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巴夏 -關於量子糾纏(2020/04/25)

問:我的下一個問題是。
這有一個術語,我聽到很多管道說道「前沿(leading edge)」。
你有什麼看法。
巴夏:從我們的觀點看,「前沿」是你們星球的整個集體意識有一面。
就像意識的一種擴展的波。
但它也不僅是部分位於非物質的現實裡。
而且也在物理現實裡,因此容我們說,在物理現實裡有某些壓力和阻力。
它們積聚起來阻止擴散波,產生了一種分界線或障礙,可能被認為是擴展的前沿。
因為波的前沿合正在變化的現實之間還是存在有振動上的差異的。
可能還有一點對前沿的抗拒。
問:這很酷。
相對於量子領域,像是波合粒子的相互作用。
和這個有沒有關係呢?
巴夏:有一些相互關係。
但並不一定完全是我們剛才描述的方式。
問:好的,說到波和例子。
我讀到的書上面講,就像我們的大腦在搜尋東西。
你提到我們每秒數十億次地在切換。
這是與波和粒子有什麼關係嗎?
巴夏:有的。
問:好,你能詳細講講嗎?
巴夏:嗯,意識必須被理解為公式的一部分。
當意識被這樣理解時,你會看到意識在時空中顯化了所謂的二元性。
在表現那種二元性的過程中。
你總會有能量和物質的表達方式。
就像你說的是波和例子。
這會讓你有機會之到你正坐在他們中間,作為一個有意識的實體生成了它們兩個。
這樣你就有機會理解你們的現實,比起你們曾經被教導的要更可變和更具靈活性。
你明白嗎?
問:明白。
巴夏:所以你們的科學家開始突破這些認識,建立了新的設想,就是現實本身並不像你過去認為的那樣堅固。
「時空」這個特有的概念可能需要瓦解在新的理解當中,那就是所有這些東西都是由意識場產生的,存在於時空經驗之前。
換句話說,我們引用個例子。
在你們的量子物理學中有「量子糾纏」這個概念。
你知道嗎?
問:嗯。
巴夏:但你們的許多科學家過去認為,很多人現在還是認為量子糾纏表現了超距作用。
假設你創造了兩個粒子。
它們分開,朝著兩個不同的方向移動。
相隔數光年之遠。
如果你操縱一個粒子,你也知道另一個粒子同時也被操縱了。
讓它看起來好像他們打破了光速的障礙。
因為這個粒子的操縱訊息到達另一個粒子的速度怎能比光速都還快。
所以很多科學家假設生造了一句話:那是鬼魅般的超距作用,他們不能理解。
然而這不是超距作用的表現。
這證明了距離是一種幻象。
問:非常酷。
巴夏:因為這些粒子實際上還在這裡,不管它們出現在物理時空和體積的幻象裡的哪裡。
這講得通嗎?
問:是的。
巴夏:因此所這類理解和認識開始打破「量子世界真正是什麼」的概念。
也就是意識的最初表達之一,創造了矩陣和結晶。
容我們說是「場(field)」,這就創造了你們體驗到的物理現實,這場夢的基礎。
它只是一種表達方式,為你鋪了地毯或者棋盤。
這樣你就可以玩物裡現實的遊戲。
問:好酷。
巴夏:這有道理嗎?
問: 有道理。
在每秒數十億次的切換中,我們的大腦起什麼作用。
機制是什麼?那裡到底發生了什麼?
巴夏:那就是你完全變成一個新的人,有新的大腦。
更適應於你做出振動切換的那個現實的大腦。
你從未有相同的大腦。
甚至你從未有相同的原子結構。
問:很瘋狂,我喜歡。
嗯,好興奮喔!
巴夏:是的。
問:謝謝回答。
#巴夏  #Bashar  #量子糾纏  #二元性  #量子世界 
分類:心靈

文章來源取自網路,純粹喜歡做筆記,有興趣的可以去找來源影片看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