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菜市場《二》

猪骨 味精 芝麻油 红油 鸡蛋

从家里去学校骑自行车大约20分钟。有两条路径;一条全是齐整清洁的大马路:出顺城街往主席像方向,接着人民南路一路往南,到锦江宾馆,对门儿一个巷子里,就到。这是上学路径,可以准确的掐点到校。
另一条则大街小巷参杂,过顺城街朝盐市口方向,拐入染坊街小商品市场,然后从头到尾像拉链纵向穿过巨大的青石桥菜市场,拉链到头就到学校。这是回家的路。
好家伙,一个大马路一样的街道两边全是各种摊子,中间还夹杂着用自行车驮着,三轮车驾着的流动摊子,要在摊子之间找个立足之地几乎是不可能的,寸土寸摊,乃商家必争之地。菜场里此起彼伏的争执吵架之声一半儿都来自领土纠纷。
青石桥菜市场巨大,有六七个家门口的菜市场加起来的总和。从校门出来,立刻就进入了花鸟鱼虫部分,这一段相对来说人不多,就像是酒瓶口,道路比较窄,两边又都种了一溜的树,总是很荫凉舒适。先是各种盆景儿,这属于小众高端审美区域;接着一块儿早晨可以看到两边挂着鸟笼,能听到画眉,八哥的莺啼呜咽;下午大都没了,改成鸽子,有信鸽,也有草鸽,信鸽腿上会绑着个小纸条,显出他的与众不同,格调高雅。这一片总是被一群孩子围着(我中学母校紧紧挨着一所小学)。紧接着地上放着塑料圆盆儿,里面有乌龟,鳖,小金鱼;快走出瓶口了,就是大玻璃鱼缸,各种淡水鱼。到了鱼缸这块,已经各种声音开始嘈杂起来了,就像是大戏要开场前小边锣地鼓已经打响了,通知你:等着啊,等着啊,等着…瞧啊!
几步之后,即出瓶口,只见…只见…我贫乏的词汇库中搜不到新颖点儿的词,只有这个最贴切:豁然开朗。
冬天的时候,最喜欢就在这刚出瓶口处,总有一个大爷推着烤红苕的摊子。驾在三轮车上一个烧得黑乎乎的碳火炉子,炉火头上一个套着一个大圈的铁皮架子,摆满了烤得又香又粑(软透芯)的红苕。我和同路的女同学总爱围着炉子一边摆龙门阵一边两手翻滚交替地撕着滚烫的红苕皮儿。
吃完红苕接着往前走,会路过一家荞麦面店。这家也是永远一堆人围着,得挤着进去,我总觉得是看热闹的比吃客人多:
就见一个木头制的巨大的舂子,这个大不是体积大,是像有又细又长的手脚的巨型蜘蛛那样,长架子支楞起中间的压力舂子。就见中间有人坐着,一手把一小团揉得漆黑的面团捏吧捏吧成椭圆形,放进舂子凹里,然后一手压下支楞起来的木锤,立刻就能看见满把手细细的的黑面条汩汩而出,然后用手一搂放一旁,接着不带半点喘息,又捏吧捏吧下一团面,搁现在的话说,就是视觉享受吧:首先,那时除了这家,成都人没见过黑乎乎的荞麦面;再有这个巨大的蜘蛛架子的mechanism 对那时的我如同亲眼目睹木牛流马。至于味道,见仁见智了。我妈带着我吃过一次,她特别喜欢,超越了一般的喜欢,是上瘾;而我是不会再吃第二次的。可是这丝毫不影响巨型蜘蛛表演的生动性和趣味性,我每天都一定要去围观,雷打不动。
这一路,青菜,生肉,禽类,一篓篓的花生米,一袋袋的辣椒面,一兜兜鸡蛋鸭蛋各种蛋,刮黄鳝的,烤锅盔的,榨芝麻油的,敲丁丁糖(麦芽糖)的….
快走到头了,可以骑上自行车了,明明应该往左拐,我非要往右拐一下….虽然口袋里咣当响,但是不视察一下怎么行。“嚯哟,又排到对门子的街沿边边上了“ 我心说。店面不算大,门口灶台上一口大锅,有两个水池子大,锅不深,八分满的泛白色的荤汤。
灶台周围有一圈装着切成小段的煮熟的肥肠段,葱花,盐巴,胡椒粉,味精的碗。店主利索地把已经煮得八成熟的红苕粉团倒入锅里活活:“要啥子味道的?“我心里总是忍不住替别人回答:“白味的!要白味的…白味的才资格(地道)才巴适。“
虽然四川人爱吃辣椒,爱红油,但是肥肠粉,我执拗地认为,必须是白味的。汤底是猪骨鸡背骨和肥肠还有各种外人不知的“企业秘密“的配方长时间熬出的高汤,只用盐巴唤醒不同的层次,用胡椒激发出个性,用葱花来点缀外观,这个汤配上滑顺的粉条,勾引着舌尖,刺激着味蕾,安慰着五脏六腑。
食客们有坐着的,站着的,还有蹲在地上的,全都不做声,把头埋在大碗里,丝毫不在意碗口缺一块少一片的,更不把来来往往的过路人放在眼里,这一刻,他们只顾着和眼前的这碗粉,电光火石,心意相通。
#猪骨  #味精  #芝麻油  #红油  #鸡蛋 
分類:生活

山雨欲來風滿樓,何以解憂,惟有讀書寫作

評論
上一篇
  • 菜市场《一》
  • 下一篇
  • 海上花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