緣稍微較寬要大步行走非常容易。在忘記自己已經換衣服的○○重心不穩往前傾跌時,鯰尾比離她更近的骨喰快一步上前摟住她。

  出陣回來尚未洗漱,沾在衣上的塵土大半跟著拓在淺粉布料,留下醒目印子。



  「這下又要換一套衣服了……」比起差點跌倒的危機,○○似乎沒注意到這個高度正好讓鯰尾的手臂托在自己胸下。被稍微往上擠的衣襟,不那麼服貼的隆起褶皺。

  「主,請小心。」平淡到聽不出情緒的嗓音,和一般為人所知的「鯰尾藤四郎」相異,看向她的視線能感覺到不是很開心。

  

  ○○順著他的視線低頭,衣襟有點開但沒有走光疑慮。當下起了玩心故意挺一挺胸,盡量靠近他耳邊問:「覺得舒服嗎?」

  「主要是這樣粗心大意,今晚花火祭會沒有乾淨的衣服可穿。」給她這句誰都聽得出是心情不好的回答,讓她站好的鯰尾公事公辦的呈報出陣結果後就逕自退下。





  花火祭現場的空地非常熱鬧,已經開始玩的本丸成員知道鯰尾沒來,卻沒發現說要換衣服再來的○○也沒出現。





  鯰尾頭髮還帶有洗沐後的溼氣,跟他的唇舌一樣滑溜地貼在○○肌膚上。



  重新換過乾淨浴衣,帶子在她腰下散成鬆垮圓圈。半敞衣襟露出的部分透著並非因為溫度而生的緋紅,傍晚還存心為了捉弄而強調的豐乳,被他握在手裡捻撥小小櫻果。



  就算知道本丸只剩兩人,倉庫裡只有遙遠的花火爆開聲陪襯,她還是習慣性之緊抿雙唇避免發出任何聲音。



  代替手指描繪她身上刀紋的舌頭,帶給她比起癢更強烈的被愛撫感。

  

  要是垂下視線,看見在自己胸口的鯰尾讓她羞怯。但是移開視線會清楚感覺,看不見的地方除了胸口之外,腰帶失去限制作用而散開的下擺,自己腿間正被鯰尾大腿頂撐著。

  稍微踮起的腳尖在撐不住時,隱隱滲出春水的祕丘磨著同樣衣不蔽體的他。

  

  幾次來回,鯰尾索性托住○○的臀,主動用被沾濕的腿蹭她因雙腳懸空無從抵禦的下身。偶爾角度對了會淺淺揉開被包覆在裡面的花蕾,類似結合姿勢卻沒有進入的硬挺處,前端也在她下腹側面留下微潮劃痕。



  明明羞恥到無法直視鯰尾,○○的身體卻在他熟稔挑逗下有越來越強烈的回應。無法推開他的雙手,因體內間歇流竄的快感而緊抓他肩膀。

  讀懂她的身體語言,鯰尾將她抱更高點,讓她沾染蜜液的大腿根被自己的腰分更開。早已準備好的慾望,在失去遮蔽的蜜花上,每一下摩擦都讓她顫抖。



  親吻自己的刀紋,細碎的吻從刀紋一路向上,溫柔地經過鎖骨、下顎,直到她忍耐不發出聲音的唇。

  看著被情慾染上一層水霧的黑眸,鯰尾變得低啞的嗓音,問出和她傍晚時為了捉弄他而問的類似語句 :「妳覺得舒服嗎?」
#綺夜恋帖  #刀女審  #轉蛋  #小說  #刀劍亂舞 
分類:藝文

刀女審限定,目標全刀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