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10

分享

「職場」2010長野-EPSON

「日本、錢包、傳說」這篇文章裡有提過,2010年時,公司因為跟日本的EPSON購買了為數不少的機器,因此EPSON也提供了一些訓練課程,邀請我們去日本受訓。那是我第一次去日本,卻也留下了傳說。這篇來分享一下當時的行程和見聞。
抵達新宿的第二天,在代理商「兼松株式會社」任職業務的東先生和我們會合,帶領我們一起搭乘火車前往位在長野縣的EPSON工廠。
對於EPSON,大家應該都比較會聯想到列表機,因為在2000年代國內家庭列表機的兩大品牌之爭就是HP和EPSON了,但其實EPSON還有手錶、機械、投影機、半導體……等相關產業。據EPSON的人員告訴我們,似乎是公司開發了一款列表機,名叫EP-101,後來的衍生機種就好像EP-101的兒子一樣,所以EP + SON,就變成了EPSON。
總之,東先生帶著我們搭乘「SUPER AZUSA」前往長野縣的茅野站。
從新宿出發後,景色漸漸由城市變換成鄉村,當時是11月,沿路沒看到什麼楓葉,但我還是很喜歡這種群山環繞的鄉間景色。
茅野站雖然不大,但是站內外都非常整潔有序,車站附近的民宿、旅館和街道野都非常整潔漂亮。
抵達的時間已經是下午,東先生帶我們用過午餐後,叫了計程車送我們到EPSON位於富士見町的廠區。EPSON在那個區域有好幾個廠區,生產不同的產品,我們去的廠區是生產與設計高速晶片測試自動機的地方。到達以後和講師及管理人員彼此寒喧認識一下,就開始了第一天的訓練課程。
下午回旅館時,我們搭接駁車到火車站,轉搭火車回茅野站。靠近EPSON這邊的站是個無人站,我有點忘記該怎麼做了...好像是到那台紅色的機器取個乘車證明,然後到茅野站付車票錢的樣子...請在日本的朋友們幫忙補充一下好了!
搭乘的區間車比較陽春,印象中還沒有電動門,得自己手動拉門。
車上會有通勤的學生或上班族,也有志工媽媽們,有時學生聊天比較大聲,或拿起手機講電話,志工會靠過去跟他們聊聊,關心一下,提醒他們注意。
第二天開始,我們就都搭區間車和接駁車到廠區內上課,中午用餐也是在EPSON廠區內用餐。
EPSON的餐廳裡面有很多豬排飯或拉麵定食可以選擇,份量也都相當足夠。當你到那些攤位選好你要的餐點之後,把他們全部放在一個餐盤上,放到指定的地方感應一下,系統自己會跳出總價,然後刷一下員工卡就可以了,非常方便。吃完飯後把餐盤全都放在一個輸送帶上,人就可以離開。
這些其實都不是什麼高深的科技,但能活用在這些日常瑣事上面就能看出公司比較用心,那時相對我們自己的公司,號稱世界第一大封測廠,然後...............唉!
午餐後,講師和經理帶我們去外面散散步,他們說這裡叫做富士見,因為天氣好的時候可以看到富士山。出發的時候我們每個人都拿起手上的大砲準備到時候拍照,然後講師跟經理不知道說了一句什麼,兩個人笑笑的。其中一位來自中壢的同事稍微聽得懂,就幫我們翻譯,原來是他們看我們人手一台單眼,覺得超有意思的!
可惜我們在長野的那幾天天空的雲霧比較多,視野沒那麼好,所以連續兩天都看不到。經理對此似乎有點失望,雖然基於文化上的不同,我們是沒什麼感覺,但由此可以想見富士山在日本人心中的地位有多崇高,很想讓外國人看看他們的聖山。
不過呢,還是有看到所謂的「日本阿爾卑斯山」,還有很漂亮的鄉間風景。
在旅館吃早餐也很有趣。
當時旅館幫我們準備的是飯、醃漬菜、魚、蛋和納豆。我們雖然知道納豆的味道不是很容易接受,但是還是想試試看,只是不知道該怎麼做?因為東先生跟我們住不同旅館,所以我們也沒辦法請教他,當時整個餐廳又只有我們幾個人,沒辦法,只好請稍微會講日語的同事出馬問送餐的歐巴桑,講了半天~歐巴桑好像懂了,離開了一下,過沒多久端出兩個太陽蛋給他,我們全部笑噴,這也差太多了!他到底跟歐巴桑講了什麼啊?
後來又下來幾個商務客,我們偷偷看他們怎麼操作,然後跟著做,不過可惜我還是沒辦法接受納豆的味道......。
訓練課程很快就結束了,其實這類訓練課程就是帶點「酬賓」的意味,因為買了很多機器,就以訓練為名義,招待大家來玩一下,所以每天晚上的晚餐都很豐盛,聽說即使吃完想續攤,他們也一定照辦。我們這一團算是很客氣的了,吃飽就算了,之前的團聽說喝到昏天暗地的,業務都快用爬的回家了......。
除了吃的以外,還會安排東京市區的旅遊行程。
回到新宿後,趕緊到新宿警署領回我的錢包,啊!有銀子使真是令人開心!
隔天就依照公司安排的行程搭旅遊巴士在東京的幾個景點遊覽。
淺草、隅田川、東京鐵塔、增上寺、秋葉原、台場、明治神宮......。
當時的晴空塔都還在蓋呢!
雖然是標準的觀光客行程,但是對我們這種第一次去日本的人還是很新鮮,在明治神宮看到了日式的傳統婚禮,而且在路上也很清楚的看到了富士山。
說到日本第一高峰富士山,雖然高度比台灣的玉山矮一點,但是在景觀上卻比玉山特殊得多。玉山群峰藏在中央山脈裡,我們在平地不太看得到,就算看到大概也分辨不出來;而富士山週邊沒什麼其他大山,就祂一枝獨秀似的聳立在那裡,因此在視覺上的震撼比較大,而且山頂上的雲也有許多變化,即使我不懂日本文化,也能令我印象深刻。
日本也是漫畫大國,經典漫畫數不勝數,尤其是「お前はもう死んでいる」,或是「海賊王に おれわなる」,大概遇到每個業務跟他們講這個梗都很好用,有時可以開啟一些工作和生活以外的話題,很有意思!
最後一天晚上,我們在外面逛完要搭電車回新宿,上車時人滿多的,我排隊站在最後一個。車廂裡人很多,隊伍移動得有點慢,當我前一個同事上車時,我心想:「停這麼久了該不會要輪到我上車時們就關了吧?」,正這麼想的時候門真的關了,然後我就眼睜睜的看著車子開走......。不過那個時段的班次很多,我大概等不到五分鐘下一班車就來了,反正要在哪一站下車我也知道,打個電話跟同事請他們在月台等我一下就沒事了。
EPSON其實一度是我們廠內使用率最高的機種,我對於他們比較舊的機型熟悉程度可以說是把機器全部拆開我都可以再組回去讓它正常運作,甚至我會自己做很多軟硬體方面的修改。不過這些對原廠來說畢竟是一條財路,所以後來新機型都把軟體給鎖住,只要打開原始碼就會當機,公司也傾向付費讓EPSON做,我也就省事多了。
他們工程師來出差,忍耐力也很可怕!
某次因為一個需要以顏色識別的功能,他們派工程師來安裝和測試。中午時間我們帶他出去吃麵和喝手搖茶,我們喝下的湯和茶的量是差不多的,下午我和幾個同事都不知道跑了幾趟廁所,那EPSON工程師竟然一次都沒出去,意志力驚人啊!
但後來他們在台灣的市場漸漸被本土廠商取代,一來是他們的機器價格比較高(但用料相比之下是比較好的),二來是他們的行政效率。
這麼複雜的機器不可能沒有Bug,也會依據各種不同的需求強化或改善,但依照日本的法規,EPSON應該是不能直接對國外輸出產品,而是須透過代理商,所以日本端就有了個「兼松株式會社」,台灣又有另一間代理商,有改善需求的時候,就得列出需求表交給台灣代理商,再轉給兼松,再給EPSON確認,EPSON寫成需求書轉轉轉給我們確認,有誤差再轉來轉去改來改去,好不容易需求對完大概都過幾個月了!之後再逐層蓋章審核,萬一主管不在,副主管還不敢代為決策!決策完了再報價、公司主管逐層簽PR、簽PO......而本土廠商則是直接派一組軟硬體人員租個辦公室就在我們公司附近上班,軟體有問題大概2~3天內就解決了,而且都是免費!相比之下,EPSON自然漸漸沒落,即使他們後來在台灣設了一個軟體團隊,但還是跳不出這樣的作業模式而被本土廠商慘電,因此在此之後也就很少有大規模採購和這類行程了。
半導體業變化的速度非常快,近年來更快,EPSON的機器想繼續發展下去,內部作業效率是個很大的問題,不過我已經很久沒跟他們接觸了,現在狀況不得而知。但不論如何,他們還是帶給我不少工作上的成就感和難得的體驗。
分類:職場

喜歡運動,喜歡塗鴉,喜歡手作。期望可以以自己的興趣當工作、期望有錢了可以幫助更多人!(我的FB https://www.facebook.com/tcr.hoga

評論
上一篇
  • 「生活」以藍天為畫布的雷虎小組
  • 下一篇
  • 「百岳」合歡北峰+石門山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