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爱死

唐先生,黑面堂,阔鼻宽口,典型的粤人样貌,黑色宽边四方眼镜给他增加了自然的书卷气。这位应用数学的大学教授,按说应是极其理性的人,却偏偏满腹文采,与后辈书信,也引用“老來猛氣還軒舉,人間多少閒狐兔。月黑沙黃,此際偏思汝“, 龙胆豪情,溢于纸张。
唐先生“爱“上了有“临水照花人“之称,文采风华绝代的张先生,他痴,他迷,他癫,他狂。他的爱满含着愤,他奋笔疾书,一面痛批张先生“一步一步走向没有光的所在“;一面不惜重金,热切地搜索有关张先生的所有只言片语,他对张先生的了解甚于张先生自己,将毕生辛勤收集所成汇集成了厚厚的一本张先生的资料大全,出版了。这惹怒了远在海外的张先生,尽管百分百了解唐先生没有丝毫借此盈利的意图。也难怪,唐先生此举基本与“盗版“无异。张先生要求出版社停止出售,400多本唐先生心血凝结的厚厚的“张学“资料面临被销毁的命运。
唐先生快要疯了,此时虽身染重病,仍奋力抢救命运多舛的宝书,拖着病体,摇摇摆摆,颤颤巍巍,跌跌撞撞,一本一本地把书搬回公寓,就在搬运途中,鼻咽癌的创伤经受不住重力的挤压,出血不止,一命呜呼。
后人感叹,唐先生真是“爱死“了张先生。
#花人  #成汇  #张学  #黑面  #典型 
分類:生活

山雨欲來風滿樓,何以解憂,惟有讀書寫作

評論
上一篇
  • 上海行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