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分享

普門品述記(二十二)

經文:應以梵王身得度者,即現梵王身而為說法。應以帝釋身得度者,即現帝釋身而為說法。
菩薩不只可以自在化現三聖,還能變現六天:梵王、帝釋、自在天、大自在天、天大將軍、毘沙門天。六天包含欲界天與色界天,無色界天只有精神活動,因此沒有示現身相。欲界天有男女欲、飲食欲,色界天有色身形象,有宮殿樓閣,已無男女欲、飲食欲的需求。
大梵天王是婆羅門教的最高神祇,認為自己是宇宙的創造主,就是泰國常可見到的四面佛。過去生離欲割愛,勤修五戒、十善、四無量心,禪定功夫了得,福報廣大,統領大千世界。「梵」的意思是寂靜、清淨、離欲,所以觀世音菩薩觀察這類眾生,厭惡世間紛擾,清淨無染,遠離欲塵,為說持戒修善之法。
《大智度論》云:「禪為清淨水,能洗諸欲塵。」修習禪定可以讓我們的心靜下來,心定則能增智慧,降伏煩惱,禪修如同清淨的甘露水,可以洗滌眾生的五欲的塵埃,不受其擾。
不一定是將來想成為梵天王的人,菩薩就為其說此類教法,而是有些眾生與梵王身這樣的形象特別有好感,比如說祭拜梵天的信眾,因此菩薩現此身形來度化。其他各種化身也是同樣的道理,不見得都是以佛菩薩的形相教化,就會產生效果,畢竟眾生百百款,一樣米養百樣人,隨著每個眾生的需求與喜好,化種種身,說種種法。
《大悲經》卷1有云,大梵天王自認為「是三千大千世界中大自在主,我造作眾生、化作眾生,我造作世界、化作世界。」因為祂出生的時候,這個世間什麼都沒有,隨著各自因緣成熟,世間開始有種種眾生出現,因此以為世間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創造的,由於福報大、壽命長,因此充滿驕傲心理。
佛陀成道之後,梵天去請轉法輪,釋尊告訴他說:「你說世界是你創造的,但當世界為劫火焚燒,炎熾洞燃,是你所作所化的嗎?」並問了許多現象,梵天一一承認都不是他所作所化,釋尊藉此教化祂,使其「於如來所生稀有心」,「於聖法中深得正信」。與帝釋天受佛付囑,護持佛法與修行人,是以許多法會的經本儀軌中,都會迎請梵王帝釋來護持道場。
如《水陸儀軌會本》:「恭白十方三寶眾,明王穢迹眾威神,梵王帝釋四天王,八部天龍咸護念。」;《銷釋金剛經科儀》:「外道天魔皆拱手,梵王帝釋為呈祥,願今合會諸男女,同證金剛大道場。」受戒時,也會迎請梵天帝釋龍天護法等,擁護道場。在此我們應該知道的是,皈依三寶之後,就不再皈依外道天魔,天龍八部是護法神,我們尊敬他們,卻不應該有依止的心,認為神明是唯一的依靠,這就不是真正的皈依了。
有首偈語說:「修齋功德力,集福妙難量,諸佛生歡喜,龍天降吉祥。」人生的旅途中,修行的這條路上,難免會有違緣逆境,有時還困難重重,不知所措,然而我們應該要堅信三寶,透過平日的用功與誠心祈求,自然會感得佛菩薩的歡喜加持,龍天護法的大降吉祥,但不應該反客為主,事事依靠鬼神,那就本末倒置了。
有一次,馬勝比丘到梵天王宮,恰巧大梵天王正在對著臣民講話:「我是世間的主宰者,世界是我創造的,你們都是我的子民,永遠也無法像我一樣偉大…。」講得口沫橫飛,每個天人聽得俯首稱臣,無比的崇拜。
大梵天王眼尖,突然看到馬勝尊者駕臨,一時之間口齒不清,講話竟變得大舌頭,於是把尊者請到一旁,說悄悄話:「尊者,剛剛我講的話,請不要太認真,請您高抬貴手,不要揭穿我的謊言。」對子民是一副的驕傲自大,對尊者就自知理虧,低聲下氣,可知其還是有煩惱,仍是輪迴中的眾生。
「帝釋」為欲界的第二層天–忉利天主,住在須彌山頂的善見城,統領四方三十二天,加上自己本身,稱之為三十三天。全名為釋迦提桓因陀羅,亦名釋提桓因,釋迦為姓,是能之意,提桓是天之意,因陀羅是帝、主之意,即能天帝、能天主,能夠作為天人的主宰者的意思。
迦葉佛像法之時,有位女子看到迦葉佛塔破落傾倒,只可惜自己一個人能力不足,因此廣邀三十二位朋友,一起發心修塔,由此福德三十三人轉生忉利天,善女人為忉利天主,三十二人分布在東西南北,是為八位輔臣,忉利天譯為中文就是三十三天。帝釋天要廣修布施五戒十善,再往上的天界就要修習禪定。
帝釋天福報大,但福報終有享盡,有一天五衰相現:衣裳垢膩、頭上花萎、身體臭穢、腋下汗出、不樂本座,本來天人恆常處在一種愉悅的狀態,突然之間衣服髒了有灰塵,頭上的寶冠花兒枯萎,身體香氣消失,而且還有臭味,腋下流汗,在寶座上也坐不住,非常的焦躁不安,其他天人都不喜歡靠近。
帝釋天知道自己快掛了,即將轉生為一頭驢子,於是趕快飛去找佛陀,佛陀為帝釋天說無常、因果罪福之法,讓其稽首作禮皈依三寶,才剛拜下去還沒起來,就已經轉生到驢子胎中。那天主人家的母驢不知怎麼了,發了狂四處亂闖,主人是冶陶人家,燒製好的陶器都被打破了,搞得烏煙瘴氣,主人一氣之下痛打母驢,結果流產。帝釋天藉由皈依三寶的功德力,因而重返天上,壽命大增。
如果是適合梵天帝釋的根性者,觀世音菩薩便化現此身形,為其說法教化之,而得解脫。
分類:心靈

生活瑣談 讀書有感

評論
上一篇
  • 普門品述記(二十一)
  • 下一篇
  • 普門品述記(二十三)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