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菜市场《一》

味精 米饭 红油 鸡蛋 酱油

网络照片

给家里打电话,一没人接就忍不住就担心犯嘀咕,还是女婿懂丈母娘:妈可能是去菜市场了吧。”
果然不出所料,回头就听老太太开心的说:“我去买鸡蛋了,土鸡蛋,好得很,超市里买不到“
也是,风光无限好,全在菜市场。
我家大院儿后面就是鼓楼洞菜市场,(现在已经没了)一条南北走向的街道,道路中间挤满了菜摊,要走过总得挤来挤去。两边街沿上全是铺子,有杂货铺,面店,烤鸭店,卤肉店…门脸儿都不大。“鼓楼小吃“的素椒杂酱面好吃,每天就开到下午三点半准时关张,斜对门儿是烤鸭店,他家的鸭子很特别,在刚烤酥的鸭子上面浇上一大瓢的卤汁,发出兹兹的响声,吃完鸭子的卤汁浇在面条或者米饭上,那又是一道美味,那滋味现在想起来都百爪挠心。后来我在北京全聚德总店吃过一次炭火烤的鸭子,必须承认,真好吃!要是再有一瓢那个卤汁就更完美了。
再往前走不远处,左边街沿有个三轮推车,上面搭了个玻璃棚子,里面一字排开码得整整齐齐的:切得3-4厘米长的葱白块,油炸好的红皮儿花生米,亮晶晶的红油,斩碎的豆瓣酱,自家调制的酱油,碾得细细的花椒面,白糖,味精,蒜泥汁儿都在各自的盒子里整装待命。中心主角是一个四方的大铝盘子,码得像麻将牌,白里透着粉,斩得齐整大小均匀的煮熟带骨的兔肉丁。推车后面永远是是一条长龙,蜿蜒着,蛰伏着。玻璃棚周围总是围着一群孩子,我也是其中一员,见证美味从初始到完成的整个精彩过程:
玻璃棚的主人是个三十来岁的女人,中等身材,短发利索地用法卡别着,皮肤黝黑,眼睛闪亮,常穿着绛红色的罩衫,深色长裤,围着围裙:
“嬢孃,你要好多?….半斤,要得….“
只见她抓一把扑在最外层的兔肉丁,又住一把里层的,
“旺得很,放心!“
一边笑呵呵地跟买主聊着天,一边飞速地称秤,
“称旺点儿哈,老买主哦“
称完了把兔肉倒在一个铝盆里,左手擒着,移到调料盒子跟前,右手挑上一勺,根据兔肉丁丁多少,调料的多少也都在她手上拿捏,有时满满一勺还帽尖儿,然后迅速的抖搂在盆子里,酱油一挑,一抖,白糖一挑,一抖,蒜泥水一挑,一抖,….最后挖一大勺花生米,用手抓上一大把葱段,取大铁勺使劲儿一搅拌,顺势倒在买主自带的铝饭盒,搪瓷缸里,一气呵成,不带半点儿的拖泥带水。
她每周一三五来半天,听说二四六在另一个菜市场,永远都是一个人风里来雨里去,总是笑呵呵,用脆亮的嗓音和主顾们打着招呼寒暄两句,但是在一挑一抖之间,她凝神,专注,严肃….这是她从茫茫众生中脱颖而出的瞬间,是攸关者她安身立命的关头,是成就今后著名的“二姐兔丁“的时刻。
#味精  #米饭  #红油  #鸡蛋  #酱油 
分類:生活

山雨欲來風滿樓,何以解憂,惟有讀書寫作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菜市場《二》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