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沒用。

見的可清楚了卻又在不注意時投身至垃圾桶。
那些垃圾是真實的,至少在幻境裡這樣沒有錯,在幻境裡,我是永遠不夠好的,甚至不是完美過頭主義者才有的現象,就是真的不好、不夠好。要說多少次才夠呢?我在可以專精的領域不是人,在不專精的領域更踩不住什麼角落就墜下了。
有的多是我有的,沒有的我更是沒有。
面對著她的好,好到沖刷掉,掉的我,剩下只有愛的我,既刺著,也痛著,不管外邊只顧著自己愛的,護著,就算刺向自己,保護的終究是她人,痛不痛,痛是被說服的不痛,只要她好,不用管我啊!
不,這樣犧牲,非是唯一去愛的方式,可是我總是反覆在其中,不管要不要,她們要不要,也不管自己要不要,就是下定決定去愛,妄自。
我想要可以幸福著,笑著牽著說著想著,不,這不是唯一幸福的方式,可是在幻境中,這是最美好的方法,但即使是在幻境中也無法控制外來的你我他人,所以幻境中還有自身的幻境,看破的總是他人身處的,自己的破了,竟然還想填滿!
怎麼會,所有慾望都是噁心的也不想要,怎麼會喜愛什麼都變成厄運?我在幻境中是失敗的,使自己作嘔的毀滅的沒用的無力的無希望的。
這些都在解釋病症的時候,一一被翻閱、說明著、漸漸明白著,是有盡頭的,幻象有盡頭、我有盡頭、沒有盡頭在,因為從來就沒有開始。看似矛盾的說法,卻是唯一的解答。沒有用。
如果,有許許多多,幻境中需要的「如果」,可是如果果如此了,怎麼有倒著的果?沒有用處的。
用實相在幻境生存,不是痛苦著,但也不快樂,可是卻要清醒著懷疑著一切是否真是幻象,是不是太難了呢?我問誰,誰都回我一樣的答案,可我必須自己找到一樣的答案才算是解開不是嗎?
我很想很想要成為一般生活中人該有的模樣,可是,我的一般卻更不如人。沒有天份才能聰明過人,不曾以這些身分活著度過二十幾年頭,可卻依然活著要如何不使人起疑惑?怎麼樣都是一樣的模樣,都是一樣的沒用,都是一樣的。
有用,是你造出來的幻境,沒有用,是你造出的實境,我現在,是沒有用的,沒有。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