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分享

普門品述記(二十)

經文:無盡意,受持觀世音菩薩名號,得如是無量無邊福德之利。
無盡意菩薩白佛言:「世尊!觀世音菩薩,云何遊此娑婆世界?云何而為眾生說法?方便之力,其事云何?」
前文提到如果有人可以受持六十二億恆河沙菩薩名字,而且還盡形壽廣行四事供養:飲食、衣服、臥具、醫藥,這樣功德可以說是無量無邊。然而如果有人可以受持觀世音菩薩聖號,或是一時的禮拜供養菩薩,那麼和前面的福德是平等無異,而且經百千劫,無有窮盡。
這是由於觀世音菩薩為古佛再來,且早已證得圓通本根,普攝一切眾生,化身周遍法界,具有無量無邊的福德,以及不可思議的威德力,一名勝於多名,一供勝於多供,一時勝於多時。
《楞嚴經‧觀世音菩薩耳根圓通章》:「此三千大千世界,百億日月,現住世間諸法王子,有六十二恒河沙數,修法垂範,教化眾生。隨順眾生,方便智慧,各各不同,由我所得,圓通本根,發妙耳門,然後身心,微妙含容,周遍法界。能令眾生,持我名號,與彼共持,六十二恒河沙諸法王子,二人福德,正等無異。世尊!我一名號,與彼眾多名號無異,由我修習,得真圓通,是名十四施無畏力,福備眾生。」由此經文與《普門品》相互輝映,更加印證觀世音菩薩的功德廣大,受持菩薩一個名號,與六十二恆河沙菩薩名號,福德等無差別,這即是耳根圓通的妙用。
凡夫總是愛比較,可能會有個疑問,念一尊菩薩聖號夠嗎?誦一部經夠嗎?覺得這個咒語效果比較好,那部經比較殊勝,法門換來換去,心定不下來,散亂的話,當然就難以專心一意,不專如何能得成效呢?
佛陀苦口婆心就是希望我們要好好反觀自己,從心下功夫,念一佛菩薩,等同十方佛菩薩,因為佛佛道同,法門沒有勝劣,契合自己根機的就是無上法門。但我們應該知道,專精堅持一個法門,不是因而捨棄或排斥其他,佛陀說法時,十方諸佛菩薩都來隨喜聆聽護持,更何況所有的經典都是佛說的,所以菩薩要法門無量誓願學,不是雜亂無有章法。
前面論及觀音菩薩的悲心救苦,因此名為觀世音,接著無盡意菩薩請示佛陀,觀世音菩薩能夠普利群生的妙用為何?在娑婆世界如何遊化?這是請問身輪;如何說法?這是請問口輪;怎樣的善巧方便?這是請問意輪。
以凡夫來說,是身口意三業,染淨混雜,佛菩薩則稱之為三輪-神通輪、教誡輪、記心輪,佛菩薩的身口意清淨,攝化眾生時,就像輪子一樣流暢自在、無有厭倦,此外,輪亦有碾催眾生的煩惱惑業,因此稱之為三輪,如下:
1.神通輪 即身輪,佛菩薩的身業,可以自在地展現神通變化,以此令眾生生起信心。
2.教誡輪 即口輪,佛菩薩的口業,可演說正法,令眾生反邪歸正,依法修行,走上正道。
3.記心輪 即意輪,佛菩薩的意業,可觀察眾生的心念,隨其利鈍根器,演說相應的法義。
「遊化」是來去自如,不受任何限制。菩薩是乘願再來,凡夫是隨業受報。佛菩薩來此娑婆世界,當然就是說法利眾生,隨著眾生根器而說法。「方便」就是教化眾生的方法;「力」指的是力用,也就是要適應眾生,適應時空因緣,因材施教,教化眾生能達到功效,顯示出菩薩身口意三輪的不可思議。
「娑婆」是梵語,又作索訶,意思是堪忍,也就是釋迦牟尼佛所教化的大千世界。《悲華經》云:「云何名娑婆?是諸眾生忍受三毒及諸煩惱,故名忍土,亦名雜會,九道共居故。」我們這個世間是苦樂參半,充滿著貪瞋癡煩惱,動不動就會讓眾生造業,生起煩惱,衍生眾多苦惱,有道是:千人千般苦,苦苦不相同,雖然每個人對痛苦的感受不同,但基本上堪能忍受,還可以接受的程度,甚至以苦為樂,《法華經》云:「於此三界火宅,東西馳走,六道眾生雖遭大苦,不以為患。」眾生就是這樣,身陷火宅之中,而不知出離,不願離開。
雖然世間是苦,好在佛菩薩大慈大悲,《法華玄贊》云:「梵云索訶,此云堪忍,諸菩薩等行利樂時,多諸怨嫉眾苦逼惱,堪耐勞倦而忍受故,因以為名。」眾生難調難伏,根性頑劣,佛菩薩也不輕鬆,在這個五濁惡世的大染缸裡,不辭勞苦,不畏艱辛,忍受我們這些孩子的愚昧,不聽教化,忤逆反抗,仍然發大慈悲,一再的化現到世間,來拉我們一把。
唐代古靈神贊禪師行腳參學百丈禪師,得以明心見性,開悟之後,念及剃度師父的恩德,於是回到師父身邊,藉機點化,報答師恩。有一次師父在窗下讀經,有隻蜜蜂在窗紙上飛來飛去,怎麼鑽也飛不出去,神贊禪師順勢說:「外面世界這麼寬廣,偏偏在窗紙上鑽來鑽去的,何時才能飛得出去?」
隨口作詩云:「空門不肯出,投窗也太癡,百年鑽故紙,何日出頭時。」
老師父似有所悟,問道:「你在外參訪了何人?近來說的話,和過去截然不同。」
神贊禪師回答道:「承蒙百丈禪師指點開悟,特地回來報答您老人家。」
這種情況想必我們都曾經遇過,就算打開窗戶,蚊子蒼蠅就是不知道怎麼飛出去,有時候還要幫牠一把。眾生如何在困境中找出一條明路,早在兩千五百多年前,佛陀就講了很多種方法,然而我們卻依然執迷不悟,不就像這隻蜜蜂一樣愚蠢,何日出頭時?
宋代白雲守端禪師有詩云:「蠅愛尋光紙上鑽,不能透處幾多難,忽然撞著來時路,始覺平生被眼瞞。」許多昆蟲都有趨光性,會被光線所吸引,古代的窗子多是紙糊的,蒼蠅飛了進來,就這樣在紙上找出口,卻怎樣也鑽不出去,突然之間,發現了之前進來的縫隙,才知道原來一直被眼睛所蒙蔽。眾生不也是如此,我們究竟被什麼蒙上了心眼呢?找不到解脫自在的出口呢?
分類:心靈

生活瑣談 讀書有感

評論
上一篇
  • 普門品述記(十九)
  • 下一篇
  • 普門品述記(二十一)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