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分眾是為了迎接少子化?現代人愈來愈會做選擇?

大概是從29歲開始,「整理頭髮」跟「洗髮紓壓」會分開消費。
以前都是一間店一起解決,後來發現術業有專攻,很難同時兼顧。
每次在消費的過程中都會跟老闆或店長閒聊,談話中都會有一些收穫,最近一次消費突然把所有的關連性都連在一起了。
【日涵】連鎖店
雖然他們染燙剪洗護都有,但我只會在那裡做洗護,因為按摩很舒服,而且助理好幾位,不用等,因此都會定期包卡。
有一天我就跟御用設計師聊到他們店的策略是什麼?
他說就是專攻「非都市、住宅區、有紓壓需求的客戶」,所以他們不開在大都會區,通常是在比較偏鄉但人口密集的社區型住宅附近,客戶年齡是上班族。
然後會推出多種洗護、保養、按摩套餐,也聘雇多位洗頭助理或跟學校簽建教合作,反倒是染燙剪這些是延伸商品,例如洗頭時發現留海很長、髮尾分岔,然後再追加需求上去。定位明確,非常棒
少子化 台灣 日本 美髮 文化

鏡子下面都是洗護按摩套餐

【髮生fas】獨立店
老闆跟我同年,是一位會不斷跑去日本進修、強化自己染燙剪技術的職人,所以他的作品樣式很多,質感、個性、甜美等都有,客戶年齡層偏年輕,擅長經營IG。
少子化 台灣 日本 美髮 文化

從作品可以看出染燙剪技術

曾經也想推洗護商品給客戶,但效果不佳,大多都是來整理頭髮而已。而且也發現雇用洗頭助理成本太高了,所以最後就只專精「染燙剪」
之後又聊到培養設計師的問題
他說照以前的流程要培養出一個設計師實在太久了,所有的技術都要學,即便有些根本沒興趣或不擅長也要學,例如他說男生手沒女生巧,上髮捲這件事他就是比較差,但對剪髮很有興趣,可是照順序來說,上髮捲沒過關就是不能學剪髮,讓他很挫折,強調沒有真的熱愛這份工作是撐不下去的
並感慨現在少子化,要請到願意做這份工作的年輕人不容易,所以定位清楚一點反而是好事,不要求所有的技術都要會才能成為設計師,反而是要能辨識出誰擅長什麼,專精自己的強項就行了,縮短學習歷程也較容易找到成就感,人才願意留下來。
這些談話似乎讓我們發現一件事,「分眾是為了迎接少子化」?
愈先進的國家都會面臨少子化問題,當經濟、生活水準到達一個高度後,人就會有時間思考人生,享受人生,趨樂避苦是天性,過去一些習俗若不能帶來好處或快樂就會逐漸被淘汰。
我們更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更會做選擇。因此不生、不婚、獨居的比例就會愈來愈高。觀看日本就能略知台灣一二。
因此當人們更會做選擇時,就願意花更多時間在自己喜愛的事物上,追求深度與精緻,因此「分眾」用:
積極一點可以說是為了滿足已經不愁吃穿,有時間思考、享受人生的人們。
消極一點也可以說是低物慾,對未來不抱期望,只想活在當下享受快樂的人們。
也就是M型社會與少子化現象的供需問題。
少子化 台灣 日本 美髮 文化

與fas老闆的合照

【延伸話題】為何台灣人都較短視近利?其實這不是我們的錯
老闆說去東京進修,雖然教課的是一位資歷最淺的徒弟,但也跟著師傅6年了,其他前輩隨隨便便都是10年以上,太令人佩服了,在台灣絕對是不可能的啊。
是的,我也認為就算少子化分眾清楚,台灣也很難像日本一樣為了追求極致,願意一直跟著師傅而不自立門戶的學徒。
原因在於台灣「政治環境」與「不認同自我文化」的關係,政治對立之下許多的承諾變得不再牢靠,人們不相信未來,只想盡快在有限的時間下能拿多少是多少,加上不認同自我文化,也就是沒有根基,很難發展在地品牌,一旦做得太深入就很容易被貼標籤,或被有心人事操作,苦心經的品牌一不小心就毀於一旦,風險太高。
而日本就不一樣,他們是集體主義強烈的國家,為了眾人的利益個人是可以被犧牲的,因此日本人較壓抑就是這麼而來,端看日本天皇被神格化,從2000年多年前被保護到現在,隨便一家老店都可以有300多年以上的歷史,所以他們的人民比我們更相信未來。
因此環境造就個性不無道理,也不需要羨慕別人,順應發展,生命一定會找到自己的出口的。
#少子化  #台灣  #日本  #美髮  #文化 
分類:美妝

我是一位女性創業家,擅長利用現有的資源,挖掘特色發揚光大,找出最小施力點獲得報酬一直是我追求的目標。對我來說,成功大多數都是靠運氣,但當好運來時,抓不抓得住就得靠平時付出了多少努力。

評論
上一篇
  • 學習市場實體與線上的差異
  • 下一篇
  • 從個人與集體主義去理解經營學習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