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網王/周裕)說不出口的驕傲-全

純親情

雷聲轟隆隆地震在耳膜中,在房間的一角他忍不住顫抖著小小的身體。
睡夢中伴隨著雷鳴聲不二仍然睡的安穩,突然間似乎聽見有人猛烈地敲著自己的房門,這時候會有誰?爸媽出國去了,姊姊今天在同學家過夜……
  裕太?
小不二很快從床上驚醒過來,跌跌撞撞地打開房門。
  在他面前的既然是小裕太哭成小花臉的模樣,不二趕緊抱住了他「裕太乖喔~~雷公公也是會生氣要發洩發洩的~~」。
  在不二懷裡的裕太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模糊說著「嗚……裕太討厭雷公……」……
今夜又是一個轟隆隆的夜晚,突然間不二的房門又出現了猛烈的敲門聲……
  早上因為訓練的關係讓不二全身疲倦,才剛認為只是做夢出現的幻覺,房門聲似乎又一次敲醒了他,讓不二迷糊地翻了個身,抱著抱枕靜靜凝視著房門的位置,他在思考。
  爸媽根本不跟他們住一塊,姊姊也出差去了,裕太不住家裡,那到底會有誰?
直到那一聲呼喚才讓不二真正醒來。
  「哥!你睡了嗎?」裕太?
不二撫著發昏的腦袋起身然後打開房門,原本沒精神的模樣一看見裕太又露出了燦爛笑容「裕太,你回來啦?」。
  只見裕太有些吞吐「抱歉這麼晚了……」。
  不二似乎想起了什麼呵呵地笑了「我都忘了,裕太討厭雷公嘛!」。
聽見自己老哥這番話裕太整臉似乎更加紅潤了「你、我都幾歲了!誰還會怕打雷啊!」。
  「哦?那麼?」不二凝視著裕太臉上異常的紅潤。
  裕太抓了抓頭「你知道家裡的感冒藥放哪嗎?」……

  感冒藥?不二趕緊雙手捧著裕太的臉頰緊張問著「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
  對於不二這樣親暱的動作更是讓裕太渾身冒火?他趕緊抓住這雙肆虐的熊掌「沒啦沒啦!我只是小感冒而已,你到底知不知道啦!」。
不二笑了笑然後拍拍他的頭「你等著!」。
跟著不二來到客廳的櫥櫃,裕太在旁邊睜著圓圓的雙眼看著不二。
  哥哥好像瘦了,還是一副沒長高的模樣,明明三餐都很正常怎麼會這個樣子?自己不在家這麼久了,又有多久沒這麼近距離地好好看著哥哥,總是如此,這個單薄的背影一直是他追隨的目標……
「糟了,好像都沒有了呢!」不二突然轉過身來碰見了裕太那有些神遊去的臉龐。
  「裕太?」不二伸出手掌拍了拍他的臉頰。
  裕太總算回神了,他楞楞地回應不二「嗯,沒有了啊?」。
不二是一臉擔憂的模樣看著被感冒折磨的裕太「這樣好了,我來幫你煮熱湯!姊姊說感冒喝熱湯很舒服的!」。
  啊?裕太沒有來得及說不,已經被不二拖回房間去。
「好好等著!先躺一下吧!」
  聽著不二的話,裕太乖乖躺在哥哥的床上等著,真是搞不懂爲什麼這張床會有那麼多的抱枕,甚至還有一股芳香的味道,這個味道似乎和不二頭髮上的香味一模一樣,迷迷濛濛中裕太也閉上了雙眼……
乒鏘!
一聲巨大的金屬與地面的碰撞聲讓裕太猛地坐起,下一刻用他這輩子最快的速度來到廚房!
「搞什麼!你想把廚房拆了啊!」裕太趕緊一同低下身子拾起掉落一地的鍋碗瓢盆。
  看見裕太這麼衝進來,不二一臉無奈「抱歉抱歉失神了一下……」。
  裕太也見著自己哥哥那張疲憊的臉,他突然間握住了不二的手腕,好冰!
  現在天氣這麼涼,要是連哥哥也感冒就不好了,接著他說「我來就好,你去外面坐!」。
「誒?」
「什麼?我只是不希望廚房再度遭殃,到時候就真的沒的吃了!」裕太說著說著也經將亂糟糟的廚房該歸位的歸位,其實不二原本就已經弄得快差不多了,現在也只不過是接手罷了。
在旁邊的不二卻是垂下了睫毛淡淡說出「對不起喔!哥哥我老是笨手笨腳的……」。
  聽著這番沮喪話,裕太一面攪拌鍋裡的湯又紅潤著雙頰凝視著他說出「你、你別那張臉啦!真是!」。
不二也恢復的一臉清淡微笑。
裕太也低下了頭,凝視著鍋裡的湯「其實我……」……
×
「其實我……」
  該怎麼說,裕太心裡其實並不是討厭不二才總是不回家來,其實裕太心裡知道,當初那個離開家的破理由早就已經消失無蹤了,儘管自己怎麼做,不二總還是如此的愛他,他也知道自己在心底深處根本沒有怪罪過不二。
不二依舊是讓他在乎讓他追尋的那個最敬愛的人。
「快燒焦了吶!裕太!」 不二瞠大了眼趕緊關掉火源。
  裕太也楞了愣看著不二藍藍的雙眼用怪異的模樣看著自己「對、對不起!」。
  「裕太今天一直在恍神喔?」不二眨了眨眼。
「好啦!剩下給我,你出去啦!」裕太鼓著臉頰把不二給推推推了出去,不二卻硬是要轉過頭來著說出「吶!真的不用我幫忙嗎?」。
  裕太彷彿快抓狂似的亂吼出,順便將不二的頭擺回原位「唉啊!你只會愈幫愈忙!快去坐好!」。
  「可是生病的人是你啊?」不二依然喊著。
「我好的很!不要你操心!」裕太對著外頭大喊,總算是把哥哥給請出去了。
坐在客廳的不二沒有等很久,裕太也已經端著兩碗湯來到不二面前「喏!喝完快睡吧!明天不是還要練習?」。
  不二看著桌上的兩碗湯笑了,明明是自己要幫裕太做的怎麼都反了,不二端起了其中一碗,碰觸在手掌中,讓整個人似乎都溫暖了「怎麼變成你在幫我煮宵夜了?」。
只見裕太早已咕嚕嚕地把熱湯喝了「一個人喝湯多無趣啊!」。
「哦?所以可以解讀成“你喜歡和哥哥喝湯”囉?」不二笑的燦爛極了。
  裕太聽見這話差點沒被嗆到「你在說什麼啊!別老是曲解人家的意思啊!」。
看著裕太已經長大的模樣不二彷彿有些安慰,已經不再是那個半夜找他求救的小裕太了,到底過了多久呢?好像也才一眨眼的時間不是嗎?
  「那個……」。
  聽見不二小小聲地問話,裕太放下空碗來回應著「怎麼啦?」。
  「剛剛在廚房,你是不是有話沒說完?」……
其實我……
「誒?」裕太瞪大了眼珠子,似乎也想起了什麼。
  但不二一看見他的模樣又淡淡笑了「算了,應該不是什麼要緊事喔?」。
  不二繼續將自己的湯給解決。
裕太在旁邊看著不二喝湯的模樣,他很想說,但說了他就沒有勇氣面對眼前這頭腹黑熊了,加上會把自己關在房裡幾十天踏不出房門半步,他的代價也太慘重了。看著不二開始準備收拾碗筷自己還愣愣的坐在原地……
「裕太?你不睡覺嗎?」不二問著。
  裕太也笑了笑從沙發上起身「當然了!我又不是貓頭鷹!」。
跟在不二身後走回房間的裕太依舊持續著剛才的思考,他到底該不該說老實話,反正自己早就已經被自己的老哥吃的死死的了,難道這是命中注定?這就是他不二裕太的悲慘人生?
轟隆隆──……!
  啊啊──…… !
不二一個轉身,剛好外頭又一記雷劈,這可把裕太嚇慘了,趕緊將雙手護在自己面前。
  「裕、裕太?」不二彷彿也被裕太的模樣嚇著,明明自己什麼事都沒做啊?
  「你幹麻突然轉過來啦!想把我嚇死!」裕太突然紅著臉頰大吼出。
「我只不過想問你身體好多了嗎?……」不二一臉委屈模樣說出,只見裕太似乎還一副驚魂未定。
  「很好啦……我很好!」裕太趕緊說出。
  「裕太?」不二的笑容燦爛無比。
  「幹麻!」移開了與不二相對的目光。
「要是害怕就一塊睡吧~!」笑瞇瞇笑瞇瞇?
  「我才不是在害怕!」裕太踮起腳對著不二大聲吼著,像是努力爲自己澄清似的?
「那就晚安啦~!」不二說完後也已經轉身準備回房。
  「哥!」……裕太突然緊扯住了不二離去的衣袖。
不二明白裕太絕對有什麼話想說,要是在這時候自己再沒大腦地開玩笑裕太肯定會爆炸,所以不二決定當個好哥哥默默地聽他到底想說什麼?
  「怎麼啦?」……
「我……」裕太依舊低著頭,不二卻帶著溫柔的臉凝視著他。
  「我在聽!」不二的聲音就像那時候一樣溫柔,那不斷地哄著自己的嗓音。
終於裕太鼓起了勇氣抬起頭來,看著不二的眼睛又捉緊了他的肩膀。
  「你聽清楚了!」
  「誒?」
「我……我正因為你是我的哥哥而感到驕傲啊!!」……
裕太說完後臉頰發燙到似乎已經不是自己的,蹦蹦蹦地很快躲進自己房裡,留下不二一個人還在原地,就因為這一句話不二那天才的腦袋居然也有打結的狀況,那彷彿雷似的打在他的頭頂遲遲無法平息這波動。
裕太?
心跳簡直就快要蹦出胸口,裕太躲進房裡癱坐在門旁努力平息自己的心跳。
  慘了!自己肯定是發瘋了才會這麼說?
不二也總算是回過神來,這麼熱情的告白叫他怎麼回應呢,其實不二真的很開心很開心他深深地笑了,他的裕太還是這麼可愛啊?還是一副沒長大的模樣嘛!
  他敲了敲裕太的房門「吶!如果真的怕打雷哥哥的房門都爲你開著喔!」。
「少囉唆!!」隔著門聽見了裕太的聲音,不二的笑容更是深了。
還有,謝謝你……

× 說不出口的驕傲 終
#親情  #網王 
分類:藝文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