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如鏡子般的你



「無論妳做了什麼事,都不會改變我對妳的看法,妳就是妳啊。」

起初,當我聽到從你口中說出的這句話,我略略一驚。多麼堅定而溫暖的一句話,你在說的同時,並沒有過多的情緒流露,只是淡淡地,好像是看著遠處,淡淡地將這句話吐出來。

-
再經歷了充滿暗夜的日子之後,漸漸地,我感到有種說不上的疲乏感,好像使不上力的雙腳,就算想再往前追,也追不動了。
我開始讓自己停留在原地,往內心深處挖。

有時候這一挖,讓我痛苦無比,那些細微的情緒就這樣又被挑起,一股熱流從心臟的地方往上衝,止不住眼淚,止不住孤獨,止不住無盡的黑洞,如同內心的小孩沒被安撫一般,任性地坐在原地哭泣。在心裡問自己一萬遍:「為什麼我會這樣子?」

這樣的相遇說不上轟烈,但在分離後,痛苦的感覺就像海嘯,我才明白,你喚醒了某部分脆弱的我,我以為早已痊癒的我。

我仍然不停歇地繼續往自己的內在深處窺視、挖掘,而再這過程當中,我仍然飽受你的逃避、你的回絕,好像想把我往門外推,可我卻沒辦法說服自己將門輕輕關上,我做不到,為什麼做不到?

我總感覺,若把門關上,好像同等於我將自己也關上了。

我沒辦法忽視腦海中關於你的一切,包括你的聲音,你不經意的笑容,你說過的話。我很清楚那不是迷戀,是說不上來的熟悉感,像靈魂深處對頻的那瞬間,我知道就是你,包括連你的名字,對我來說好像都別具意義。我好像可以看透你,可是有時候又摸不懂你,但我無法拒絕任何關於你的事情,甚至在你感到受傷難過時,我的靈魂也顫抖著。我甚至有過好幾次的錯覺,你是我嗎?
我們好像。 初與你相遇時,我就深切感受到。

所以,面對後來的漸行漸遠和幾乎分離,我總覺得自己再也抓不住什麼,而我為此感到痛苦,痛苦到,我開始重新審視自己,嚴嚴實實地翻攪自己,我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某次哭累了的深夜,在半夢半醒之間,腦中冒出了一句話:
「沒關係...沒關係,我就好好愛你就好了。」

至今為止,我從不覺得自己能夠「愛」任何人,要說起愛,我認為我只愛自己。對於在恍惚之間腦中閃過的這句話,連自己都感到訝異,我幹嘛要去愛一個明顯把我拒於門外的人?

但從那天起,我反思了過去自己的所有情緒,在我「渴求」的時候,我永遠得不到想要的,當我用舊有的高冷面對你的冷淡時,彷彿你也同樣地做了一樣的事,面對你,如同在面對我自己。如果這樣對待你,也就是這樣對待我自己。
於是,我突然像鬆綁了的繩結,我瞭解到,只需要平靜地去愛就好了。

-
於是我想起了那天晚上我們的深夜長談,我記得我說了:
「.......我好像能懂你說的那些痛苦,我並不會因為這樣討厭你,因為我深切地能感同身受,你不需要急著好起來,慢慢來就好了。」

說這句話的同時,我眉頭緊皺,感覺你的痛苦好像也存於我內心,我感到的是不捨與難過,我不希望你再難受了。

面對我對於模糊關係的追問,你非但沒有不予理會,反而靜靜地聽我說完,最後你說了:

無論妳做了什麼事,都不會改變我對妳的看法,妳就是妳啊。
「我想用最自然的狀態面對你,妳也用最自然的狀態跟我相處,我們互相當彼此的練習對象,好嗎?」

事隔兩個多月,我才想起你說的這些話是多麼溫柔,而我卻一直在無法確認的、得不到期望回應的匱乏當中不斷想索求些什麼,我以為自己是理智而明察一切的,原來不過是,還沒覺察到何謂愛罷了。
我想,你可能並沒有帶著任何過多的情感在述說這段話,我可以感覺到,那並不是陳腔濫調的甜言蜜語,是毫無保留的心裡話,到現在想起,依然讓我感覺自己被好好地支撐了的話語。
我第一次感覺到,有股強大而溫暖的力量灌進了內心,好像我就此就能夠更加完整。但我知道,我們就算沒有彼此,仍可以靠自己的努力完整自己,我要用最平靜地、同等溫暖地愛將其鬆綁,讓你去完善自己,而我也是。

用最自然的狀態面對彼此,就是用最真實的心態面對自己。
在我幾個月後才恍然悟出的,原來你在一開始就已經給我了。


我不需要去期待你的回應、甚至不需要渴求你能給我更多,你好好地存在著,好好地生活著,好好地面對自己就夠了,而我會喜歡著這樣的你,我會繼續往前耕耘自己的道路,向前的同時,我會感到我更愛我自己,也更愛你。
我就這樣好好愛你就夠了。






-
P.S題外話
這陣子開始對身心靈議題極感興趣,而巧妙地看到了關於雙生火焰的話題。
嗯....怎麼看怎麼覺得既視感超重,雙生火焰啊,有趣有趣。
分類:心靈

總是凌晨三點半睡覺,陷入泥沼時便沉沉慢慢地思考,投入溫熱的夜晚裡。

評論
上一篇
  • 珍貴的寶物
  • 下一篇
  • 喜悅之日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