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上海行

小笼包 包子 上海 杭州 豫园

豫园

90年代初办签证,我和父亲一起在上海和杭州滞留了一星期。岁月悠悠,当初的“永生难忘“大都早已灰飞烟灭,反而一些彼时不甚经意的记忆却如被夏日清雨洗刷过的青石板路,经过时间的沉淀,愈发幽幽地闪光,例如“沈大成“和“豫园“,也就是我记忆中的上海。
我父亲是江浙人,即便后来的大半人生在成都渡过,一生说话都带着厚厚的吴侬腔。真真是“乡音无改鬓毛衰“,他的饮食口味也始终不喜麻辣,爱葱姜清蒸。东北人的母亲极力配合父亲的口味,却总由于用力过猛而感力不从心—-有些“地道“的感受是需要幼年时期就开始的“润物无声“的日常培养。于我,也是在上海第一次吃“沈大成“小笼包的时候,仿佛头顶被拍了一下:哦,原来是这样的恰到好处。妙就妙在不过分,犹如西子“多一分嫌肥,少一分则瘦“,就连包子店名,也这么合适,透着一股子老店的矜持和自信,大大方方,低低调调。
去“豫园“恰逢雨天。园中几乎看不到其他的游人,和父亲撑着一把伞,信步闲庭,满目苍翠。园子不很大,却因为亭台楼榭,曲径幽深,步步皆景。我那时见识少,也足够年轻,却也被这婉转玲珑推住脚步,只觉得目光所及皆是图画。这图画虽有色彩,却不斑斓,只有沉静,仿佛不是你看它,而是它把你细细打量。你什么都别说,只需要静静的地配合它,与它合为一体。上海话“不响“真是妙,你只需要“不响“,便成了画。
#小笼包  #包子  #上海  #杭州  #豫园 
分類:生活

山雨欲來風滿樓,何以解憂,惟有讀書寫作

評論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