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色情污染應該被列為公共衛生議題

不知道你有沒有那種總是隨時在開黃腔的朋友,不管什麼話題,他總是可以往歪的方向想。
我曾經就是那樣的人。
成人 色情 公共衛生 上癮 許藍方

Photo by Annie Spratt on Unsplash

最近有個許藍方博士,一位性學博士,傳遞性愛是美好,自慰沒有錯,性愛會讓人快樂。是的,她說的沒錯,「適當」的性是美好的。只是他沒提到性愛也會讓人沈迷、上癮、沉淪。
而關於成人影片對大腦的影響,她從來沒提過,事實上,色情污染應該要被列為公共衛生議題才對,就像中共肺炎(Covid-19)一樣,應該從政策上加以宣導,並且立法管控才對。
我是一名40多歲的中年男性,年輕的時候看成人影片,無非就是為了宣洩過多的精力,但是看著看著,無形中就上癮了,從以前看小本的漫畫開始,到後來租DVD回家看,然後買DVD回家看,直到後來出現了驢子、BT,電腦24小時開著都在下載影片。沒事就上論壇逛逛,看看有沒有新的影片可以下載,下載了一堆有很多甚至都沒看過,只是覺得封面有吸引我就下載了。到後期也不用下載了,都是串流時代了,直接到網站上就可以看了。
那段時間,其實我沒有感覺我有什麼毛病,我也覺得自慰是人的本能,沒什麼好奇怪的。
但後來看片的口味越來越特殊,一對一已經沒辦法滿足我,後來開始看一對多,然後也看一些一般人都會覺得覺得不太正常的影片,像是吃一些奇怪的東西的影片。
而看影片的地點,也從家裡慢慢變成在辦公室,在公司廁所,我也甚至嘗試在不同地方自慰,究竟什麼樣的人會在辦公室的廁所自慰?然後還幻想著辦公室的女同事。
到這個時候,我都還不覺得自己有毛病。
成人 色情 公共衛生 上癮 許藍方

Photo by Jackson Simmer on Unsplash

直到有一天,我看著一個不到2歲的女童勃起,有著奇怪的幻想開始,我才感覺到自己有病,誰會對著不到2歲的女童勃起?我是惡魔嗎?為什麼我會有這些荒誕的幻想?
我真他媽的有病。
我開始擔心自己有一天會上社會新聞,覺得自己就快變成那些泯滅人性的變態一樣了,我不想我成為那樣的人渣。
老實說,色情上癮的幾個症狀,真的覺得還好,像是「健忘」、「嗜糖」、「反社交」、「精神萎靡」、「懶散」這些真的還好,但是如果讓自己成為一名社會新聞中的變態,那就真的太糟糕了。
自從色情資訊開始方便取得以後,社會上的變態越來越多了,新聞常常報導有偷拍狂、強暴犯、猥褻犯。新聞把這一切歸咎到是犯罪者心理變態導致的社會問題,但卻沒有去探究,究竟是什麼導致性犯罪者被產生出來?
台灣在性教育的部份越來越開放,這是好事,也讓人們知道性有各種不同的面貌。但在「色情上癮」的部份,台灣還是一片荒漠,你可以看到電視上有探討各種性愛的面貌的話題節目,但是你沒看過有人把「色情上癮」當成一件「公共衛生」問題來探討。性很好,很美,但過度刺激的成人影片並不能將之視為只是一種「情趣商品」,「色情影片」氾濫的問題其實必須被受到規範與限制。
台灣未來的社會如果充斥著變態,你還敢安心上街嗎?
#成人  #色情  #公共衛生  #上癮  #許藍方 
分類:健康

評論
上一篇
  • 就愛一個人的運動
  • 下一篇
  • 我是如何利用Kindle培養閱讀習慣的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