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2

分享

以大哭作為一種禱告

我做了一個惡夢,夢裡,民國初年的台灣鄉下,有一個中青年男子,他有殺人的隱癖,殺起人來神情堅毅冷靜,但他從不讓人知道他有這種邪惡嗜好,因此他常挑陌生人下手,隨機秘密殺人。那中青年男子的臉,長得跟我的好友Tz一模一樣,我一度以為我夢到的是Tz。
夢的一開始,中青年男子已經殺過四個人了,第五個受害者是一個基督徒男人,他的身形短小結實,他是個敬虔、清心、誠實、善良、勤奮、踏實的好人,他不是傳道人卻時常義務做著各樣教會事務,他被中青年男子拐騙到一個荒廢無人的水泥平房(無門窗的毛胚屋),他獨自站著等候,這時,中青年男子拿出他預藏的開山刀(或西瓜刀),悄悄從男人身後靠近,猛的舉刀朝男人後頸砍下去。我好像身在現場,又好像在看驚悚片,刀刃砍中男人時那最血腥的一幕,鏡頭移開了,我只看見略感濃稠的鮮血汩汩流在水泥地上,好多血…好多血……好可怕。
中青年男子的一生,沒有人知道他是個「連環殺人犯」,那些兇案總是無疾而終,他從未被查到是為「犯下多起血案的殺人兇手」。沒有人知道他實際上是有精神疾患的,他在人前表現得如此正常,只是暗中透過隨機殺人獲得扭曲的快感和成就感。
血案之後,有一群警察一直在黑夜裡追緝中青年男子,他們身穿警察制服,卻帶著一張張彷彿法官的面容,讓我想到《悲慘世界》裡追殺尚萬強的賈維。他們執行正義的意圖讓人不寒而慄,彷彿一旦追上人犯就會「就地正法」。他們在黑夜裡不斷追趕,從民國初年一直追到民國110年,在犯下多起血案的兇手已結束地上的人生後,他們持續追殺兇手的後代血親,直追到我的好友Tz——這個已成家族第一個也是目前唯一一個基督徒的身上。我的好友Tz,是那個連環殺人犯的孫女或曾孫女。我的好友Tz的體內,流著連環殺人犯的血,那血成為證據,令她不斷被追討:「殺人償命!殺人償命!」
那群披戴夜色的警察還彼此談論說,我看見血案發生卻不制止,我長期觀看Tz如何在身體機能和精神思維上受制於靈界血債追討循環卻不制止,因此,我也算「共犯」,他們如何追殺Tz,也要如何追殺我。
殺人 赦罪 詛咒 悔改 十字架
清晨,我從這個惡夢中掙扎著醒過來,渾身驚懼不已,因為我看見那些慘死的人,因為我切身感受到被黑暗勢力追殺的壓力與恐懼。我想問上帝好多好多問題:
✧那個中青年男子的頭腦有什麼問題?為什麼他會變成一個變態連環殺人魔?
✧那個基督徒男人,他是個貨真價實的好人,他沒有做錯任何事,為什麼上帝容許他被變態拐騙、砍死?
✧我確定上帝恨惡「流無辜人血」的事,那上帝為什麼不在中青年男子的有生之年揭開凶案的真相讓他被繩之以法呢?為什麼當他一次次計畫殺人過癮時,上帝沒有阻止他呢?
✧我可以感覺到那個中青年男子是個短命的人,他尚未年老就離世了,短命本身似乎就像一種報應,但,誰能賠償、彌補或安慰那些受害者的家人呢?家人甚至不知道他們的失蹤原因以及如何被變態殘忍殺害。
✧那些只在黑夜行動的警察是什麼東西(他們一定不是上帝派出的天使)?誰給他們權責讓他們去討債?警察上門也要有搜索令吧!他們抓捕人甚至處死人的法源是什麼?
✧為什麼殺人兇手明明是那個中青年男子,在他離世以後,他的後代血親還在被追討「殺人償命」?甚至Tz已經信主受洗多年了,那些只在黑夜行動的警察還在追殺她?而且他們視Tz為「就是那個兇手」?我其實挺排斥「父債子還」這種概念耶!靈界規矩一定是父債子還(更像是祖債子孫永遠賠不完)嗎?
✧殺人→兇手被靈界黑勢力追殺→兇手後代被靈界黑勢力追殺,為什麼靈界存在這套循環?愛神的基督徒跟犯罪得罪神的祖先之間有什麼關係?
✧我知道Tz身上有一些纏擾多年的疾患與隱憂,包括身體上和精神上的,醫生查不出問題,Tz吃了醫生所開的藥也常常無感無效。我隱約覺得那些疾患與傾向跟靈界有關,但為什麼只因我從未真的向上帝尋求解決之道,我就被算為「共犯/幫兇」?
當我思索那些我其實既渴望知道又抗拒知道的問題,聖靈對我說:妳已經學過很多次了,有些事,採取行動比了解背後的原理更重要更急迫。妳知道該怎麼做,不要拖延,因為那追趕的已經非常逼近,快要抓到(Tz)了。
我懂聖靈的意思,靈界的問題一定是從靈界解決,上帝賦予我進出靈界的能力就是為了處理這樣的危機。如今Tz快要被靈界黑勢力抓到,她可能會毫無預警的爆發精神疾病,神智錯亂而傷人或自殘,無論是被關進重度精神病房還是自殺而亡,這些都是上帝所不樂見的,所以上帝顯給我看,要我趕緊「通過認罪禱告去制止靈界的合法追討權」。現在,趕快代替Tz家族向上帝認罪、支取耶穌所付的贖價、撤銷黑勢力對流著罪人之血者的追討權,遠比想通我那一股腦兒問題的答案更重要、更急迫。
但,我或Tz都沒有殺過人,要怎麼為殺人犯「認罪」?我要等Tz晚上回家,把手按在她身上,帶領Tz一字一句禱告,請她代替祖先認罪嗎?
聖靈說:過去妳獨自在家為弟兄姊妹禱告時,我牽引妳看見他們所遭遇的困境或疾患是出於靈界的問題,妳奉耶穌的名趕鬼或醫治靈的損傷,他們在現實生活中就真的好起來了。妳從來不需要那些人真的在妳面前妳才能進入靈界並處理他們的靈界問題,妳甚至不需要事後告訴他們妳做了什麼(因為他們聽得懂或聽不懂都不重要了),那為什麼妳現在會覺得Tz一定要在妳面前或跟著妳一起禱告呢?
我明白了,應付這件對我來說充滿疑惑的新事,方式跟從前是一樣的。
我最後問的問題:祢要我做這件事的意義是什麼?
民數記16:47-48浮現出來:「亞倫照摩西所說的拿了香爐,跑到會眾中。看哪,瘟疫已經在百姓中開始了。他就加上香,為百姓贖罪。他站在活人和死人之間,瘟疫就止住了。」聖靈說:成為橋梁,銜在天與地之間、神與人之間。
殺人 赦罪 詛咒 悔改 十字架
晚上,我獨自坐在客廳裡,我翻開〈申命記〉第27章,代替Tz全家族來到上帝面前,為每一條「必受詛咒的罪」認罪。
(1)「製造耶和華所憎惡的偶像(包括雕刻的、鑄造的、工匠手造的、暗中設置的)」的罪
(2)「輕慢父母」的罪
(3)「挪移鄰舍地界」的罪
(4)「引領瞎子走錯路」的罪
(5)「對寄居的、孤兒和寡婦屈枉正直」的罪
(6)「與繼父母同寢羞辱親生父母」的罪
(7)「與獸交合」的罪
(8)「與同父異母或同母異父之兄弟姊妹同寢」的罪
(9)「與配偶之父母同寢」的罪
(10)「暗中攻擊殺害鄰舍」的罪
(11)「受賄賂攻擊殺害人而流無辜之血」的罪
(12)「不堅守遵行這律法之話」的罪
在我開始朗讀那些條文並一條一條認罪前,我大哭了一場,我為那些莫名其妙慘死的人感到悲傷,尤其是那個敬畏神善待人的基督徒。
在我朗讀那些條文並一條一條認罪後,我又大哭了一場,我為有人冷血殘忍的隨機屠殺他人感到悲傷,就是那個離世前從未懊悔自己濫殺無辜的瘋子。
然後,我為耶穌竟願為世上眾多嗜血暴力的變態瘋子殺人魔死在十架上大哭了一場。
當中還有很多時候,我也不確定自己到底在哭什麼,就是感到好難過、好難過、好難過,衛生紙抽了好多張,眼淚鼻涕還是一直流。
哭到一個地步,我既哀痛又納悶的在心裡說:「光是哭有什麼用呢?」
這時,我感受到:上帝的心非常「欣慰」。那種欣慰彷彿在說:終於!終於!這麼多年來,沒有人在乎這件事,就連那個基督徒死了,人們也未積極尋找他(我感覺那個基督徒似乎獨自在外地工作所以家人根本不知道他死了,而教會以為他只是跟著工作遷到別地去了),沒有人為受害者的失蹤著急、擔憂。這麼多年來,沒有人為這件事感到痛心懊悔,人們對於荒郊野外發現白骨漠不關心、事不關己,然後理所當然的為自己掙取好東西生活下去。過了這麼久,終於有人為這一切哭泣,這是我所悅納的真心的悔改。
殺人 赦罪 詛咒 悔改 十字架
手機裡的敬拜詩歌播了一首又一首,我大哭的時間遠超過開口禱告的時間。Tz打電話來,說她要回家了,她看到我喜歡的核桃芝麻糊,問說要不要幫我買回家。掛電話後,聖靈對我說:等到這首歌播完,她就回來了。今晚我給了妳充分時間,讓妳不受干擾的進行這件任務。
我還在流淚,但我知道可以收尾結束了。我向上帝提出兩個要求:
(1) 我知道看見別人祖先犯的罪以及為別人家族認罪禱告,這種事會讓我顯得跟許多基督徒比起來更像怪人,我現在比較不怕當怪人了,但求祢在實際生活中顯給我看「做完這件事的果效」是什麼,如果以後我還要去處理更多人家族的靈界問題,我想知道我奉派做這件事是有價值的,不是徒然的。
(2) 另外,我要怎麼知道每樁罪以及罪所帶來的後果,我已經認罪完了、代贖完了?這當中有太多奧秘,今後求祢指示教導我。
10分鐘後,詩歌一播完,Tz果然推門進來了。她看到我淚流滿面有點驚訝,但當我告訴她她是連環殺人犯的後代時她就一點都不驚訝了,她說:「一定是我爸那邊的!我小時候就在阿伯家翻到開山刀、手槍跟子彈。我爸他們那邊的男人全都是暴力打老婆打小孩的!我有個表哥就是因為拿開山刀砍人而坐牢,後來他們有些去開宮廟、當主委,好像可以鎮壓還是馴服脾氣什麼的,就比較沒有再一生氣就拿刀砍人了,但他們還是很早就死了,我表哥是癌症,我沒見過我爺爺,我爸是我大伯養大的。」
隔天週六早上,Tz眼眶泛淚的給我看一則line訊息,她那多年不見的爸爸傳訊息祝她生日快樂,還說Tz是他期待五年所生下的孩子。Tz很驚訝,因在她的記憶中,爸爸把自身所有的不如意都怪在妻女身上,更別說那些言語暴力、肢體暴力、不忠不信、金錢與情緒勒索了,Tz一直以為自己是家裡多餘的累贅。當然,Tz也懷疑爸爸的示好可能出於醉酒或者又想來要錢,但她還是對於發現自己原來是一個生在父親期待中的孩子感到感動,也立刻向爸爸表達感激。
我的眼眶也濕了,我知道上帝在回應我「做完那些禱告的價值」。如果連一個男女老幼口中的老渣男都能有些許改變,我有什麼理由不繼續順從聖靈的引導來為別人做那些可能會哭掉我很多衛生紙的禱告呢?
然後,我也知道,關於Tz家族的「殺人罪」,我已經完全禱告完了。因為,聖靈開始顯給我看下一件為Tz家族禱告的事:Tz母親家族的祖先,在清朝時期,是雕刻「龍玉珮」的工匠。這也是申命記所載「必受詛咒的罪」。
我知道許多的禱告任務開始列隊了,雖然我還是不明白那些問題的答案,但當我答應上帝「我願意成為守望者」,一切的理性主義、情緒衝動、偏執愛惡、好奇寶寶、鑽牛角尖、置身事外的傾向都排在後面了。

出埃及記34:5-9
耶和華在雲中降臨,和摩西一同站在那裡,宣告耶和華的名。耶和華在他面前宣告說:「耶和華,耶和華,是有憐憫有恩典的神,不輕易發怒,並有豐盛的慈愛和誠實,為千萬人存留慈愛,赦免罪孽、過犯,和罪惡,萬不以有罪的為無罪,必追討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摩西急忙伏地下拜,說:「主啊,我若在祢眼前蒙恩,求祢在我們中間同行,因為這是硬著頸項的百姓。又求祢赦免我們的罪孽和罪惡,以我們為祢的產業。」

殺人 赦罪 詛咒 悔改 十字架

幾天後,我看見啟示錄22:1-5「天使又讓我看一道生命水的河,明亮如水晶,從上帝和羔羊的寶座流出來,經過城內街道的中央;在河的兩邊有生命樹,結十二樣的果子,每月都結果子;樹上的葉子可作醫治萬民之用。以後不再有任何詛咒。在城裏將有上帝和羔羊的寶座。他的僕人都要事奉他,也要見他的面。他的名字將寫在他們的額上。不再有黑夜;他們也不需要燈光或日光,因為主上帝要光照他們。他們要作王,直到永永遠遠。
聖靈說:將來當新天新地降臨,妳就不必再清理詛咒了,詛咒只存在於亞當夏娃後到耶穌二次降臨前。記住這件事,會堅固妳的心,將來當妳看見更多令人髮指的罪惡、遭遇更頑強的詛咒追討勢力時,妳心中會有指望、有力量,不致被悲傷、嫌惡、憤怒、驚恐……這些感受淹沒壓垮。妳可以對人充滿憐憫,同時剛強而俐落。
#殺人  #赦罪  #詛咒  #悔改  #十字架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欣賞與埋怨
  • 下一篇
  • to be「I」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