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巴夏 -自我懷疑的本質

問:嗨!巴夏。
巴夏:祝你有美好的一天。
問:能在這裡和你對話,我非常興奮。
巴夏:能和你們所有人對話,我們也很興奮。
問:我的問題是,關於我現在的(人生)旅程。
我一直在自我賦權上下功夫。
我最大的渴望就是能給字充分的授權擴展自己的能力。
但是,我現在掙扎於我內在的批評。
巴夏:你掙扎於什麼?
問:我內在的批評,我內在的那個聲音。
會批評、評判我自己。
巴夏:好的,你和那個批評你的聲音,會有什麼樣的對話呢?
問:就是一些我想完成的事情。
一些我想顯化的事情。
有一些時候我會練習自愛。
我會感到自己很有價值。
但是有的時候,我感覺我自己只會批判自己。
巴夏:那是因為你對自己正在做的事情的結果有某種堅持嗎?
還是你只是為了喜悅/興奮本身才去做那件事。
批評是在你覺得自己沒達標時才會出現嗎?
問:當我認為自己不夠好或者沒有價值時。
巴夏:你什麼?
問:不夠好。
巴夏:對什麼而言不夠好?對做你自己而言不夠好?
還有誰能更擅長做你自己。
問:對,那我要怎麼停止…。
巴夏:注意到沒,很多人會說「對!」,但是又繼續之前的思路。
能做你的人,只有你自己。
所以你足夠好,因為沒有任何人能夠比你更好地做你自己。
問:怎樣才能讓這個信念經過我的大腦呢?
巴夏:你是要我帶著釘子,開著一張「信念之車」經過你的大腦嗎?
如果你相信這個信念的話,需要付出什麼代價?
問:對。
巴夏:我是在問你。
對你來說,要怎樣才能讓你相信自己足夠好。
你告訴我,需要做些什麼?
如果我輕敲一下你的肩膀,那樣夠嗎?
如果我更加猛烈地給你一拳,那樣夠嗎?
如果你陷入一個意外事故,那樣夠嗎?
到底要付出什麼?
問:那就是我的掙扎,我不知道。
我只想知道(自己足夠好)並且擁有它。
巴夏:那麼是什在阻止你知道它呢?
是什麼想法、什麼信念在阻止你對自己說「我知道的」。
你這是在做一個選擇。
你這是在做一個決定。
為什麼你會去選擇「去不知道」一些你本可以選擇「知道」,確實是那樣的事情呢?
是什麼在阻止你說。
夠了!我就是知道自己足夠好,我之澳確實是這樣。
是什麼在阻止你知道它。
問:我猜是因為我懷疑我自己。
巴夏:那懷疑是什麼呢?
問:我不信任我自己。
有的時候。
巴夏:懷疑不是信任的缺失。
而是一個選擇一個相信「與真我不對齊的信念」的選擇。
懷疑是因為缺乏信任。
而是對一個你不偏好的頻率的100%的對齊。
所以,為什麼你要選擇把信任全部給予你不喜歡的東西。
而不選擇把你的信任給予你更偏好的呢?
為什麼?
為什麼那對你來說更合邏輯呢?
問:是的!那就是我想讓它停止的。
巴夏:但是我正在問你一個問題,你沒有在回答。
為什麼相信你不偏好的,對你來說會更符合邏輯?
而不去相信你偏好的呢?
是什麼阻止你去相信「相信你自己」與「不相信你自己」同樣強大。
「相信你偏好的」與「信任你不偏好的」有相同的力量。
為什麼你會製造出一個區別來呢?
在你的頭腦裡,在你的信念裡與其「相信你偏好的」。
「相信你不偏好的」會更容易。
為什麼?是什麼信念讓你覺得那樣做比這樣做容易?
因為兩者都是相同等級的相信。
你對不偏好的東西的信任是100%的。
你對偏好的東西的信任也是100%的。
是相同的等級。
是相同的能量。
(兩者)有什麼區別呢?
為什麼選這個而不選那個?
為什麼你要讓兩者有區別?
就好像你不偏好的東西會更容易。
而相信你偏好的東西就不容易似的。
問:對,所以我正在試著打破那個模式。
巴夏:它不是一個模式,注意你的定義。
它是一個你時刻在做的選擇。
記住當你知道它是模式時。
它就不再是個模式了。
一個模式是指你對你正在做的事情毫無察覺。
如果你知道你正在做什麼,你其實是選擇去那麼做。
所以問題是「我為什麼會選擇去做我不偏好的事情?」。
而那就涉及到我們剛才說的。
你有一個信念就是你相信「相信你不偏好的」比「相信你偏好的」會更加容易,更加真實。
為什麼你會一直抱持那樣比這樣容易的信念?
那樣比這樣更實在。
那樣比這樣更真實。
為什麼?
它是如何服務於你?讓你對自己抱持一個消極的形象?
它是如何服務於你?
因為它不能服務於你的話,你不會抱著不放。
如果你不相信它對你有用的話(你不會抱著不放)。
問:我猜是因為它幫助我停留在相同的「地方」。
巴夏:那麼離開那個「地方」會很可怕嗎?
做你自己會很恐怖嗎?
你是害怕如果你做真實的自己。
如果你在最高的熱情上行動。
一些不好的事情就會發生嗎?
你在害怕什麼?
問:我想是這樣的,沒錯。
一些不好的事情就會發生。
巴夏:好吧,為什麼你選擇去相信它呢?
問:我不知道。
巴夏:你當然知道。
來吧!
為什麼你選擇去相信,如果你活出自己的興奮。
不好的事情就會發生?
你想讓我告訴你為什麼嗎?
問:是的。
巴夏:因為你持有的定義,不是對興奮的定義。
你持有的是一個不一樣的定義。
而那個定義並不是興奮的定義。
如果你持有的是真正的興奮的定義。
你就會明白,興奮的真正定義。
不可能包含任何與興奮不對其的部分。
所以就像我們剛才說的。
就算冒出一些你不偏好的事物。
那也可以僅僅作為一個中立的觀察點。
它不必要對你產生負面的影響。
只有當你決定它能影響你的時候,你才會感覺到影響。
但是如果你保持在中立的狀態,那麼無論發生什麼?
即使是你不喜歡的。
你仍然可以因為它進入一個正能量的狀態。
並得到有益的影響。
無論什麼事情。
所以,沒有理由去害怕任何可能冒出來的情況。
因為你通過保持在能量的狀態。
並且信任你足夠好,足夠有價值。
足夠配得。
你會知道,你將永遠得到有益的影響。
無論發生什麼?
因為你就是對它保持一個中立的狀態。
並且中立地觀察負面事物。
那將會成為你的選擇。
那將會成為你,保持在你的興奮裡的真正定義。
如果你說我跟隨我的興奮。
但是一些不好的事情會發生。
那不是興奮的定義。
它是一個不同的定義,與之而來的是不同的體驗。
所以,你必須對你的定義非常清晰。
並且在你用那些定義反駁自己時,自己意識到。
對嗎?
問:是的。
巴夏:這樣有幫助嗎?
問:謝謝你。
巴夏:謝謝你。
了解你自己需要極大的明晰(非常清楚自己的定義)。
你必須非常清楚你再給自己講一個什麼故事。
即你在選擇相信什麼樣的定義。
有時候你甚至不知道自己正在那麼做。
一個很強大的方法就是注意從你嘴裡說出來的話。
因為通常你會精確地告訴自己,你的定義是什麼?
通過你表達事物的方式。
就是聽。
你選的負面能量,會在你話語中被找到。
#巴夏  #Bashar  #自我懷疑  #負能量  #害怕 
分類:心靈

文章來源取自網路,純粹喜歡做筆記,有興趣的可以去找來源影片看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