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真確》(2)既是糟糕也在變好

HansRosling 漢斯羅斯林 真確 讀書心得

《The Joy of Stats》:https://www.bbc.co.uk/programmes/p00cgkfk

二、這世界正變得更糟?
這正呼應了《我們最後一次相遇只談喜悅》關於「絕望」的章節,達賴喇嘛與圖屠主教說我們要把事情盡可能看得全面,才不會被眼前片面的事實侷限了思考、影響情緒、陷入絕望。也要認知到媒體會報導的大部份是特別的事件,特別慘、特別糟、特別少見等等。而這世界每天都在發生的美好的人事物,因為太過稀鬆平常而未被報導。所以不需要因為佔滿報導版面的各種慘劇而絕望,事實上,這世界正在變好。
之前看到這個章節,雖然對達賴喇嘛與圖屠主教有信心,卻仍懷疑這世界真的在變好嗎?
而此書無疑是上述說法的最佳佐證。
作者分析我們為何會覺得世界越來越糟,一則媒體選擇性報導、再者人類很愛美化過去的特點,非常容易忘記「當年」真實的模樣,兩者相加形成對世界過度負面的解讀,十分有說服力:
媒體愈趨自由,科技日新月異,結果我們接收到更多災害的新聞,超乎過往時代(……)隨著各種進步如火如荼,對災害的報導也如同雨過春筍。這本身是進步的象徵,卻導致對世界的相反認知。(p.82)
新聞一再報導壞事。雪上加霜的是,我們不太記得以前的情況,對過往保持美好印象,不記得1年、10年或50年前同樣有種種可怕消息,甚至更多可怕消息,所以更加為新聞上的壞消息搖頭不已。在這種悲觀的錯覺下,有些人感到憂心,有些人感到絕望,卻如同自尋煩惱。(p,84)
作者用自己祖宗四代在家鄉瑞典的生活變遷,表達現今富強健康的國家往昔不如我們想像的美好,以及這些國家進步的軌跡,而且大多數國家都已經依著這樣的軌跡大有進展。我將其配合作者提出的「四個所得等級」(取代「開發中國家」與「已開發國家」這個1965年以後就過時的分類)做說明:
160年前,曾祖母在瑞典的生活水準相當於2017年的阿富汗:第一級,赤貧,每日赤腳去路程1小時的髒土坑取水,來來回回走上數小時,且於回程路上撿木柴;灰糊糊的粥要吃上一輩子,欠收時還要挨餓;孩子生病卻花不起錢治療,一個月後孩子死了。(不過現在阿富汗平均壽命卻比當時的瑞典多了30歲,代表連第一級的生活都提昇了)
100年前,祖母瑞典的生活等同2017年非洲內陸的尚比亞:第二級,可以買腳踏車載著幾個塑膠桶,只需花半小時去取水;買得起桶裝瓦斯,不用再撿木柴;買床墊,不用睡泥地上;有電了,但供應不穩;有錢能夠買雞來生蛋,以及買不是自己種的東西吃;一旦生病得賣掉很多東西來買藥,可能因此退回第一級。
70年前,母親瑞典的生活如2017年的埃及:第三級,有自來水與穩定供電,能買冰箱、摩托車,能夠每天吃不同菜色,可以出門旅行到海邊走走,孩子順利完成九年教育。
45年前,作者的子女出生的年代,瑞典如2017年的馬來西亞:第四級,得以受12年教育、有餘裕買車、每個月吃一頓大餐,享受熱水設備、搭飛機渡假,以及閱讀此書。
此外,透過關鍵數據分析可以得知世界幾個重要面向的狀況,例如嬰兒死亡率、每年災害死亡人數、孩子就學比例、赤貧人口比例、飢餓人口比例、用電人口比例、取得供水人口比例……等等,每年都有不同幅度的改善,如滴水穿石,以下列舉幾例:
  1. 全球取得供水人口比例從1980年的50%成長到2015年的88%。
  2. 全球赤貧人口比例從1800年85%、1966年50%,降至2017年的9%。
  3. 現今全球小學學齡就學率,男孩是92%、女孩是90%,相差無幾。
當我們沒有分析數據,無法窺見這些成長。也無從分析哪些措施是有效果的,哪些則否,進而將有限的資源投注在有效果的行動上。因媒體報導、社運人士與專家放大負面訊息的言論而產生無謂的恐懼與擔憂,這些絕望感對改善事實沒有用處,無法清晰抉擇解決問題的關鍵點。
我們總是會陷入非A即B的誤區,而不斷錯過回歸正軌的節點,例如當我們說糟糕的事情正在好轉,即代表我們冷血無情。顯然作者深暗此理,在書中處處提醒我們覺察,如「急迫型直覺偏誤」中的小結:
我不是叫你別擔心,而是叫你要擔心對的事情。我不是叫你對新聞視而不見,對社運人事的疾呼置之不理,而是叫你忽視雜音,但仍關注全球的重大危機。我不是叫你別害怕,而是叫你保持冷靜,支持那些對抗危機所需的全球合作。你要克制急迫型直覺,克制各種誇大的直覺,少為想像的問題太過擔心,但對真正的難題與解方保持關注。( P.269)
然而,究竟這世界是糟還是好呢?(哈,又是個非A即B的思考方式)作者提供了另一條思路:(p.86-87)
(……)「正在變好」這說法是否代表一切都好,我們該鬆一口氣,別再擔憂?當然不是。難道我們只能從「糟糕」與「變好」之間擇一來講嗎?當然不是。事實上兩者都成立,既是糟糕,也在變好。變好,仍糟,同時成立。
這正是我們對當前世界該抱持的認知。
關於「世界既是糟糕也在變好」的論述對我而言非常重要,這讓我卸下心頭大石,擺脫數十年來的自尋煩惱。不敢說從此腦筋清明,卻可以肯定自己能夠用不同以往的心態面對世界上種種悲況。心態的轉變是透過整本書不同角度、細膩的循循善誘來完成。誠摯建議找書來看。
《真確》(1)我們認識世界的思維誤區
《真確》(3)樂於簡化、拒絕複雜

補充我很喜歡的段落:
可能性主義
 (p.84-85)
我是一個認真的「可能性主義者」。這是我自創的用法,意思是既不抱持無端的希望,也不抱持無端的恐懼,持續對抗過度誇大的世界觀。身為可能性主義者,我看到人類的所有進步,從而相信未來有可能會繼續進步,希望未來會繼續進步。這不是樂觀主義,而是對現實有清楚合理的認識,保持正向有益的世界觀。
當一般人誤認為世界沒在進步,很容易認為目前的努力只是徒勞,連對確實有效的措施都失去信心。我遇到很多這種人,他們對人類不抱一絲希望,不然就是變得激進,支持不智的激烈手段,但其實現有方法已經讓世界大為改善。
在我看來,慶祝現有的成功是一回事,繼續目前的奮戰是一回事,兩者並不衝突。
#HansRosling  #漢斯羅斯林  #真確  #讀書心得 
分類:學習

文字碎碎念,將歲月的味道裝進字裡行間。

評論
上一篇
  • 《真確》(1)我們認識世界的思維誤區
  • 下一篇
  • 《真確》(3)樂於簡化、拒絕複雜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